露西亞教授(Lucia Dunn)任教於美國知名的學術型綜合大學——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系,研究領域包括勞工經濟學、消費金融、信貸等,擅長為勞動市場現象提供預測和解決方案。之前,她曾任教於多所美國知名大學,包括普度大學、西北大學及佛羅里達大學。

求助東方療法 體驗特異功能

露西亞教授(Lucia Dunn)修煉法輪大法20年,人生因修煉而豁然開朗。(新唐人視頻截圖)
露西亞教授(Lucia Dunn)修煉法輪大法20年,人生因修煉而豁然開朗。(新唐人視頻截圖)

職場得意卻不能保證健康無虞,1999年2月,露西亞得了嚴重的神經肌肉疾病。當時醫院能採用的標準治療方案都會產生致命的副作用,於是她決定尋找不傷身的「另類療法」。

一位印度同事介紹她靜坐,在放鬆自我的冥想練習中,學會放棄自我的觀念和執著。她試著接受東方觀點去面對身體的疾病,採用由內而外的疏導,而非西方的外力控制。一年後,她驚訝地發現,在沒有任何常規醫療的情況下,她的症狀消失了!連醫生們都無法置信。

在露西亞經常性的靜坐練習之後,她無意間體驗到了一些人體特異功能。她說:

「我注意到,當我達到深度入靜以後不久,神奇的事情就會發生在我身上。有一天,當我接聽電話時,對方還沒開口,我卻能夠清楚地知道他將要說些甚麼,而且非常準確!」

「還有一次,我輕而易舉地撕開一個緊緊密封著的袋子,感覺就像是撕開一張衛生紙那樣輕鬆。但是,當兩個比我更強壯的男士要打開它時,卻怎麼使勁也打不開!」

「於是我才開始體認到,東方文化傳統對人類的思想和身體機制的運行,有一種非常深刻且精密的理解方式,遠遠超出了我們西方科學思想的想像。我告訴自己:『他們知道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對她來說,這只是個認識神奇東方文化的小序曲;這一段冥想體驗,為自己奠定了「相信修煉是真實存在」的基礎。

「不可思議的法輪大法!」

2000年10月裏的一天,一名中國學生來看她,向她推薦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大法。由於之前學習冥想的身心體驗,她聽完介紹後非常感興趣,因為她這時早已對東方靜坐的功效深信不疑了。她很快學會了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也請了《中國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著作,開始仔細閱讀。

一讀之後,露西亞感到書中的許多內容簡直不可思議,對她這樣一個從小接受西方「眼見為憑」式的科學教育的人來說,真的「太難想像了!」

不過,露西亞仍然認真地學了起來。一方面,因為她可以明顯感受到這個功法的能量非同一般;另一方面,李洪志師父解釋人體修煉現象時的淺白語言,令她感到很真實、很受震撼。她開始用「心」去體會書中的一切。她後來才明白,這個過程中,她的世界觀已經悄悄發生了天翻地覆地改變。

不久,2001年的夏天,露西亞飛到華盛頓DC參加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第一次見到李洪志師父。可是,師父一上台,她竟突然睏得不行,而後便沉沉睡著;等師父講完,她也剛好睡醒了!

醒過來的露西亞當下非常懊惱,接著卻感到頭腦從來沒有過地清醒,就像瞬間開了竅一樣。她想起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書中的一段話:

「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得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轉法輪》)

露西亞悟到師父在講法時讓她睡著,是幫她調整腦袋裏不好的東西。

「真善忍」讓家庭關係改善

因為遵循「真、善、忍」的法理,讓露西亞和丈夫(右)的相處,從緊繃變成和諧融洽。(新唐人視頻截圖)
因為遵循「真、善、忍」的法理,讓露西亞和丈夫(右)的相處,從緊繃變成和諧融洽。(新唐人視頻截圖)

露西亞說,從搭飛機回家時開始,她感到自己好像變了一個人:「『真、善、忍』法理開始在我心裏紮了根,我的言行舉止不一樣了,家人也注意到我從頭到腳發生了明顯地變化——變得越來越好!家人們稱我的改變是一種『奇蹟』。」

具體來說,露西亞改變了以前遇事急於主導、做決定的行為慣性,用退一步的方式理解他人感受。她說,自己不再執著於替別人做決定,把自己的觀點強加在別人身上,不再老是說「我是為你好。」不再過度操控別人的人生。

露西亞學會時刻處之泰然,看待一切人和事物都是正面、包容而慈悲的,平日緊繃的心結打開了。從此以後,身邊人不再承受她的期望和壓力,而是獲得她的理解和支持。露西亞感到自己的思維模式徹底改變後,看身邊任何人都是那麼可親又可敬的生命。

第一個受益的,當然就是與她朝夕相處的丈夫了。露西亞說:「本來我跟丈夫的關係很糟,但那不是他的問題,他是個非常好的人。是我的問題,是我不夠寬容,對他不夠感恩和珍惜。自從修煉後,我的眼界打開了,我開始學會感激他,學會善待他和家人。」

第二個最有感受的就是她的子女了。露西亞總是期望孩子們拿到最好的成績,這給孩子造成許多壓力。她說,要是早點學大法,她就不會過份給孩子施壓了,而是學會尊重孩子的潛能和不同的學習狀態。

她說:「沒想到,當我放下執著後,他們在方方面面反而變得更好,但我對孩子們仍感到抱歉,因為在他們小時候,我沒能夠這樣寬容。」

放下擔憂與壓力  教學研究更上層樓

露西亞開心地分享道,修煉大法以後,她的職場生活也跟著變得更得心應手了,因為她放下了對「功成名就」的執著,以及追求經濟效益之心。

大學教授的工作負荷和壓力不小,要同時兼顧教學、行政及學術研究三個項目,必須長時間超時工作。而來自學校的升等和評鑑壓力更是時時緊緊揪著露西亞的心,雖然她表現優異,背後卻是用身心俱疲換來的。

露西亞說:「過去我總愛發愁,如今放下了一大堆執著,精力更充沛、更有效率,我的視野變得更寬廣,人生目標更明確。」

她從「患得患失」的糾結狀態解脫了,知道一切成敗自有定數,她只要按「真、善、忍」的處事標準去從事教學和研究,該來的成功自然會得到。她再也沒有「這篇論文寫得下去嗎?會不會被拒絕?」或是「這期研究計劃能不能順利執行?會不會被質疑?」等等擔心和恐懼。

傳播美好  制止強摘器官

露西亞修煉法輪大法已經20年,現在除了學術研究以外,盡全力做著兩件事:

第一,把她經歷過的最棒的事(大法修煉)告訴更多有緣人,讓更多人也能跟她一樣身心受益。

第二:曝光和制止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露西亞說,這種罪惡威脅整個人類文明,每個人都應該站出來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