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澳洲戰略研究所(ASPI)和澳洲主流媒體先後披露,中共在澳洲秘密招募幾十名頂尖的研究學者,加入中共的「千人計劃」或其它招募計劃後,中共對澳洲大學的滲透和干預再次引起澳洲社會的關注。澳洲專家呼籲現在是西方大學與中共國脫鉤的時候了。

據悉尼科技大學中澳關係研究院的一項新研究發現,中國超越美國成為澳洲最大的科研合作夥伴。去年發表的澳洲科學論文中,中澳合作論文佔16.2%。

5月份,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曾警告各大高校,中國(中共)政府通過人才招募計劃有可能使科研合作變成間諜活動,對澳洲國家安全帶來威脅。

近日,澳洲知名社會學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呼籲,現在是西方大學與中共國脫鉤的時候了。

澳洲知名社會學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
澳洲知名社會學家、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

西方大學應結束與中共國的合作

巴博斯近日在《外交政策》刊物上發文,表示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之後的三十年中,中國(中共)在國外試圖重塑形象的方式之一就是系統地與西方大學建立夥伴關係。

「最初,這些夥伴關係主要集中在研究合作上。後來,發展成為包括孔子學院語言教育,為各種合作項目提供大量資金,以及在中國建立西方大學的分校。」他說。

過去幾十年來,西方國家期待隨著經濟進一步自由化,中國會逐步成為一個民主國家。然而,時至今日,這個期待始終沒有實現。

巴博斯認為,今天的中共已向極權主義和軍事擴張主義全面傾斜,與中共國交往的「價值轉移」(Value Transfer)依據已不復存在。

他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無意帶領中國與西方接軌。因此,西方大學再也不能說它們在與中共國打交道時正在追求宏大的文明使命,而是「只剩下對人民幣純粹、瘋狂的渴望」。

中共利用金錢 滲透和干預西方大學

巴博斯表示,三十年來,西方大學一直試圖對中國的公共外交發揮影響。它們與中共國機構合作,在中國開設了分校,教育了數十萬中國學生。

一路走來,西方大學創造了數百萬的收入,始終聲稱這筆錢最終將支持中國朝著更開放的目標邁進。它們稱合作將有助於中國機構的專業化、海外校園將成為學術自由的島嶼前哨站、中國學生會吸收西方價值觀並將這些價值觀帶回中國。

但事實上,中國大學被迫放棄「思想自由」的承諾、紐約大學等西方大學的中國校園被迫增加「愛國主義教育」必修課。而且,許多海外留學生也越來越多地表現出一種極端的民族主義。

他表示,中共不斷上升的極權主義已經置西方大學於不利境地。西方大學沒有能力推動中國的自由化,反而很容易受到中共的壓力。

與中共國合作 可置澳洲大學於不義

8月30日,澳洲政府針對外國對澳洲大學的干預及中共秘密的人才招聘計劃,發起議會調查。

巴博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千人計劃和其它中澳研究合作之所以危險,恰恰是因為合作是如此的不透明。不像與其它國家的合作,與中共國的合作通常是秘密進行的,這使合作非常容易被濫用。」

「與像中共國這樣的獨裁政權暗地裏完成協議時,我們必須承擔最壞的結果。」他說。

他認為澳洲政府近日提出「外交關係法案」及發起獨立調查,主要是因為地方政府和大學正在與中共國進行秘密的交易。

他說:「如果澳洲大學被要求公開與中共國的研究合作協議,它們會更加謹慎,避免成為與中共政權的同謀。」

巴博斯認為,西方大學與中共國大學的合作夥伴關係已帶來麻煩,如它們的教授因未公開來自中共國的資助而受到抨擊、研究經費與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有關、大學的技術突破被用於改善中國的大規模監視系統等。

「當西方大學如此緊密地與危險的中共政權合作時,令人難堪的、不道德的和潛在的犯罪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中共國監控、審查一切,封鎖和阻攔外部新聞和信息,不僅任意拘留其本國公民,還任意拘留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嚴厲壓制西藏和新疆的少數民族文化,禁止宗教信仰自由,並經常用武力威脅其鄰國。

他認為中共國正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總有一天西方大學不再可能接受與中共國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