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處在大災大難大危機中的中共,不僅沒有反思,沒有內省,相反,在內政外交各個領域,到處惹是生非,橫衝直撞,到了似乎不讓人討厭不行、不讓人往死裏打不行的地步。

為甚麼?我認為,一個重要原因是,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實行群體滅絕,欠的血債太多,犯的罪惡太大。

如果將中共比喻為一個人的話,那麼,這超越人類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線的大罪、重罪、死罪,使中共的頭腦裏充斥著「不作不死」的邪念。中共作為一個整體,已經壞透了,不可救藥,它只會一條道走到黑,走到死。

當初,希特拉殺害幾百萬猶太人的罪行,被波蘭人卡爾斯基1942年-1943年傳出後,很多人都不相信,包括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弗蘭克福特。這位大法官聽了卡爾斯基的介紹後,說:「我無論從理性還是感性角度,都不能接受。我是法官,我很了解人類,了解人性。這是不可能發生的!絕對不可能!」

今天,當法輪功學員向人們揭露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時,很多人的第一念,也認為「絕對不可能」。但是,這樣的罪惡,不僅發生了,而且大面積發生了,持續了很長時間。不深刻了解中共這一滔天大罪,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2006年3月,來自中國大陸化名皮特的記者與化名安妮的護士,在美國首次揭露出一個驚天秘密——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

2010年3月26日《南方周末》的一篇報道說,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何曉順透露,2000年是中國器官供體從短缺走向爆炸性增長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0年,是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的第二年。

2013年11月5日,香港《鳳凰周刊》發表長篇報道《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文章寫道:「過去十年,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盛行一時,高效得不可思議的移植手術屢見報端」。在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器官幾乎隨叫隨到,無須等候,快速配對,「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摘器官庫,就是有事先都已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器官市場上『隨叫隨到』的超短的等候時間。」這與國際社會對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結論完全一致。

從2006年開始,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大衛·喬高,就開始對中共活摘器官問題進行獨立調查。同年7月發佈《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他們的結論是:「指控真實存在」,並稱之為「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個結論獲得聯合國反酷刑專員諾瓦克「可信度極高」的評價。兩位大衛因在調查中共這一彌天大罪中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6年6月22日,兩位大衛與美國作家伊森‧葛特曼,經過10年的獨立調查,在華盛頓聯合發佈「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調查報告」。3位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

去年6月17日,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作出判決:中共反人類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存在多年,並仍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旅美博士黃萬青的弟弟「被失蹤」17年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錄音電話調查顯示,上海是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要基地之一。

2005年1月26日,中共《解放日報》報道,上海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強對記者說:「對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裏就會不踏實;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一個人只有一個肝臟。移植一個肝臟,就意味著一個人死亡。那麼,這麼多肝臟從哪裏來?

2003年4月19日,25歲的法輪功學員黃雄,在上海跟在美國的哥哥黃萬青,打了最後一個電話,從此至今,下落不明。

2004年7月,上海市洋浦區公安分局國保處胡處長,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他非常了解黃雄的情況,但不能說。黃萬青曾請上海律師郭國汀代理黃雄案。胡處長以出差、學習、開會等各種藉口,拒見郭律師。最後,乾脆通過他的手下,叫郭律師不要再找了,法輪功的案子,他不會見的。郭律師因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被中共吊銷律師執業證。郭律師被迫移居國外。2005,黃雄的戶籍,被公安機關悄悄註銷。

黃萬青曾廣泛尋求媒體、美國國會議員、國際人權組織的幫助。美國眾議員John Linder、參議員ZellMiller,曾寫信給美國駐中國大使館,請求幫助打聽黃雄的下落。美國大使館至少兩次聯繫中共外交部,要求提供黃雄的信息,但一直沒得到任何回覆。

黃萬青懷疑他的弟弟被中共活摘器官。得知大連鴻峰生物科技公司在悉尼舉辦「真人屍體展」的消息後,2018年9月16日,黃萬青從紐約坐飛機,飛行20小時到悉尼,要求鑑定展覽的人體標本中,是否有他弟弟的遺骸,最後無果而返。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仍在進行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說,「追查國際」的調查證據顯示,即使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時期,各地封城、封路的情況下,中共各地醫院仍在繼續活摘器官。在「追查國際」調查人員的暗訪中,部份醫護人員明目張膽地宣稱,他們的器官供體來自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

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公開講:「沒有湖北,沒有武漢,就沒有中國的器官移植。」湖北、武漢也是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要基地之一。

8月6日,武漢協和醫院一天完成4台心臟移植手術。主持3台手術的董念國說:「同一個單位於同一天完成四台DBD心臟移植手術,在全國屬於首例,在全世界也極為罕見。」這4顆心臟是來自於自願捐獻,還是人體器官庫?

6月19日至25日,中國公民孫玲玲在武漢協和醫院先後獲得4顆可匹配的心臟用於移植。其中,孫等待到第2顆心臟,僅用3天;等待到第3、4顆心臟,僅用6天。「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的執行主任泰瑞博士懷疑:這些心臟可能來自「按需系統」模式,即從「人體器官庫」找到匹配的心臟後,「按需殺人」。

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追查國際」的錄音電話調查顯示,是江澤民親自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言來自前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白書忠等。

2006年以來,「追查國際」通過上萬通電話調查,採集到兩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通過對全國865家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及9,500多名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道、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系統搜索和分析,獲取了上萬條證據。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表示:「大量的調查錄音指向一個事實:即這些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不是個別的、局部的、偶然發生的殺人事件,而是由江澤民親自下令、在全國範圍內利用軍隊、武警、司法及醫療等系統以活摘器官方式,針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大屠殺。」

清算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罪行是滅共的一個關鍵

2006年以來的14年裏,國際社會對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進行了大量獨立調查。至今發表至少八大調查報告。參見6月8日《大紀元》發表的文章〈八大調查指證中共強摘人體器官〉。

從美國國會、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到加拿大國會、時任加拿大總理哈珀,到歐洲議會,到澳洲參議院,到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到曾遭受大屠殺之苦的以色列,到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等,或舉行聽證會,或通過決議,或通過有關法律,或發表論文,或向中共提出獨立調查要求等,表達了對這個問題的嚴重關切。

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這個問題仍沒引起足夠重視。這是一個涉及中共繞不開的關鍵問題。對外國政府來說,不了解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就會對中共是全人類最邪惡的犯罪集團缺乏深刻認識,就會對中共產生這樣那樣的誤判,甚至同流合污,助紂為虐。

對中國人來說,不了解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就會對中共可能通過「換人」、「撥亂反正」、重新「改革開放」,再次走上「自我革新」之路產生幻想;或對中共通過改頭換面,變中共之名,存中共之實,讓換了一身「馬甲」的中共繼續統治中國,抱有幻想。

中共對活摘器官的指控一直矢口否認,也不許國際上的專家學者到中國進行獨立調查。對此,原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六四」屠殺之後決裂中共的羅宇說:

「你們都說沒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那麼好啊,兩個大衛寫了報告,在美國國會作了證,你去告人家啊,叫全世界來聽一聽,人家為甚麼說你有,然後你也讓全世界聽一聽,你為甚麼說你沒有。你為甚麼不敢告呢?就是因為你知道你一告,你肯定就完蛋。」

羅宇的這個說法一針見血。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的一個死穴。痛擊這個死穴,中共很快就會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