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的《大選觀察》節目,我是Iris,陶明。

8月27日剛剛落幕的美國共和黨全國大會,被視為是共和黨明確執政立場,鞏固政壇勢力的接力賽,更成為了特朗普總統羅列過去三年多功勳,傳達下一任執政方向的大舞台。而除了穩固自家陣營的軍心,更大的目的,實則在影響另一方的民意,要如何找到共通點,打動那些非「基本盤」的選民,是錦囊中最費思量的妙計。

或許出乎意外,但絕對情理之中,對華政策和對中共的態度,成了這次共和黨大會的重點之一,特朗普總統如此安排,自是有他的深意。

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來一起探討,在共和黨大會的第四晚壓軸出場、洋洋灑灑演講了一個小時的特朗普總統,究竟說了甚麼?又預告了哪些連任後,對中國的態度和舉措?其次,美國的共和黨大會,為何請來了中國人權律師陳光誠來做演講,特朗普轉發陳光誠演講的背後,又有甚麼用意?我們先來對比看看拜登和特朗普在演說中,提到中國地方的不同。

和拜登不同。拜登在他8月20日的民主黨大會演說中,全程只提到了中國一次。他說美國將要自己製造醫療用品,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不過,對於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全球氾濫,拜登是隻字未提,也沒有表示要追責中共,被關注對華政策走向的外界,視為隔靴搔癢,避重就輕。對中國的避而不談,也在上周受到過特朗普的明言抨擊。

反觀特朗普的演說中,「China」一詞,他提了整整15次,在四日的共和黨大會中,中國和中共更是出場率頗高,成為了演講者們的眾矢之的。

觀眾朋友們若想一睹全貌,可以去看看我與Sydney在過去四天做的同聲傳譯節目。在這裏,就用特朗普的幾句話,為大家總結一下四個關於中國的重點。

四句話 總結特朗普對華政策的核心與走向

一、「我是對中國(中共)最硬氣的總統。」

特朗普在演講中說,有很多華盛頓的「內部人士」,向他施壓、懇求他不要與中國對著幹,要讓中國繼續的竊取美國的工作,剝削我們的國家。但是,特朗普說,他最遵守對美國人民的諾言,對中國採取了美國歷史上最強硬、最大膽、最強大、最有力的行動。

換句話說,特朗普是在講,我頂得住壓力,排的了眾議,就算是面對中共的強權,「美國第一」的保護主義原則,在我這裏不會打半分折扣。

二、「Made in the US, not in China」「在美國製造,不是在中國製造。」

特朗普說,在接下來的四年裏,將要讓美國成為世界製造業的超級大國,把我們的醫療供應鏈帶回國內,保住我們的公司和工作機會留在我們的國家。目標是:「我們將徹底結束對中國的依賴。」

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特朗普最關心的,就是美國的工作崗位和經濟。明言要完全擺脫在生產上對中國的依賴,也給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中共將再無法通過這些因素牽制美國。這次的疫情,相信給了美國一個巨大的教訓:在像醫療用品這樣的關鍵救命問題上,求人不如求己。

雖然在擺脫對中國的依賴上,拜登和特朗普達成一致,但是特朗普卻對拜登在這個問題上毫不客氣。特朗普說:拜登的目標是:made in China, 我的目標是:made in the US。

這也引導到了特朗普講話的第三個重點:

三、「拜登向中國,卑躬屈膝。」

特朗普反覆強調,如果拜登當選,中國將會擁有美國。為甚麼他這麼說呢?

特朗普解釋到,拜登為中國的崛起歡呼,並且推波助瀾,將中國的崛起稱作是美國和世界的「積極發展」」;拜登還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讓無數的美國工作,被中國剝奪,可謂佔盡美國便宜。他還引述美國情報部門的消息,說中國對拜登的當任求之不得,拚命希望他當選。

換言之,特朗普在把他自己和拜登做一個顯明的對比。拜登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寬容軟弱,但我特朗普對中國不僅在貿易上強硬,更敢向其施壓,甚至制裁追責。

這也來到了特朗普說的第四個,也是最重中之重的目標:

四、「我要讓中國(中共)付出代價。」

特朗普在他的演講中,對中共在疫情爆發上的責任直言不諱 。他說,近幾個月來,我們的國家和世界其它地區遭受了百年一遇的大流行,而正是中國,允許了它在全球傳播。

特朗普說,不像拜登,他一定會向中共追責,將讓其為造成的悲劇承擔全部責任。

換言之,特朗普把在展望未來四年執政的提名演講中,把矛頭對準了中共,表明會對中共在這次疫情上的責任,秋後算帳。而對中共的追責,其實也被白紙黑字,寫在了特朗普上周發佈的未來四年執政綱領之內。也就是說,根據特朗普這次的演講內容,和他的連任方針上來看,在未來四年對華政策的加壓和強硬,將會繼續下去。

陳光誠受邀演講 矛頭直指中共

除了特朗普之外,還有一眾的演講者,都明確的針對中共迫害人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讓疫情蔓延世界等問題開火。其中不得不提的是,大會在第三晚罕見的請來了一位身份不同於共和黨政界名流,也不是特朗普的親朋好友的特殊人士——中國人權律師陳光誠。

我們知道,這次共和黨大會的排兵佈陣,可謂是費盡心機。

第一類人,是共和黨內的股肱之臣,特朗普總統的左膀右臂。這些人最大的功用是細數在特朗普手下幹成的種種政績,凸顯特朗普的領導才能。除此之外,像伊萬卡、白宮發言人等和特朗普平時處的近的,還通過他們與特朗普本人相處的點滴,動之以情,描繪出一個鎂光燈背後的真實特朗普。

而第二類人,是默默無聞、帶著「民意」光環的美國百姓,這些男女老少切身地反應特朗普執政為美國人所帶來的益處,同時去代表擁護美國保守派價值的「沉默的大多數人」。

而陳光誠,嚴格意義上來說,以上兩類人都不是,他是一個鋒芒明確對準中共的「抗共」信息傳遞者。

在三分鐘的演講中,他以「站出來對抗暴政不容易,我深知這一點」開場。而後,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例,講述中共的暴政。

他說,當他在中國大聲疾呼反對中共的「獨生子女」政策和其它不公待遇時,他遭到當局的迫害、毆打、被投入監獄和軟禁在家。中國人民更是活在大規模的監視和言論審查之下,膽敢為宗教、民主,或人權發聲,中共都會讓你鋃鐺入獄。

他的演講中最重磅的一句是:「the CCP is an enemy of humanity」,「中共是全人類的敵人」。他說,中共的恐嚇不僅是針對著自己的人民,更威脅著全世界的福祉。

換而言之,陳光誠的演講,把中共對美國乃至對整個自由世界的威脅,帶到了美國人面前。而特朗普政府邀請他來發這篇言,甚至還在推特上轉發他的演講影片,其用意不言而喻——特朗普過去三年的政績,也是未來四年的執政重點之一,是要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捍衛人權和民主,打擊中共。

的確,陳光誠說,只有特朗普總統敢於不畏強權,站出來對抗中共,而世界要打贏這場對抗中共的戰爭,需要一個像特朗普一樣的「抗共」領袖,敢於為未來而戰。

邀請來陳光誠,又在演講中針對中共,從中不難看出,特朗普總統,在接下來的勝負角逐中,或許要大打中國牌。

這次的大疫情,重創美國民生經濟,不只大大改變特朗普個人對中共觀感,也直接影響到了對華政策。加上中共向來是美國主要地緣戰略對手,特朗普預計將加大「中國牌」力道,同時強調民主黨對手拜登的相對「親中」立場。

在疫情前,中共侵犯人權、竊取智慧財產,及華為等問題早已使美國警覺;而在這些背景下,又浮現出這次因中共隱瞞,而越演越烈的全球疫情,再加上,今年6月浮上枱面的「港版國安法」,更是像催化劑一般,讓中美關係急速惡化。

在過去幾個月,特朗普政府頻對中港及新疆官員祭出制裁,更將層級升至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對中共官媒及孔子學院開鍘,將他們列為「外國代表機構」。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美方以從事間諜行動為由,要求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72小時內關閉,堪稱中美1979年建交以來,情況最嚴肅嚴峻的外交事件。

而現在,反覆直言指責中共政府的特朗普總統,是否會在他的大選前「十月驚奇」中,如外界預測般,加大對中共的追責和施壓,我們也將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