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在無人機市場「高歌猛進」,無論是軍用無人機還是民用無人機,都已經對美國構成了不小的威脅。而中共在其中運用的一個重要戰術,就是「軍民融合」。

早在2013年,習近平就提出了「軍民融合發展」的口號。2016年3月,他把這個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2017年1月,他成為新建立的「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2018年,他稱「軍民融合」是「黨在新時代實現強大軍事目標的必要選擇」。

其中,無人機研發是中共「軍民融合」領域一個較典型例子。

彩虹-5疑抄襲「死神」

美國軍用無人機技術原本最先進。中共軍用無人機列裝時間比起「同級」美軍無人機至少晚了10年。如中方的翼龍-1、彩虹-4無人機與美軍MQ-1在外形與功能上定位相近,但翼龍-1首飛於2007年,彩虹-4首飛於2013年,MQ-1首飛於1995年。

美軍全球鷹無人機首飛於1998年,而與其相近的翔龍無人機首飛於2012年。

2001年,美軍推出MQ-1進階版的MQ-9 Reaper(收割者,又譯死神),中共雖然到2015年才推出彩虹-4的進階版的彩虹-5,但彩虹-5在外形上卻與MQ-9 十分相似,外界關於彩虹-5是「山寨」MQ-9的議論不絕於耳。加之中共軍用無人機近年來在全世界利用低價優勢攻城略地,引起了傳統軍用無人機強國美國、以色列的警惕。

另一方面,以深圳大疆為代表的中國民用無人機今年「賣到了全世界」。中共無人機的「軍民合擊」對美國構成了明顯威脅。

深圳大疆公司生產的大疆無人機佔據了相當份額的美國市場。圖為2018 年1 月,大疆DJI Matrice 600 Pro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CES 的展位。(Getty Images)
深圳大疆公司生產的大疆無人機佔據了相當份額的美國市場。圖為2018 年1 月,大疆DJI Matrice 600 Pro 在美國拉斯維加斯CES 的展位。(Getty Images)

特朗普放寬軍用無人機銷售

今年7月24日,特朗普簽署了一項措施,允許美國武器生產商向外國出售更多軍用級無人機,放寬了美方對大型無人機銷售的限制。

就在前一天的7月23日,習近平到中共空軍航空大學的視察也同樣聚焦無人機, 並提出「加強無人機作戰研究」。

外界分析認為,特朗普和習近平聚焦的同一話題,其背後皆指向中共軍用無人機的內外擴張。

在美遭重擊 大疆全球裁員

2019年11月, 美國助理國務卿福特(Christopher Ford)表示,在中共「軍民融合」戰略下,私營公司轉讓給中共的技術,很可能被中共用在軍事用途,進而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福特發言等於吹響了遏制中國民用無人機擴張的號角。

在美方重壓之下,大疆近日開始大幅度削減其全球銷售和營銷團隊。據報,大疆公司的目標是對約1 萬4,000名員工進行「瘦身」。

今年8月17日路透社報道,大疆現任和前任員工表示,最近幾個月大疆將深圳總部的銷售和營銷團隊人數從180人縮減至60人。此外,公司的消費類產品業務部門也出現了類似的人員裁減。

8月5日,美國務卿蓬佩奧強調打造「清潔通訊網絡」,從五大方面禁止中共電信和科技公司的產品和技術介入美國網絡。其中包括從美國移動應用商店(app store)中刪除不受信任的應用程式。

海外已開始熱議,DJI Go 4,DJI Fly,DJI Pilot,DJI Mimo 等大疆應用程式,可能會在蘋果的App Store下架。

為防止中共以「軍民融合」為名派人來美竊密,今年5月底,美國頒佈《暫停部份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6月1日起執行。該《公告》的主要內容是,禁止「現在或曾經與執行或支持中國『軍民融合戰略』的實體」有關聯的、以F或J非移民類簽證來美國的任何中國公民(讀本科的除外)入境。」

美國之音認為,正申請赴美深造,或已經在美深造的中國理工科讀研讀博人員,很大一部份可能來自「執行或支持」這一「軍民融合戰略」的共建高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