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念跟我說了好多好多的凌霄阿姨,因為她願意用自己的人生體悟教導那個年歲可能根本聽不進去的我。她讓我明白男女之間,若不懂得尊重對方原本的特質,除了壓抑與苦痛,還會一起走向毀滅。

確實,很多時候,我們甚至連最基本的了解對方的特質都做不到。譬如男人想解決問題的天性,往往會讓他們接收不到女人訴說的情緒與感受。

纖細敏感的天性,讓女人猛然感到更高的焦慮、覺得自己的感受不被重視、覺得自己的能力被質疑、覺得對方不再愛自己、覺得對方只是丟出解決辦法想把自己打發走!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各式各樣扭曲的錯覺自然而然地產生、發酵、發脹、起泡、最終大爆發!雖說只要是「感覺」都沒有對錯,「感覺」本來就是非常個人的主觀認知。

不過當一方不斷找解決辦法想抑制膨脹的情緒,另一方則不停要對方接納自己的感受,許多男女在這樣的狀況下越溝越不通。

有次,我有機會參與某機構婚前輔導的訓練課程,受訓者必須和輔導老師一起練習陪情侶吵架。過程中,我得近距離觀察他們的動作語氣(非常近!一伸手就可以勾肩搭背)、記錄雙方表達的字眼,甚至必須適時打斷他們沸騰的對談、學習把話題拉回開頭的議題。

其中一段非常特別又有趣的訓練經驗,讓我印象超級深刻,且即時地透過別人體會了溝通法則的重要性與困難度。

溝通的第一步驟,不是把自己的感受講出來,而是清楚表達議題並爭取對方溝通的同意。

「克民,有一件事和你與同事的互動有關,我想跟你談談,你現在可以聽嗎?」

杜若開始了這次的溝通,她先爭取對方的同意,因為溝通最重要的是彼此尊重。

我知道,我知道,聽起來很荒謬。請繼續讀下去。畢竟我們正在做訓練,所以這對情侶被要求提出需要討論的真實議題時還算配合。克民微微皺了眉頭便同意開始進行溝通。

第二步驟,極盡所能地跳過情緒、誇飾、腦補細節,敘述發生的事件和它帶出的感受。

「我注意到你經常會稱讚某位女同事眼睛很漂亮,這讓我感覺難過,因為我一直都對自己的小眼睛很沒自信,雖然你從沒說過我眼睛有甚麼不好,但你太多次稱讚同一個女同事,會讓我覺得自己是不夠好的。」

經過訓練的杜若鼓起勇氣在大家面前闡述自己碰到的狀況與感受。

這是相當合格的一段話,沒有過多激進字眼,沒有幻想出來的戲碼,也沒有用誇張形容詞表達自己的感受。我和輔導老師分別在筆記本中寫下評語就轉向神色略微不悅的男主角。

「......我不知道要說甚麼。」

他眼神游移開始不自然地轉動自己的手腕。

按著訓練手冊的教導,我速速鼓勵克民要複述杜若剛剛說的內容。

這個動作在溝通中非常重要,一是讓對方知道你真的有在聽,二是確認你沒有在聆聽過程中加油添醋或誤會對方的意思。

我講到這,克民深吸一口氣,語氣平淡、有點尷尬。

「我明白妳說我稱讚 Diana眼睛很漂亮讓妳覺得我不夠愛妳,可是妳太誇張了吧?不過就只是稱讚而已,妳在那邊感覺甚麼難過......」

輔導老師倏地伸手按住克民的肩膀示意他先暫停發言,因為我們發現杜若的眼淚即將奪眶而出。

「剛剛杜若表達的是因為你頻繁稱讚別人她身上沒有的優點會讓她感覺難過,彷彿自己不夠好,這部份你有明白嗎?」老師詢問。

克民再度深呼吸後咬緊下顎點點頭,輔導繼續。

第三步驟,表達接納對方的感覺,表示歉意並詢問如何可以避免重蹈覆轍,達成共識。

「那......我......妳希望我以後怎麼做?」

克民的眼神有些冰冷,不耐煩的神情讓我跟輔導老師互看一眼,感覺到場面很可能失去控制。

「我希望你可以不要一直稱讚Diana,然後多稱讚我一點。」

杜若吸了吸鼻子,鼓起勇氣開口提議。她還是非常在乎,她還是盡力按著溝通規範走。

「嗯。好啊,不稱讚就不稱讚啊!又沒差。」

克民攤開雙手與杜若對視。「請問你願意跟她道歉嗎?」輔導老師鼓勵他誠心道歉,畢竟有意無意之間都已經傷害到愛人的感覺了。人與人之間再怎麼親密都還是有未知的地雷,除了在越靠越近的相處過程中可以先移除或避開部份雷區,可是多數時候我們還是會不小心踩雷。

為讓對方感覺不舒服跟對方道歉不代表自己錯了,而是代表我在乎對方大過於我個人的自尊。這是互相的。

「我又沒錯幹嘛道歉?」克民彷彿鐵了心沒要放下自己的尊嚴。

「就已經說了以後不要稱讚別人就好了啊!」

杜若已經開始泣不成聲。

「我很難過,你知道嗎?你根本不懂我的感覺......」

氣氛也漸漸變得有點難堪、有點悲哀。

我竟在這一刻選擇加入戰局,客氣地再次強調道歉的目的並說道:

「克民,你願意為無心傷害到杜若的感覺跟她道歉嗎?」(哎呀,沒辦法我在訓練中啊!)

「啊~妳不就說了叫我不要稱讚她,因為妳會自卑啊!」

克民的手勢多了,揮舞中彷彿替自己築起銅牆鐵壁。基本上,我們已經可以感知這次的溝通快要失敗了。

「對!我很自卑!我討厭你喜歡別人,我們都論及婚嫁了,你還在我面前稱讚別人!」

「我只是稱讚,又不是出軌,妳有病嗎?」

「克民,請你暫停一下,我們有點離題了喔。」

老師傾身向前試圖擋在兩人中間,希望能稍稍止住戰火。我也牽上杜若抓著衛生紙團的手想給她一點安定感:

「我們倆先去旁邊安靜一會兒好嗎?」

「......我不要!」

她狠狠瞪著克民,同時把我的手甩開。

「好,沒關係,那我們不用動作。我們先好好哭完再......」

我正想接續安撫她。 

「劉克民! 我不要結婚了!你根本不愛我!」杜若起身奔離現場,留下呼吸急促的克民、無奈的老師,還有嚇壞的我。

溝通其實常常就卡在這兒吧?我想。其實他們就差那麼一點點,再互相多願意一點點就可以到第四步驟——感謝一方願意表達,感謝另一方願意聆聽,溝通達成。

克民與杜若沒多久就分開了。原本應該是要輔助他們進入婚姻的我們,雖然感到惋惜,卻也替他們開心,因為進入婚姻之後只會有更多、更複雜、更難以啟齒的情境,讓溝通難度翻倍增高。而連在交往階段中,對方感受不好都不願意道歉,想必未來走向痛苦與分離也是在意料當中。

老師在這段訓練過程前後跟凌霄阿姨說過一樣的話。她說:「世上的一切都只建立在『願意』兩個字上。只要願意,甚麼都有可能,甚麼都好解決,可一旦不願意了,死拖活拖、哭天搶地也只是互相傷害而已。」

對我來說,失敗的溝通經驗人人都有,老師教的溝通四步驟讓我受益良多,在各種關係中每每試圖溝通都會派上用場,我相信其實是做得到的。

在經過這幾個事件的經驗之後,我反覆思想,想出了一個好簡單的「願意理論」,直到現在這刻我還是努力奉行,深深相信。◇

——節錄自《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三采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