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黨媒《人民日報》發表一篇報道《好日子越過越有奔頭》,吹噓廣西百色靖西市大莫村的脫貧成績,但是其中的一些細節透露了大陸貧困地區的真相。

貧困村有多貧困

第一,該文稱,「村民一千兩百多人,到2015年全村貧困發生率仍高達82.8%」。5年前,中共執政已66年,所謂「改革開放」也已30多年,而這個村子竟有82.8%的村民還是貧困人口,連溫飽都未解決。這是為甚麼?

第二,該報道提到大莫村的生態養殖場,稱一些農戶散養牛羊而收益,「好日子越過越有奔頭」由此而來。

說到養殖業,7月20日,安徽王家壩洩洪,當地居民損失慘重,養殖的水產全部被淹沒。7月27日,大陸官媒的一條影片稱:「王家壩開閘洩洪前20小時,養殖戶付燈產被通知讓趕緊轉移洩洪區東西。時間緊張,他僅搶回一些雞鴨鵝黃鱔,163畝魚蝦被水淹沒,近百隻雞被踩死。」

所以,在中共治下,百姓的命運由黨說了算,即使你能夠勤奮致富,也很可能被黨要求「犧牲小我」,全部果實會付之東流。

第三,2018年7月,大莫村民在深圳龍崗區出資的幫助下,終於接上了自來水,家家建了衛生廁所。報道稱:「以前每逢旱季,連著三四個月不下雨,只有一眼山泉供村民取水。人缺水,地更缺……」「2018年初,村民們順著山泉水,歷經曲折找到了5個水源地。」這段描述不是給黨貼金,而是在揭短。原來,2018年7月之前,大莫村的生活和農業用水都成問題,村民們「歷經曲折」尋找水源地,當地政府在做甚麼?黨在哪裏?

第四,該文提到,深圳龍崗區對大莫村進行對口幫扶,「2017年以來,龍崗區累計支援大莫村2,350萬元,興基建、補短板。」

這條信息令人詫異。大莫村的「短板」是誰造成的?興基建難道不是國家和政府的義務?中共搞的「對口幫扶」實際上把許多扶貧責任轉嫁給相對富裕的地區。深圳龍崗區支援大莫村的2,350萬元出自哪裏,是否動用了當地納稅人的貢獻?

第五,報道介紹了大莫村弄關民族小學的一些情況:「以前沒黑板,舊校舍的石頭牆上先用水泥刷一層,再用墨汁抹一遍;不通電,空墨水瓶裏灌進煤油,插根棉線,成了煤油燈」,「2017年,廣西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向學校捐贈了電腦等教學設備……」

文章沒有說明,學校沒有黑板、不通電的日子到何時才結束,不過有一點是明確的:直到2017年,學生們才有了電腦,還是捐贈的。

看到這裏,很多人大概會聯想到「冰花」男孩、吳花燕、「希望小學」、「留守兒童」、汶川大地震中死於「豆腐渣」工程的孩子們。這些悲慘的故事,都被黨掩蓋在「好日子」的背後。

貧苦擋不住貪污

廣西省屬於經濟不發達地區,但是不缺貪官。僅舉一例:2015年4月,廣西發改委原副主任廖小波被判處無期徒刑。2003年至2013年期間,廖小波利用擔任自治區交通廳副廳長、自治區發改委副主任等職務之便,受賄價值3,221.5萬元人民幣、40.55萬港元和34萬美元。廖小波被指「貪慾達到瘋狂地步」,擁有8套住宅,家藏現金數百萬元。

廖小波一人的贓款,即可令幾個村莊徹底脫貧。中共貪官多如牛毛,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權貴家族富可敵國。

大莫村的狀況是一個縮影。

中共高喊脫貧是作秀

中共反覆吹噓的「七億多人脫貧」,並不是黨的功績。中國近幾十年來的經濟增長,是在美國、日本、德國等多國的資金和技術支持下,由十幾億中國人民用血汗創造的。

中共機械地推行「脫貧攻堅」,無非想給自己添一筆功勞,絕非為人民謀福。有多少人會相信,半個世紀都有沒解決的貧困問題,會在這兩年徹底解決?究其根本原因,中共官員根本不在意民眾的苦難,才會任由他們在苦難中煎熬了幾十年之久。

今天,突然冒出的「大莫村」亮麗的樣板,顯然是高層作秀的需要、官媒宣傳的需要。再者,那些「成功」摘帽的脫貧典型,大多是摻水、造假打造出來的。現實生活中,多少貧困戶還在媒體的鎂光燈之外苦苦地掙扎,那才是真正的「中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