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獲悉,自8月以來,湖南省660名律師申請註銷律師執業證獲批准,涉及雙重國籍和兼職。根據湖南省司法廳官網顯示的數據,從4月7日起至8月27日止,已註銷1,267人的律師執業證。全國各地都在對律師行業進行大清理行動,律師謝陽認為,這只是個前奏,後面對律師的管控會越來越嚴。

廣東律師吳魁明表示,今年4月,山東上市公司傑瑞集團前副總裁兼首席法務官鮑毓明,爆出涉嫌性侵養女案後,司法部出台了這個清理文件。清理對像包括兩類人,一是有外國國籍的,二是專職律師違規兼職。如專職律師在執業期間擔任黨政機關、團體、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在編工作人員;擔任企業的法人代表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員工等兼職。

廣州市司法局公佈的關於律師違規兼職等行為專項清理活動的通知。全國範圍內都在進行該行動。(受訪人提供)
廣州市司法局公佈的關於律師違規兼職等行為專項清理活動的通知。全國範圍內都在進行該行動。(受訪人提供)

謝陽:這是前奏,後面對律師管控會越來越嚴

近期被吊銷律師證的律師謝陽表示,這1,200多人被註銷,不是行政處罰,此項關於律師違規兼職的專項清理通知的出台和維權律師沒有關係。

以前在大學裏面從事法學的教學和研究的工作人員,可以獲得兼職的律師證,不再做法學研究了,他們的律師證需註銷;還有其它的一部份,在中國社會裏,不是一個很守規矩的,有些人如果跟司法部門關係好,通過其它途徑也可以得到律師證。這是司法部對律師行業的一個管理。

謝陽同時表示,在清理裏面,也可能會涉及一些維權律師,但是維權律師被註銷執業證後,是不會再有機會重新申請的。

謝陽表示,目前當局通過對律師的整治,是為後面對其管控做準備。如果律師一邊做律師,一邊又有其它的職業,即使吊銷律師證,還有別的地方獲得生活來源。如果沒有兼職,一旦吊銷律師證,就失去生活來源,便於當局管控。

謝陽說:「這是一個前奏,後面對律師的管控只會越來越嚴。現在大陸的律師基本上沒有甚麼話語權了,普通的行政案件,開庭必須把辯護詞給司法部門審查,有的話能說,有的話不讓說就不能說。」

他表示,中國是黨國一體,這個黨已經統治了這個社會的所有上層建築,如果生活在這裏的人,你稍有不從,他就會剝奪你僅有的生存資料,讓你陷入極度的貧困狀態。他就是要讓老百姓陷入貧困,共產黨沒有要為老百姓做事,中共的統治就是要確保它的紅色江山萬萬年。

「如果你了解了共產黨的本質,你就會想透共產黨的行為。跟美國對抗,中國的經濟大幅度下降,中共就是要讓老百姓陷入貧困狀態,才能維持它的統治。」

謝陽希望通過他的親身經歷和其它的維權事件,能夠讓西方國家了解中共。「中共是沒有任何契約精神的,不要輕易相信中共的話,連標點符號都不能相信。中共只會考慮自己的金錢利益,它只按照它的邏輯來。中共政權的存在,對整個世界都是威脅。」

李慶亮:徹底馴化律師

曾經起訴過律協的律師李慶亮表示,「律師證、律所、律協是律師頭上的三把枷鎖。律師兼職清理完成之時,就是律師名存實亡之時。」

他表示,律師與公職人員最大的不同是,律師是野生動物自己找東西吃,公職人員是家禽別人喂的。律師要保有為公民權利奮鬥的野性,與當局要求的奴性有天然的衝突。律師要代表當事人的利益,而不是黨的利益,聽黨的話。

據悉,湖南省有律師一萬六千多人,4個月內,1,267人註銷了律師執業證,註銷率接近百分之八。甚麼原因讓這麼多人申請註銷律師執業證呢?一位國內的律師,網名「瑩瑩觀世界」表示,在前一段時間被處分的時候,就被要求註銷律師證,被本人拒絕,如果當時被迫同意了,也會變成主動申請註銷的,但不代表本人的真實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