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自願檢測將於下周二(9月1日)起展開,為期兩周,由政府安排採樣,內地支援實驗室及化驗人員,港府同時推行健康碼。一項最新民調顯示,超過76%受訪者反對這種被外界譽為「港版健康碼」的計劃。有專家更擔憂,有關計劃不但無助控制疫情,相反可能演變為「社區播毒」,是討好中共的「政治騷」。

本報採訪了前腫瘤外科醫生、新疆維族人安華托帝(Enver Tohti),就全民檢測、健康碼問題發表看法。

器官移植遠超世界 自願捐贈率奇低 中國器官從何而來?

由於受到入土為安的傳統思想影響,絕大多數中國人希望死後保留全屍,因此自願捐贈者奇缺。大陸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網站上,截至今日(2020年8月30日),有效自願登記人數僅229萬2千多人。按照比例,自願捐贈僅佔中國14億總人口的0.0014%,自願捐贈率世界最低。

在自願捐贈如此稀少的情況下,中國施行的器官移植遠超世界任何其它國家。這些器官從何而來?

安華托帝醫生談到2016年中共專門在新疆搞全民體檢,而且是專門給維族人體檢,其它民族沒有。「它(中共)可能是在為它(中共)的這個器官庫,做資料準備。」

安華托帝說:「它(中共)有了龐大的這個器官庫和數據以後呢,只要有買主來了,把買主的血型檢查一下,然後輸入電腦,你就知道在新疆哪個縣,哪個農村的,哪個人跟他相配。那麼這個人就會被警察帶走,說他是極端份子,那麼他就失蹤了,你就永遠見不到他了。」

這也可能是中共一直以來逐步將維族人標籤為恐怖份子的主要原因。「它(中共)挑起這種恐怖襲擊,來向中國的大眾表明,新疆的人都是恐怖份子。然後呢,把新疆人全部關起來。」

「香港也是。香港一開始,也是中共的那些臥底,黑幫那些人先進去,搞破壞,然後讓那些香港當地的民眾,覺得這些學生可能真的這麼壞,然後等中共開始鎮壓的時候呢,民眾就說他們(那些學生)就是暴徒,這是中國(中共)的一個手腕。」安華認為,「『昨日新疆,今日香港』已經成為事實。」

「器官庫的數據收集與普通體檢無異」

據稱,香港9月1日的首日檢測,昨日(29日)起網上開放預約,截至下午6時已有逾22萬人報名參加。

「和正常體檢是一模一樣的,和正常體檢方式是一樣的,只是體檢出來以後,它的結果,中共用這個結果去幹甚麼,那你就不知道了。」安華說,「因為體檢結果完了,它就知道你的血型。就是你所有的生物信息,被它掌握了。」

中國在2016年以前是驗血,自2017年後改為DNA檢測,「DNA是可以拿個棉籤在嘴巴裏面滑一下,就可以檢測到,但是它還是在抽血。」「我們就說了,你(中共)在騙人,你還是在做這個器官匹配的那個數據庫。」安華說。

人的所有信息都被存入健康碼 無法排除日後隱患

健康碼又是幹甚麼用的呢?安華托帝繼續說:「因為健康碼已經把你的所有的生物信息輸進去了。然後任何人在那個Barcode碼上掃一下,就知道你的所有信息,包括你讀過甚麼書,包括你是不是做過甚麼宗教禮拜,甚麼東西都有。不光是用來監控這個群體,也是它一個極其方便的,來獲利於這個群體的一種手段。」

安華托帝表示,現在在香港,設立這個健康碼,主要的目的可能還是為了監控。但是「我們沒有辦法排除在將來,就是說你會發現有人開始失蹤,找不到屍體,那麼很可能,他的器官就會被賣掉。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只有我們想不到的事情,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他說。

自願檢測?中共從未遵守過承諾

安華還談到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一件事,1990年北京亞運會,中共政府號召民眾自願捐款,「但是有一天,我的工資拿回來,我一看裏面少了200塊錢,我說,這個200塊錢哪去了?他們說是捐給北京亞運會了,我說我沒有說要捐呢!哎呀,這是中央的號召,就是說自願捐款,所以呢我們就替你捐了。」安華認為,中共的承諾從未遵守過。

特首林鄭月娥與各司局長連日來不斷推銷,呼籲市民參與,並宣傳純屬自願,安華說:「由於新疆、大陸內地民眾的民主意識不如香港人那麼強烈。所以這些地方呢,中共可以用這種說法,冠冕堂皇地讓你自願地去捐,說是自願的,但是你知道你一定會去,你要去,你不去,那麼你就會有麻煩。而在香港,香港民眾他是不一樣的。所以呢,中共它還是會稍微有所顧忌,一步一步來。」

安華托蒂在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做了十幾年的外科醫生,他發現新疆人的腫瘤發病率奇高。經調查找到腫瘤發病率高的直接原因是核輻射,而中共一直在新疆秘密搞核武實驗,導致新疆腫瘤發病率失去控制。流亡英國後,安華托帝與英國的電視台合拍了一部紀錄片,叫做《絲綢之路上的死亡》,揭露新疆核輻射受害者的問題。由於安華曾經參與過在刑場上活摘死刑犯器官,在美國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所著的《國家的器官》的一次新書發佈會上,安華將這個隱藏內心多年的秘密曝光,他也因此成為了活摘器官內幕的第一手材料提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