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中共向南海發射四枚彈道導彈,以抗議美國U-2偵察機於前一天闖入其自稱的「軍隊實彈演習禁飛區」。中國問題學者認為,中共此次展示的導彈對美軍殺傷力並不大,其動作的政治意義大於軍事意義。

據《南華早報》報道,中共向南海發射兩枚中程導彈,其中東風-26型彈道導彈(DF-26B)從青海發射,東風-21D反艦彈道導彈(DF-21D)從浙江發射。27日,美國國防部確認中共軍隊發射彈道導彈多達四枚。

分析:這是一個「低調的警告」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近期美國的B-1B和B-52戰略轟炸機多次飛入南海、東海領域進行模擬攻擊演練,偵察機也頻繁地對中共的沿海軍事基地和設施進行高頻度偵查。這釋放出出強烈的信號——美軍在非常認真地應對中共威脅。

由於中共在國內長期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其若不作出回應將被批軟弱,在輿論上十分被動;另一方面,中共對美軍的行動感到非常不安,又不想打破目前南海的軍事平衡。因此,中共這次發射導彈是「有限度的警告」、「低調的警告」。

唐靖遠分析說,所謂「低調」體現在以下幾方面。第一,導彈選擇落在海南島和西沙群島之間海域,而沒有落到更遠的中沙或南沙海域,也沒有朝著關島等方向發射。「導彈落點基本上是在自家院子的範圍之內,沒有超出太遠,也沒有瞄準美國這個最主要的『敵人』所在的方向。」

第二,2001年4月1日,中美曾發生南海撞機事件,美國EP-3偵察機和中共的殲-8戰鬥機相撞。這麼多年以前,中共都敢派出戰鬥機去攔截,而此次卻採取發射導彈,背後透露出政治上的考慮:要是派戰鬥機近距離對抗,飛行員在互相較勁的過程中有可能出現失控;而發射導彈的落點、方向等在中共看來完全可控。

第三,國內對這一事件的輿論非常低調。消息最先是由中共控制的港媒《南華早報》披露,後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轉回國內媒體。即使回到國內媒體也比較低調,主要黨媒都沒報道,沒有大肆炒作。

唐靖遠總結說,「從這些跡象可以看出來,中共的這種警告是低調、有限度的警告,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表現得過於軟弱,導致自己很被動,但是它同時不想因為發射導彈而過份刺激到國際社會,尤其是刺激到美國。它並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導致和美國在軍事對峙,導致局勢突然地惡化。」「用一句話來概括:政治發射的意義要大於軍事發射的意義。」

DF-26B和DF-21D對美軍殺傷力不大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出,此次發射的DF-26B和DF-21D導彈是中共針對美國航母的所謂「殺手鑭」,但是二者均未經過實戰檢驗,對美軍更多是一種心理威懾;而美軍的導彈攔截系統很發達,且已經過實戰檢驗。

薛馳說,「像大家記得的1990年海灣戰爭攔截飛毛腿導彈情景,那都是很初級的,是上普級課,美國現在的導彈攔截技術,那是突飛猛進;加上美國新組建的太空軍的實質性發展,整個戰場形態正在發生改變。可以說,中共的現有導彈,像DF-26B、DF-21D,對美軍的殺傷力遠沒有中共吹噓的那麼大。這點是可以肯定的。」

薛馳認為,真正能對現在的美軍構成威脅的,是高超音速導彈,這也是中美俄三國軍備競賽最激烈的領域之一。但是,高超音速導彈目前總體處於試驗階段,離裝備軍隊、形成戰鬥力還有一段距離。

同時,美國在高超音速導彈研發方面的實力遠在中俄之上。以前由於政策上的一些原因,美國在這方面走了彎路,但特朗普政府現正在全力發展。

美國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的預算:2017年大約為8億美元,2018年增加到24億美元,今年將達到34億美元,明年的預算約36億美元。中俄關於高超音速武器優勢的叫囂,本來就是誇張的,應該很快就會銷聲匿跡,轉而是對美軍高超音速武器的恐懼。

薛馳舉例說,「美俄目前正在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續約問題,俄羅斯方面表示將高超音速武器等新型核武器納入談判,為甚麼?這固然有把美國拉住、不要退約的考慮,但美國發展高超音速武器之迅猛,應該也是一個重要原因。而中共連中美俄三邊軍控談判都不敢加入,其對美軍高超音速武器的恐懼,只會比俄羅斯更強。」

事態走向:中共拖延 美國強硬 東盟國家被推向美方

唐靖遠指出,中共目前的外交戰略基調仍是跟美國「合則兩利,鬥則兩敗」,因此不太可能把示威性舉動擴大到南沙群島甚至更大,使事件繼續升溫惡化。

中共想以拖待變,直到美國大選水落石出。如果大選出現變局,拜登上台,美國對中共的政策很可能出現巨大變化,中共目前所面臨的整個戰略環境——外交、軍事、經濟等各方面的高壓都可能得到大幅緩解。所以在出結果前,中共即使「受委屈」,也要拖過這段時間。

而對於美國而言,美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26日在夏威夷發表講話時表示美國有責任主導太平洋事務,「不會向任何國家讓出這個地區,連一寸土地也不會」。美國副海軍上將康恩(Scott Conn)也在回應中共發射導彈的問題時說,「我們的海軍部隊隨時做好準備,以應對對整個地區盟國或夥伴的任何威脅。」

唐靖遠認為,美國的表態比較強硬,不會因中共發射導彈而有所改變。「就像他們自己說的,只要是在符合國際法所允許的範圍之內,他一定會繼續做,因為這個直接涉及到行動的合法性問題。」

但對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東盟國家而言,唐靖遠認為,中共發射導彈無疑對它們形成威脅。越南已經直接抗議說,中共在南海海域軍演侵犯了越南主權;菲律賓則公開表態,如果她們在南海的目標遭到中共攻擊,將尋求美國幫助。

這些事件共同反映出,東盟國家對中共的威脅非常擔憂,中共實際上把東盟國家推向美國一邊,在外交上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