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流亡美國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在直播中爆料指,三峽大壩周邊有3個核電廠,萬一潰堤,這些核電廠可能釀成巨大災難。大陸核電廠安全問題,早就被專家提出,但大陸媒體卻不時宣傳所謂「核電站出事概率低」等說法誤導民眾。

比三峽大壩潰堤更恐怖 郭文貴爆那有三座核電廠

8月24日,郭文貴在直播中爆料指,外界都注意到三峽大壩用水力發電,但旁邊有三個核電廠,萬一潰堤,這些核電廠可能釀成巨大災難。

7月30日郭文貴也曾提到,8月的長江三峽將發生比7月更嚴重的水災,在長江流域有很多核電站,如果一旦潰壩,核輻射將污染整個亞洲。

他說,這一切的根源都是幫助中共建墻的美國科技公司阻擋美國知道真相,又被華爾街操控,造成時至今日結果。

他還表示:「在這次災難時中共沒派出任何營救手段,反倒是不在乎老百姓死活,宣傳多難興邦。」

學者:不能拿長江流域等地帶當作新核電技術試驗地

王亦楠是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她具有清華電機系學士、北大科技哲學博士學位。從2001年以來,她已經研究新能源問題。不過她多次在《財新》雜誌、《中國經濟周刊》等談到「不能拿長江流域等地帶當作新核電技術試驗地」。

2015年10月12日,王亦楠在《中國經濟周刊》第39期發表《力主內陸核電重啟的專家,能回答這十個關鍵問題嗎?》,其中包括「核電站如何防禦恐怖襲擊和人為破壞、所採安全法規和標準的滯後、核心設備的成熟可靠性、湘鄂贛自然社會條件與歐美迥異、事故下放射性污水和放射性氣體的排放控制、高放廢物安全處置」等10個方面。

文章表示,湘鄂贛等內陸核電站的水源如果不是長江水系,那將是甚麼水呢?一旦發生核洩漏之後,源源不斷的核污水沿江而下,必將危及8億中國人(包括南水北調之後的北方地區)賴以生存的水源,進而會引發土地危機、糧食危機和社會穩定問題等等。

王亦楠還表示,長江流域能否發展核電,絕不能從「能源和減排需求」或「一省一地的需求」出發,更不能建立在核電站「不會出事」的樂觀臆想之上;同時須謹防再次掀起「大躍進式」核電建設,不能無視中國核電全產業鏈已經嚴重「失衡發展」,製造未來15年的「核電產能大過剩」。

媒體上常見中共核電管理部門的某些領導經常拿「核電站出事概率」與「飛機失事、煤礦出事等概率」進行類比,並前者以低於後者而努力讓人們接受「相對安全」概念。這種類比能否站得住腳?福島核事故後,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對此做了非常好的回答:「不妨將事故發生概率假定為億分之一,如果這樣的概率是指交通事故的話,我們可以說,此交通工具是安全可靠的。但如指核電事故的話,很難講是安全可靠的。因為核電事故一旦發生,後果是毀滅性的,事故風險太高。」

全球已發的重大核事故以鐵的事實證明,核污染是所有污染中人類最難對付的污染:重污染範圍可大到數千至數萬平方公里,持續時間可長到數萬至數十萬年以上,可謂是不可逆轉的環境污染!

外國專家爆中共核電站有多重威脅

早在2011年,法新社引述外國專家的話提出警告,按照專家評估,中共核能工業並沒有避免日本核工業危機的相同危險的威脅。

就這個核能工業安全問題,法新社引述外國專家提出警告,越是快速發展核能工業,中共就會面臨更多的核工業管理與安全問題。

首先中共核電站都建立在海邊,不僅有海嘯洪水潛在危險,也受到地震威脅。

其次,中共向法國,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等多國購買核電站設備,法新社引述卡內基基金組織專家的話說,對中共核能工業設備採用走私器材設備感到擔憂

另外,中共核能工業高層腐敗現象也令質量安全問題深受關注。比如,前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一號領導人康日新,1個人就挪用公款與受賄高達10多億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