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大選之日越來越接近,外國勢力(如:中共)也虎視眈眈想用3C、網絡社群媒體等手段深入美國,試圖干預美國內政並學習其軍事技巧。對此,美國撤回中共軍方研究人員,並有議員提議用震懾且與盟友合作的策略以因應中共威脅。社交媒體面書(Facebook)與推特(Twitter)也為此做了一些調整, 以確保真實信息的流通,透過公開、透明的信息,期許美國民眾可以獨立做出判斷。

美議員:要用震懾應對中共威脅 多與盟國合作

隨著中美關係惡化,兩國之間的競爭越發明顯。從雙方高調軍演,到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Thomas Esper)表態「已做好對付中國(中共)的準備」,種種跡象似乎預告著中美關係進入新階段。

美國國會共和黨籍眾議員、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特納(Mike Turner)8月26日在美國智囊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舉辦的研討會上提到:「震懾策略的作用是讓我們的對手警惕風險,促使他們充份評估我們的能力,繼而避免衝突。」

另外特納還指控中共利用網絡攻擊偷取美國先進技術,以加強軍事發展。

「美國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來自網絡。對手可以通過網絡得知我們的能力、行動和方案。例如,中國(中共)偷取美國F35隱形戰機設計圖而製造出殲-20戰鬥機,中國(中共)的超聲項目都是參考美國的技術。」

曾擔任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的副部長的弗盧努瓦(Michele Flournoy)在同一場討論會分析:「美國不需要採取對稱的平衡手段,反而應該創新作戰理念與實驗,投資先進技術,以保持美國在軍事能力上的優勢。」

在談到美國應該如何處理中共所帶來的一系列國防難題,弗盧努瓦呼籲美國政府應多與盟國合作。

「我們在外交上應該更主動和強硬,我們需要傳達美國願意就相關議題與理念相同國家交流、合作,並且願意捍衛我們的盟友的信號。」

美國全部撤回中共軍方研究人員

《華爾街日報》8月25日報道,當美國助理國務卿史迪威7月21日向中方官員通報中共駐侯斯頓(Houston)領事館必須在72小時內關閉時,還同時傳達了一個指令,那就是「撤走所有在美國的中國(中共)軍事研究人員」。

數月來,美國政府日益擔憂由中共外交官協助搜集美國大學尖端科技成果的情報行為。據美國官員及相關案件的法庭文件顯示,一些在生物醫學和人工智慧(AI)等領域的中國研究生,在不同程度上隱瞞了自己現役中共軍人的身份。

報道說,引起美方懷疑的一個原因是,在白宮5月決定限制中共軍方人員的簽證後,中共官員開始將這些研究人員從美國撤離,並做出指示。美國官員認為,對於外交官來說,和決定回國的學者們打交道是非常弔詭的。

美國政府在宣佈關閉中共駐侯斯頓領事館時表示,該決定基於中共在科學和技術領域內的情報竊取活動已經超過了限度。

美司法部副部長:中共有劣跡可循 用3C惡意影響美選舉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Jeffrey Rosen)8月26日說,中共和俄羅斯試圖干預美國選舉,手法已變得更複雜細緻。為了防止外國惡意影響美國選舉,聯邦調查局FBI已經成立跨部門工作組,以確保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不受影響。

羅森整理出中共和俄羅斯的惡意影響力有一個「3C框架」計劃,也就是藉由「施壓、隱匿與貪腐」(coercive, covert, corrupt)的方式,試圖影響此次的美國總統大選。他還說,惡意的外國勢力往往會通過偽裝的宣傳手段、施壓的策略或是黑客侵入私人電子郵件或相關資訊,來影響美國人民的想法與投票決定。

而中共也試圖惡意影響美國的民主選舉。羅森提到,這可追溯自1996年的選戰期間、有「中國門」之稱的政治獻金爭議,中共政府通過中間人捐款給美國政治人物,干預美國外交政策。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8月7日已經公佈的資訊顯示,一些外國政府對美國的選舉有自己的偏好,也已經或計劃採取惡意行動,包括中國(中共)與伊朗,他們破壞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他政府團隊的政策;俄羅斯則是對前副總統拜登的競選活動展開破壞行動。」羅森說。

羅森表示,儘管美國的民主體制並不完美,但透過一次次的修法以及資訊公開,讓民眾對外國的惡意影響力保持警惕,他仍認為這可以更加強化民主體制。他提醒美國民眾,尤其在獲得資訊的方式上,一定要保持警惕,不要從外國政府或是有問題的管道取得資訊。

同時,特朗普透過推特指出,中共官媒和中共領導人想要他的對手拜登勝選。《環球時報》日前引述中共專家的分析,如果拜登當選,對中共來說,他會是比較容易往來的美國總統。

羅森則說,這也是為甚麼美國政府要和眾多社交媒體平台合作,儘可能將網絡上的資訊傳播者背景公開。他坦言,在網絡科技時代,躲在電腦螢幕背後的究竟是國內還是國外的假信息傳播者,不容易分辨。但原則是不要只相信單一消息來源,要多加驗證。他相信,美國的選民可以獨立做出判斷。

美情報機構點名:中共、伊朗和俄羅斯

11月3日美國將再次迎來總統大選。美國情報機構點名,包括中共、俄羅斯、伊朗在內的外國勢力蠢蠢欲動,美國的社交媒體公司則正在為因應可能的訊息混亂或網絡(網絡)攻擊做準備。

隨著11月3日的美國大選即將到來,美國各界紛紛向可能的外國勢力威脅提出警告。

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8月19日在美國商會的活動上說,網絡(網絡)攻擊可能導致人們無法投票,而郵寄選票則會導致計票緩慢、選舉結果無法在11月3日投票當天出爐,會讓其它勢力有機可趁。

美國智囊大西洋理事會25日的一場活動上, 美國網絡安全與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顧問馬斯特森(Matthew Masterson)說,上次大選後這四年來,美國政府與各州選務單位、競選團隊、聯邦調查局以及社交媒體公司加強了合作,現在有更多的資源來反擊境外勢力的干預。

「毫無疑問,現在我們與各州地方官員、私營部門等建立大量的合作和信息共享。在2016年,國安部甚至沒有管道、也不知道與誰聯絡。」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發現,有高達75%的美國民眾認為2020年選舉將再次受到外國勢力干預,比一年前增加約12%。美國民眾變得更有警覺。

多數相關領域專家表示,這種對外來威脅的警覺有助於降低假訊息以及惡意網絡攻擊的影響力。

面書:限縮境外勢力假信息空間  推特:禁投放政治廣告

杜魯門國家安全計劃(Truman National Security Project)研究員蘿絲傑克遜(Rose Jackson)提到,現今約五分之一的美國人透過社群媒體取得選舉有關的信息。然而,其中充滿了親朋好友、或是「不良勢力」可能轉發的大量虛假或誤導性信息。

美國社交媒體公司面書(Facebook)的網絡安全政策負責人格雷撤爾(Nathaniel Gleicher)25日在上述會議中回應說,影響選舉的勢力及其威脅不會停止,社交媒體公司能夠做的是壓縮他們產生影響力的空間。

他提到,面書著重快速的識別、揭發虛假信息或惡意帳號,以及不讓這些虛假信息有機會在同溫層擴散。面書準備提供選民信息中心,選後則提供可信的計票統計網址鏈接及報道。

相較於面書公司,另一家社群媒體平台推特(Twitter)則提出,全面禁止政治廣告投放。

推特公司負責網站公正性的主管羅斯(Yoel Roth)提到兩個新策略:「在全球,我們全面禁止在推特上散佈政治廣告,我們認為(讓政治議程)用錢換取聲量的做法風險過高。第二是檢討我們的推薦系統,是否加速了具有煽動性、爭議性高的信息擴散。」

羅斯說,2016年大選至今,對推特來說是一個學習過程:第一是抵制惡意虛假信息的威脅,第二是確保即時向用戶提供可信的相關信息,第三是與政府、公民社會和研究人員進行合作。

他也對今年的選舉表達了擔憂:「今年(選舉情況)不一樣,我們不能只談11月3日大選這一天。可能有好幾周、好幾個月,圍繞選舉的恐懼、不確定性、懷疑都會影響著人們。」

美國智囊大西洋理事會的數位研究實驗室研究員曹瑞庭(Clara Tsao)則提醒,必須意識到假信息是長久問題,其目的是製造政治及社會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