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同一天,遼寧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副院長溫強和該院執行局執行二庭庭長史修巖,因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逮捕審查。

明慧網報道,溫強和史修巖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配合得非常默契」,親自上陣,十分賣力,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作為陞遷的資本,聽從鞍山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指使,與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的公訴人一道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按內定的年限冤判他們,並把他們送進監獄迫害。

溫強
溫強

史修巖
史修巖

以下列舉溫強和史修巖冤判法輪功學員的實例。

7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

2013年10月27日,7名法輪功學員商靜、郭素芳、張旭、唐超、高素娟、姚元東、龍剛被瀋陽公安局、鞍山鐵西公安分局聯合綁架並非法抄家。鞍山市鐵西區檢察院羅織罪狀,將7人起訴到鞍山市鐵西區法院。

此案件由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副院長溫強親自主管,並有三個法官審理此案:史修巖、佟守輝、麗娟。

2014年5月6日,鞍山市政法委和「610」為阻撓律師進入法院做無罪辯護,不允許律師帶電腦和電子產品上庭。8名律師提出抗議,雙方多次交涉未達成一致協議,最終法院停止了當日的開庭。

當天,鞍山市「610」與鞍山市鐵西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鞍山市鐵西法院威逼法輪功學員辭退律師。當兩位學員發現被騙後,又與律師重簽委託書,但鞍山鐵西法院拒不接受委託書。

2014年7月4日是鞍山市鐵西區法院院長接見日,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見到了副院長溫強,問他請律師的事情時,溫強說,法院要親自到看守所去問那幾人(法輪功學員)請不請律師。

家屬說:「我們家屬自己請律師,不用法院指派。」溫強堅持說:「開庭前,我們去看守所問他們(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姚元東、高素娟夫婦遭到政法委、「610」的誘騙,在其家屬的高壓下,無奈辭退了維權律師。

為了對付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8位律師組成的龐大的律師團陣容,鞍山市鐵西區法院有意把7位法輪功學員分成4個法庭分別在4個不同的時間內進行非法庭審,以削減律師的力量。

在庭審前,鞍山市鐵西區法院故意刁難律師。郭素芳的兩位律師經過法院的安檢時,法院人員把律師的褲帶拿了下來,聲稱「安檢」未通過,無奈律師只得提著褲子進了法庭。為商靜辯護的兩位維權律師經安檢時,安檢人員對女律師的胸針、提包、鞋子都要進行安檢。

鞍山鐵西法院法官按市政法委、「610」非法組織的內定年限冤判7位法輪功學員,從2年至4年不等,其中43歲的龍剛和64歲的高素娟兩人已經離世。綁架、非法起訴、庭審這兩位的公檢法人員對此負有責任。

66歲被迫害致殘的老人被冤判

66歲的法輪功學員劉素環老人坐在輪椅上,被強行推到了鐵西區法院的法庭上庭審。老人的身體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得十分虛弱。在被綁架關押以前,她身體十分健康。

這次主審的法官正是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副院長溫強。

劉素環的辯護律師當庭指出,近幾年來,大量的事實都說明了迫害法輪功的人都遭了報應,希望不要再迫害善良的法輪功民眾,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並強烈要求法庭無罪釋放劉素環老人。

公訴人與法官溫強在法庭上都低下了頭,他們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但溫強還是選擇充當中共的打手,冤判劉素環老人4年。

溫強在2015年、2016年度還獲得市法院系統所謂個人三等功,2015年獲所謂「政法優秀警察」。

據明慧網消息,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執行庭庭長史修巖除了參與上面提及的非法審判7名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外,還多次作為法官出庭非法審判、冤判多名法輪功學員,現舉一例。

非法枉判幫人郵寄控告信的柳亞文

2015年11月26日上午,鞍山市鐵西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柳亞文女士。非常荒謬的是審理本案件的法官史修巖正是該案的被控告人,居然還充當了法官。

事情的緣由:2015年年初,柳亞文為他人郵寄信件,其中包括律師的辯護詞、控告信,及受冤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對司法機關錯判冤判的控告信,控告鞍山市政法委書記梁冰(已於2015年11月26日被逮捕)、市「610」主任謝永芳、鞍山市及鐵西區國保大隊大隊長康凱、王登科、鐵西區共和派出所警察張葳、馬志卿、鐵西法院法官史修巖、鐵西檢察院公訴人劉夢等。

2015年2月12日,柳亞文突然被鞍山市鐵西區國保大隊長王登科與鐵西區共和派出所警察十多人綁架、構陷。她郵寄的信件被鞍山鐵西區檢察院、法院作為立案、起訴、庭審的「依據」。

根據中國的法律法規,被控告人不得參與對自己的控告案件。而信中被控告的辦案警察、檢察官、法官搖身一變,居然成為了起訴者、審判者。

對柳亞文女士進行立案、偵辦、起訴、審判,已觸犯了中國的《憲法》第40條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刑法》第252條的侵犯通信自由罪、第399條的徇私枉法罪。

2015年12月31日,柳亞文被法官史修巖非法判刑3年,送往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迫害者的結局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後,中共法院就成了執行其迫害政策的前沿陣地。一些法官放棄良知與道義,誣判、枉判法輪功學員而不負法律責任。

然而,據明慧網《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2萬人遭惡報》一文統計,從1999年7月至2018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19年,參與迫害而遭厄運的有20,784人。其中法院、律師(被法院指定的律師)有338人遭厄運。例如:

張明鵬,遼寧大連市西崗區法院前院長,2018年5月落馬,8月被「雙規」。張曾效忠於迫害法輪功「血債幫」的代表人物薄熙來,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判刑的迫害。

張鳳軍,吉林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院長;袁中山,吉林德惠市法院院長,均涉嫌嚴重職務違法,在同一天,即2018年8月30日同時被調查。兩人一直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