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政治學家塞繆爾‧菲利普斯‧享廷頓在他的名著《第三波:二十世紀後期的民主化浪潮》裏,描述了在世界近代史、現代史上出現過的三波民主化浪潮,它們是:

1第一次民主化長波:1828年-1926年(發源於「美國革命」和「法國革命」);
2第二次民主化短波:1943年-1962年(發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
3第三次民主化浪潮:1974年至今(發源於1974年的葡萄牙「康乃馨革命」)。

按照享廷頓的定義,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無論是規模和成果都遠遠超過了前兩波。據國際組織「自由之家」1998年的統計,當時世界上己有88個國家屬於全自由,53個國家屬於半自由,還有50個國家仍處於不自由狀態。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浩浩蕩蕩,奔湧向前,正在席捲越來越多的專制國家走向解放。正如美國另一位著名政治學家弗朗西斯‧福山所總結的:「總體上,在大約45年的時間裏,民主化在全球範圍取得了顯著進展,實行選舉的民主國家的數量從1970年的35個增加到2014年的110個。」

作為歷史大趨勢,民主化浪潮是按照它自己的節奏和韻律向前運行的,它就像海浪一樣有規律的向前席捲。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差不多每隔10-12年的間歇期,民主化浪潮就會再次捲起它磅礡的大浪,向著各種腐朽的專制制度發起衝擊。「十年」,這是一個韻律十足的黃金周期,太陽的黑子活動以大約十年為一個盛衰周期,美國的經濟危機大約每隔十年發生一次,股市和許多商品期貨的投資都有十年期的重要拐點。至於為甚麼民主化浪潮也存在一個「十年」周期律,這只能歸結為是神的安排。讓我們將目光回望到半個多世紀前的歷史縱深處,從民主化大趨勢中的一條支流來體驗「十年」黃金線的神秘作用。

(1)1956年10月發生了著名的「匈牙利事件」:以納吉、哥穆爾卡為代表的匈共民主改革派,要求拋棄「蘇聯模式」,走自己獨立的本國模式。這是蘇聯華約集團內部成員第一次反抗蘇聯極權統治的民主運動,從而引起蘇聯集團的恐慌和西方世界的震動。十三天的運動最終被蘇聯派兵殘暴鎮壓而失敗。需要指出的是,在導致蘇聯下決心出兵鎮壓的決策過程中,中共起了重要的鼓動作用。

(2)1968年1月-8月發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以杜布切克為首的捷共民主派,決心走自己獨立發展的道路,通過了《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行動綱領》,開啟了政治經濟制度改革。這場被名為「布拉格之春」的政治民主化運動,雖然最終被蘇聯派兵鎮壓而失敗,但它卻為後來的「天鵝絨革命」埋下了火種。

(3)1977年1月,捷克再次發生「七七憲章」運動;1978年12月,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開啟「改革開放」;1980年8月,波蘭爆發「團結工會」運動。這一連串事件,是發生在僵死的共產主義極權體制內部的又一次大譁變。

(4)1989年6月,中共發動震驚世界的「6.4」大屠城,殘暴鎮壓天安門廣場百萬學生的民主運動,中共用它張開的獠牙告訴世界:用和平方式爭取民主在中國沒戲;1989年11月,東德柏林牆倒塌,浩蕩人流的走向強有力地代表了人心的走向;1990年-1992年,捷克、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等國先後發生了著名的「天鵝絨革命」(不流血轉型),從而開啟了東歐的歷史性巨變;1991年12月25日,龐大的蘇聯帝國走完了它74年的壽命,終於土崩瓦解了。上述幾件意義非凡的大事,構成了現代民主化運動的一次大高潮。

(5)2003年11月,格魯吉亞爆發「玫瑰革命」運動,反對謝瓦爾德納澤的獨裁統治,「玫瑰革命」被稱為其後發生的「顏色革命」(即「阿拉伯之春」)的前奏。緊接著2004年11月,烏克蘭又爆發了「橙色革命」(即「栗子花革命」)。

(6)2010年10月-2012年6月,發生了偉大的「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這是阿拉伯歷史上開天闢地的事件。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竟然發源於突尼斯的一小商販自焚事件(「茉莉花革命」)。這場氣勢磅礡的民主運動,先後席捲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亞、也門、巴林、敘利亞等國,成功摧毀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亞、也門四國的獨裁政權,重創了敘利亞和巴林的獨裁政府。……

當我們隨著歷史的車輪來到2020年的時候,我們又駛入了十年一循環的黃金年輪,民主化的潮流又將掀起它壯美的巨浪!從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民主潮流就在不斷地聚集能量,它就像地下湧動的岩漿,一直在尋找專制制度的裂縫。

貝魯特大爆炸引發的民眾抗議運動,逼迫黎巴嫩政府全體辭職;伊朗、俄羅斯今年初以來相繼爆發大規模的民眾抗議;8月14日,為抗議已經做了26年總統的盧卡申科在大選中舞弊,20多萬白俄羅斯民眾湧入明斯克中央廣場,以表達他們的民主訴求,這場被稱為「白色革命」的事件意義重大,因為白俄歷來被稱為是俄羅斯的戰略鎧甲,白俄政權若發生更替,必然影響普京的獨裁穩定;緊接著,8月18日,泰國也發生大規模的民眾抗議運動,要求開啟政治改革以及王室制度改革……後面還有哪些跟隨效應,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名單會不斷延長,並很快會迎來一個世紀性的高潮。而所有這些跟隨效應,何嘗不是香港民主運動發酵的結果!

香港民主抗爭運動的意義和價值,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急劇遞增,它已經被中國民主轉型的歷史進程光榮地定格在一個民主化巨浪的起始點上,這個巨浪的名字叫「華夏之春」(也叫「梅花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