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全球財富遷移報告中,中國富豪移民數量穩居榜首。賽普勒斯文件曝光了約500名移民該國的中國富豪名單,包括號稱亞洲首富、中國碧桂園的女當家楊惠妍,還有9省的中共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半島電視台調查記者在一份泄露的「賽普勒斯文件」(The Cyprus Papers )中發現,歐盟國家賽普勒斯在2017年至2019年間,批准了1,400本「黃金護照」,其中超過500本發放給了中國人。

1,400本「黃金護照」是賽普勒斯在2013年推出的一份「賽普勒斯投資計劃」;根據這項計劃,只要通過購買房地產等形式,在當地投資至少215萬歐元,便可以申獲該國的「黃金護照」。

「黃金護照」可以帶來很多好處,它不要求你居住在當地,就可保障你進出其它26個歐盟國家,以及在那裏工作的自由。

在約500名中國入籍者中,包括了亞洲首富、碧桂園的女當家楊惠妍。楊惠妍於2018年10月23日取得賽普勒斯護照。

據《福布斯》公佈的2020年世界女富豪排行榜,楊惠妍排行第6,估計資產達到203億美元。她的財富主要來自其父、碧桂園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楊國強。

楊國強有著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的頭銜,而且,在中國申請別國護照或者永久居民身份並不違法;但中共不承認雙重國籍,理論上,楊惠妍不能繼續保留中國國籍。 

500名中國入籍者中,還包括9個省市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文件顯示,成都市人大代表陸文彬(音)於2019年7月獲得賽普勒斯護照;武漢市黃陂區政協委員陳安林(音)於2018年7月取得賽普勒斯護照。

前浙江金華市政協委員傅正軍(音)2017年11月取得賽普勒斯護照;山東濱州市政協委員趙振鵬(音)2019年2月得到賽普勒斯護照。

取得賽普勒斯護照的,還包括「中國國企華潤電力總裁唐勇」等人,另有被判罪確定的中國商人張克強、李家東等人。還有11位中國申請人未列出名字,但從資料顯示,涵蓋中國投資銀行的前負責人、大型企業CEO或負責人。

德媒說,目前地中海小國「賽普勒斯投資計劃」還在實施中; 賽普勒斯是歐盟成員國,受到金融危機重創之後,以出售國籍的手段為國庫創收。

坊間盛傳76%政協委員及57%人大代表擁有外國護照。圖為2020年5月兩會代表入場。(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坊間盛傳76%政協委員及57%人大代表擁有外國護照。圖為2020年5月兩會代表入場。(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大陸媒體也承認中國富豪移民成常態。近些年來,中國許多千萬富翁,甚至是億萬富翁,隨著財富不斷積累,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許多人在成功之後,都會選擇將自己的財富轉移到國外,並修改自己的國籍。

亞非銀行與新世界財富研究所,聯合發佈了一份《2019年全球財富遷移報告》中顯示,中國富豪2018年的移民數量比2017年增長50%,人數高達1.5萬,位列財富遷移榜的榜首。

事實上,早在2010年中科院的調研資料中已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共外逃官員人數高達1.6萬至1.8萬人,外逃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港媒2012年也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調查結果發現九成中央委員的親屬已移民海外。

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透露,十八大前,中共內部曾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

中共黨校教授林哲,曾在2010年中共「兩會」期間透露,1995年到2005年的10年間,中共出現了118萬名「裸官」。

2009年至2013年,中國資金外逃年均為6,000億~7,000億美元;2014年,外逃的規模達到了8,000億~9,000億美元;2015年已有逾萬億美元資金流往境外。

北京學者陳永苗也曾在港媒上撰文說,中共權貴的資本主義起步於江澤民主政時期。為了鞏固權力,江澤民讓大大小小的官員都能用權去賺錢,一味地放縱國企壟斷、官員斂財,並打擊民營企業、瘋狂壓搾勞動力,同時破壞生態環境。

共同腐敗的政策,使中共數千萬官員整體迅速腐敗,尤其江氏家族的腐敗更是猖狂。

8月12日,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向《大紀元》爆料,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正試圖遊說各國支持「凍結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資產」,保守估計以10萬億美元計,有關款項可用於向北京追責「隱瞞中共肺炎疫情」的賠償。

袁弓夷還稱,在大約10萬億美金資產中,佔最大份的是江澤民家族,海外資金大約有1萬億美元。

郭文貴2019年4月也曾爆料,江澤民家族控制的國家資產至少有1萬億美元,洗白的資金高達5,000億美元;江家是世界隱形首富,富可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