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加劇及香港實施新的國安法可能引發資金外流。三名分析人士表示,台灣處於爭取這些資本的有利位置。

據美國之音報道,這將為台灣創造一個作為區域企業資金調度中心或高階資產管理中心的利基市場奠下基礎,不過,這些分析人士補充說,台灣必須首先進行許多金融監管方面的鬆綁,才能達到這一目標。

這一目標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所宣示的佈局是一致的。她上周三對台灣商界大亨說,她的政府計劃繼續採取讓台灣經濟更開放和自由化的措施,讓台灣成為亞洲金融中心。

香港的資本外逃

「香港訂立一個港版的國安法,這讓香港的金融中心,尤其是財富管理和籌資中心這兩個功能會大幅降低,它(任何資金外流)「現在的去路,尤其是華人來講,一個去路就是新加坡,一個就是台北,所以,台北這時候推出來就會有它的機會,」民營的財經立法促進院院長黃達業說。

台灣不太可能立即與新加坡或香港競爭,這兩個亞洲主要金融中心在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中分別排名第五和第六。

根據總部位於倫敦的諮詢公司Z/Yen集團(Z/Yen Group)和總部位於深圳的中國發展研究院今年3月發佈的這個指數,台北排名第75位,落後於世界108個金融中心中的大多數市場。

台灣的地緣戰略重要性

黃達業說,由於台灣和美國尋求多元化發展,擺脫對中國大陸貿易的傳統依賴,台北比新加坡具有更高的地緣戰略重要性。

他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在中國的台商可能會考慮回台灣上市,高資產淨值的個人也可能會選擇離開香港,把資產放在其他地方,包括台北。

自2019年以來,台灣金融監管機構推出了多項寬鬆政策,包括放鬆對離岸銀行部門的監管以及允許金融機構的財富管理投資組合向資產淨值超過1億台幣(約3千4百萬美元)的客戶推出更多新產品。

自2019年以來,台灣金融監管機構推出了多項寬鬆政策,包括放鬆對離岸銀行部門的監管以及允許金融機構的財富管理投資組合向資產淨值超過3千4百萬美元的客戶推出更多新產品。

此外,台灣還在積極鼓勵大陸台商回流,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這些台灣企業在受到了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後、已向台灣匯回近1兆台幣(約3千4百多億美元)資金。

有待急起直追

台灣證券交易所前董事長薛琦(Schive Chi)表示,台灣需要採取更多措施來急起直追。「只要你的產品不夠,你的資本流動不是完全自由的,那就限制了發展的規模,機會是有啦!但是你能夠抓到多少,那是另外一回事,」薛琦說。

黃達業和薛琦都說,台灣應該改善其金融基礎設施,辦法是從海外吸引金融人才,引進創新政策,允許台灣貨幣匯率在不受中央銀行干擾的情況下自由浮動,總的來說,也就是打造一個外國投資者會感興趣的開放、透明和自由的市場。

優惠稅率

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教授林蒼祥(William Lin)表示,台灣還需要實施足以吸引外國投資者的優惠稅率。他說,在過去20年裏,在新加坡推出了優惠的稅收制度,包括在2000年取消印花稅後,新加坡管理的資產規模大大超過台灣管理的資產規模。

林蒼祥說,與新加坡相比,台灣假如試圖推動財富管理業務,它有許多優勢。「優勢有幾個,第一個,台灣本身的資金就比新加坡大,光是閒置資金就有六兆在哪邊,銀行體系2.4兆,台灣壽險公司每年的保費收入在全世界是排第七名,台灣才2千3百萬人,」 林蒼祥說。

他說,除資本外,台灣的高科技實力、勤勞的勞動力以及創新導向和生物技術行業的人才庫將為台灣爭取亞太區財富管理和公司融資領域的新商機做好準備。

蔡英文政府規劃發展五加二創新產業,包括智能機械、綠色能源和生物醫藥等,以帶動台灣經濟從代工製造業轉型升級為高附加價值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