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15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他正在「深入研究」是否要在美國禁止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自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5日宣佈擴大「淨網」(Clean Network)行動,外界就紛紛猜測,阿里巴巴可能會成為美國政府的新目標。

「淨網」行動其中就包括Clean Cloud,防止美國公民的個人信息和企業最有價值的知識產權(包括中共肺炎疫苗研究信息)被阿里巴巴等中國公司營運的雲端系統所獲取。

2016年12月至2019年6月曾任職於阿里巴巴集團的郭宇(William Guo),專門負責海外阿里雲技術業務,他是行業內的高級技術專家,同時因外語能力佳,協作海外拓展事務,時常往返中美之間。郭宇在阿里巴巴近三年的工作期間身心俱疲,因無法忍受公司文化與各種意識形態打壓,主動離職。他認為美國政府倡議淨網以及制裁有問題的中國科技公司是正確且必要的行動。

中國的雲計算公司在全球範圍內之所以很難拓展業務以及獲得客戶的信任,主要原因就是在於這些公司的實際控制權還是在中國政府。雖然業內有一些加密技術(如HSM)可以確保用戶數據無論存儲在甚麼位置都可以確保其安全性,但由於實施複雜度和管理成本過高,無法在全部的數據上進行此類加密。

非常難以回答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中共政府向這些公司施壓希望他們配合獲得一些用戶數據,在中國的法律範圍內,也許這些公司不得不配合。

另外,對雲計算公司來說,合規本身是一件成本極高的事情,涉及到對全球各地的本地法規(如歐洲的GDPR)的持續研究,並通過管理和技術手段改進自己的產品。目前看起來只有在全球範圍內市佔率較好的雲計算公司(如AWS)才會真正花很高成本從系統上解決合規問題。

郭宇認為,在中共政府的管控和法律體系下,民營企業只能充當幫助中共政府監控用戶的角色,為了集團利益,為了協助中共統治,肆無忌憚的獲取客戶的公司、個人私隱,甚至藉此獲取對於中共政府有利的情報資訊。

郭宇說:「阿里巴巴的文化,其實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那套文化。」

眾所周知,在阿里巴巴公司內部設置有中國共產黨黨支部,也設置有政委的職位,職能類似中國共產黨的書記,而這個政委職位的工作者,通常是人力資源部主管,這也是大家都知道、不掩飾的秘密。

郭宇說阿里巴巴雖是美國的上市公司,但工作考核仍有「價值觀判斷」一欄,簡單地說,就是會考察員工的「意識型態」,通俗點說,就是必須「愛黨愛國」,在政治問題上是否服從上級;另外,無論是應聘面試或評估季度業績,人力資源部都會考核員工的「價值觀」能否「服從」公司,而這一點包括可以罔顧事實的讓員工承擔莫須有的責任。

換言之,在這家公司如果希望順利工作下去及有合理的升職機會,就會被變相地剝奪言論自由的權利,並且要員工放棄基本的做人底線和原則。

任職阿里巴巴集團前,郭宇曾在香港的外企工作多年,一開始他認為阿里巴巴與其它外商公司大同小異,後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2017年11月,郭宇因自己的關鍵績效指標(KPI)與主管產生很大的歧異,說白了,就是因為在「服從性」方面和公司產生了不一致而被惡意針對,他便主動上報要求「複議」審核。

他說:「所有的大企業都有類似的部門,員工可以申請複議。但阿里巴巴內部就像中共體制一樣,所有的申訴流程都有,但其實形同虛設,最後結果不了了之。」直至2019年郭宇離職,這則績效申訴申請始終都沒有解決。

 2017年2月,郭宇(中)於三藩市資訊展會上介紹阿里巴巴的雲端服務系統。(郭宇提供)
2017年2月,郭宇(中)於三藩市資訊展會上介紹阿里巴巴的雲端服務系統。(郭宇提供)

郭宇在申訴的過程中逐漸發現,自己的業績指標遭誤判,起因在於其上級在工作中的重大過失和錯誤,上級為了掩飾該問題,堅持將錯誤執行到底。高層為了詆毀他,聯合人力資源部門的政委,並找了其它部門的員工做偽證,提供假證據,這其中就包括阿里雲澳新地區總經理和阿里雲馬來西亞地區負責人。

面對同事提供假證據陷害,郭宇表示「這就是中共文化下,沒有法制(Rule of Law),只有『人治』帶來的後果,出了問題只想到掩蓋,不解決問題,而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從今年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訓誡後死亡和上海的張永振教授實驗室被關閉,都是同樣制度掩蓋下的慘案。

郭宇說:「阿里巴巴有很多規章制度,但制度的解釋權是在人力資源部,那就等於沒有真正的制度;就像中共制定了很多的法律一樣,但執行與解釋的權力都在黨身上。阿里巴巴算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縮影。」

阿里巴巴內部也有匿名舉報投訴系統,但這個系統並未保護投訴人。郭宇曾寫信投訴阿里雲安全事業部總監肖力違規、越界的情況,但投訴信發了幾天後,他就接到肖力的關切電話希望能夠協商解決。

郭宇說:「這些舉報和投訴應該都是保密的,但非常不可思議,被檢舉和被投訴的人都知道是誰去檢舉,在這樣的體制下,還有誰敢檢舉違規甚至是不合法的行為?」而且這種系統的規則設置,充滿了共產黨發動群眾鬥群眾的意味,不是真的要解決問題,而是製造矛盾。不合規的事情沒解決,出於正義說真話的人,卻往往被針對和處分。

郭宇原先認為自己在阿里巴巴工作,會有很好的晉陞機會、高額報酬,但工作兩年多下來,發現企業文化惡劣,最後只好選擇離職。他說:「其實很多離開阿里巴巴的員工都有一樣的感覺,終於回到了人間。」

阿里巴巴的人力資源部主管曾赤裸裸地威脅郭宇,若他將事情披露,那在中國所有的互聯網公司也都不可能聘用他。郭宇說:「中國不可能會有揭密瑞幸咖啡造假的渾水公司(Muddy Waters LLC),如果有,那它也會分分鐘被消失。」

郭宇認為特朗普計劃將不遵守美國證券交易所規則的中國公司除名是必要的措施。他認為所有的企業在美國上市就應該遵守一樣的法律制度。

郭宇說:「為甚麼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不用遵守美國的審計制度?這是最基本的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