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有一個想法來糾正美國的政治:讓我們把軍隊變成共和黨的一個分支,共和黨目前掌握著行政權。老兄,那我們就會有某種法治和秩序,對不對?如果你認為這個想法愚蠢得令人髮指,令人擔憂,而且很獨裁,那為甚麼人民解放軍就可以不屬於中國政府,而是屬於中國的共產黨呢?

這個令人不安的趣聞出處很多,但是主要來自克萊夫·咸美頓(Clive Hamilton)和瑪麗·奧爾伯格(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書《隱藏的手》(Hidden Hand),該書可怕的副標題「揭露中國共產黨如何重塑世界」(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讓你清楚地了解書中涉及的內容。也就是說,這本書詳細(也許枯燥)地羅列了中共的影響網絡如何誘捕全世界有價值的企業和政治白癡,同時也讓我們清楚地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爭取全球影響力方面的努力是多麼的危險,反映了這個政權的本性。

正如他們所說,「要想了解這個政黨在多大程度上控制著所有其它機構,你需要認識到人民解放軍不是國家的軍隊,而是共產黨的武裝力量。」在黨控制所有其它機構這個問題上,他們也提到:「2017年黨的十九大投票,一致同意將『習近平思想』納入黨章,幾個月後,中國人大將其寫入國家憲法,此後全國的黨員都參加了學習班,以吸收最高領導人的思想。」

一想到不得不學習習近平思想,就會讓人聯想到滑稽而可怕的畫面:在你所經歷過的最乏味的高中課堂和集中營之間的岔路口。但是把他的思想寫入黨章,隨後又寫入國家憲法,其後果就是強調,和軍隊一樣,人大也是中共的一個分支,「所有其它機構」,是的,包括像華為那樣的大公司,也是如此。但是回到解放軍,這是因為正如毛曾經說過的那樣,「槍桿子裏面出政權」。

這不是一個新穎的見解。想一想蓋烏斯·馬略(Gaius Marius,西元前157年至西元前86年1月13日)在那場摧毀羅馬共和國的動亂中的不祥案例。怕你忘了他的名字,維基百科把他稱作是「羅馬將軍和政治家,西姆布林和朱古列戰爭的勝利者,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史無前例地7次擔任執政官,還因為對羅馬軍隊進行了重要改革而聞名。」此外他還娶了凱撒的姑姑。(有趣的是,當我說「凱撒」時,我不需要非得解釋說我指的是蓋烏斯·尤利烏斯·凱撒,不管《高盧英雄傳》想讓你相信甚麼,他的第一個名字並不是「尤利烏斯」。)

我是不是看起來跑題了?好的,據我們所知,馬略不是一個壞人。他甚至否決了一項擴大麵包生產和馬戲產業的議案,這項法案像你預期的那樣受歡迎。在加拿大,我們甚至不能放棄供應管理。但是問題就在這兒。

隨著由公民士兵保衛的舊共和國的崩潰,它面臨著嚴重的軍事人力短缺的問題。馬略曾試圖通過土地改革把動盪不安的平民轉變為可以信賴、可以擁有武器、在維護社會利益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農民。在這一努力失敗後,他採取了巧妙而危險的一步:招募窮人參軍,並且承諾將來用土地和金錢獎勵他們。

徵兵問題得到了解決,但是如今的軍團不隸屬於公共部門,而隸屬於國家,更糟糕的是隸屬於馬背上的個人,其在內戰中的事業成敗對他們的經濟安全至關重要,如果你為馬克·安東尼而戰,而奧古斯都贏了,你即使不和你的腦袋吻別,也要和你的農場吻別。從那時起直到帝國得到鞏固,羅馬的命運就由私人軍隊決定了。

好啊,這都是古代歷史,對不對?那讓我們看看中世紀的情形。英國早就有了王室海軍(Royal Navy),並在1918年增加了王室空軍(Royal Air Force)。但是它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王室軍隊(Royal Army)。比毛聰明得多、優秀得多的人都能從歷史中發現,讓行政總裁擁有一支可能會用於在國內壓制自由的准私人軍隊,甚至像詹士二世(James II,註:在1688年光榮革命中被剝奪英國王位)那樣試圖用資金購買軍隊,這都太危險了。

坦率地說,1546年最可怕的英國君主亨利八世想要成為專制者,在他領導下成立了王室海軍,這讓我有點擔心。可是就連他也不敢尋求王室軍隊。內戰結束了一個世紀以後,議會通過了每年一次的「兵變法案」,只允許軍隊實行12個月的軍事管制,因此任何試圖擺脫議會的國王都將很快失去指揮士兵的合法權力,而習近平卻擁有一支全部由政府資助的私人軍隊,是世界第二大僱主。

你可能會說,這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因為表面上的規則在一個獨裁國家並不重要。比如說,史太林從來不需要領取他的工資,因為從來沒人對他說不;在「用法治國」而不是「依法治國」的條件下,一個國家可以既官僚又專制。但是至於說史太林,毛以他的政權為榜樣,這種體制決定了一個政權的想法和做法。

甚至於在20世紀的另一個極端暴政時期,阿道夫·希特拉以德國總統、元首、總理的身份擔任德國國防軍總司令,名義上不是納粹黨元首,但實際上也是,他像共產主義者一樣野心勃勃、怪誕、驕橫,很可怕,但是仍有一些傳統的裝飾。

可是在蘇聯,據維基百科記載,1918年1月15日(或者28日),蘇聯紅軍「根據法令組建,『以保護蘇聯領土內的人民、領土完整和公民自由』」。從1922年4月3日到1952年10月16日期間,它的總司令不是國家元首,而是共產黨總書記約瑟夫·史太林。

總司令甚至不是國家元首,當時那個位置被布爾什維克黨的領袖人弗拉基米爾·列寧把持著,名為「人民委員會主席」或者叫總理,直到後來蘇聯找到了相當於總統的稱呼。那當然不是設立「常務委員會主席」的位置以及由米哈伊爾·加里甯於1938年1月就職的時候。加里甯是一名農民出身的老布爾什維克,也是史太林的長期盟友,曾逃避了清洗,於1946年因病退隱,但是他並不是該政權的主要人物。我敢說,你說不出他的任何繼任者的名字(比如尼古拉·施萬尼克,1946—1953)一直到1977年列昂尼德·布里茲尼夫就任,在禮儀方面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維基百科上的蘇聯領導人名單中並沒有提到他的前任,包括加里寧。如果你在谷歌上找到了瓦西里·庫茲涅佐夫,說他三次擔任這個職務,那你一定是錯了。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政權的本質,都是關於共產主義的。

甚至想想馬克思主義已經侵入到了西方的政府、經濟和文化機構,這都會令人感到不安。可是如果你發表議論,你會被指控信奉麥卡錫主義。可是想想,即使自由世界裏的某位領袖手握軍權,那都是很恐怖的,更何況他是一位永久執政的共產黨的領袖呢?#

原文A Private Army Is Alarming, but Much More So in the Hands of the Tyrannical CCP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紀錄片製作人,《國家郵報》專欄作家,《多爾切斯特評論》(Dorchester Review)特約編輯,氣候討論關鍵(Climate Discussion Nexus)執行董事。他最近的紀錄片是《環境:一個真實的故事》(The Environment: A True Story)。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