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至24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了五篇系列評論,採用連篇累牘的謊言,自我標榜,打著「中國」、「中國人民」、「傳統文化」的招牌,試圖讓世界相信,中共愛好和平,不是威脅。黨媒此舉暴露了中共處於國際圍剿下的深深恐懼。

這五篇評論的標題是:「百年風雨,歷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人民至上,中國共產黨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自我革命,得到中國人民的衷心擁護」,「天下一家,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直面挑戰,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鬥」,總標題為「偉大征程上的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

中共為何急於表白?

黨媒稱,「但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強,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民粹主義越演越烈,霸權思維、霸凌行徑變本加厲」,「世界怎麼了?人類怎麼辦?」

所謂「保護主義」、「單邊主義」、「霸凌」等罪名,是中共對美國圍堵華為等反制舉措進行指責的藉口。中共從不承認或檢討它長期從事的間諜及盜竊知識產權等非法行徑,一味地要求他國敞開門戶。當美國等國家意識到自己的利益受損,決定防堵漏洞時,中共便倒打一耙,反指對方搞「霸權」。

中共嘆息,「世界怎麼了」,乃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認清中共的本質和危害,國際社會呈現一致抗共的趨勢。中共並非為人類擔憂,它實際在自問:「怎麼辦?」

中共要維護世界和平?

黨媒社論再次故意混淆中國與中共,把中共的企圖隱藏在所謂的「國家意志」背後。作者稱,「國際上有些人擔心中國會走『國強必霸』的路子,一些人提出了所謂的『中國威脅論』。」

事實上,近兩年來,美國副總統及國務卿等政要在多次講話中明確區分「中國」與「中共」,直指「中共威脅」,而非「中國威脅」。中共佯裝不知,企圖把美方的明辨是非扭曲為阻擋中國進步的狹隘心理。

黨媒評論稱,「積極爭取和平的國際環境發展自己,又以自身的發展更好地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始終是中國堅定不移的國家意志。」

中共真是這樣做的嗎?多年來,中共一直大力在經濟上支持北韓、伊朗獨裁政權,作為擴大自己政治影響力的籌碼,同時扶助它們與美國對抗,加強邪惡同盟。許多地區的恐怖份子和暴力事件背後,都有中共的鬼影晃動。

上世紀末,中共兩名軍官出版《超限戰》,公然提出針對美國的突破所有規則和底線的戰爭策略,引起轟動。2016年,該書又推出修訂版,作者稱,網絡戰、資源戰、媒體戰、金融戰、文化戰等領域都將是未來激烈白熱的戰場。

現實表明,中共已在多個領域對自由陣營展開「超限戰」。例如,近年來,西方媒體和情報機構多次揭露和譴責中共黑客的網攻,美國、澳洲、歐洲多國的政府部門、私人企業、軍工企業、醫院等數據都遭到入侵。

據法國《觀點》周刊披露,從今年3月份開始,歐洲多間醫院與醫療數據庫遭到來自中國大陸的大規模黑客攻擊。該周刊引述法國官方消息人士披露,中共這一波網絡的目的在於竊取歐洲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患者個資、病情資料以及具體治療方法,用以跟大陸病人做比對分析,藉此探知病毒在世界的傳染趨勢。

7月1日開始,中共一意孤行,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該法第38條要統管全世界,令舉世譁然。根據此法,香港警方在7月底通緝6名海外港人,包括一名美國公民和獲得英、德庇護的兩人。8月10日,港警抓捕了黎智英等10名民主派人士,二百多警察進入《蘋果日報》大樓搜查,白色恐怖瀰漫香江。

7月21日,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中共廣東國安部門的李曉宇(Li Xiaoyu,音譯)和董家智,指其盜竊了高科技公司的大量數據,並企圖盜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機密。據起訴書披露,李、董二人攻擊各國的電腦設備超過十年,專門盜竊貿易機密、武器設計、軍事系統等信息,造成了「數以億計美元」的損失。

7月31日,中共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開通,「科普中國」的一篇文章透露了該系統的戰略用途。該文評議了美國GPS(全球定位系統)的軍用屬性,稱美國GPS為人類戰爭貢獻了「外科手術式精準打擊」、「定點清除」、「斬首行動」等新詞,還提到「一旦進入戰時,只要完全切斷對手長期依賴的GPS服務,戰爭自然進入信息不對稱階段」。

作者聲稱,「北斗系統的建成,意味著中國不僅能做到所有GPS能做的事情,還能夠完全不受制於人,對國防安全的意義重要到無法形容。」這段話隱射,中共將能憑藉北斗系統完成「定點清除」和「斬首行動」,威懾之意不言而喻。

此外,中共在海外收買媒體,利用學生組織搞統戰、蒐集情報,外交人員污衊美國等國為病毒源頭,這些行徑都是不同形式的「超限戰」手法,目的是輸出共產意識形態,壓制西方的言論、媒體及學術自由,破壞自由社會的穩定。

以上種種惡意手段都威脅到其它國家的信息安全、國家安全,這難道不是對和平的威脅嗎?

中共為人民謀幸福?

黨媒評論重複著中共「一切為了人民」、「為人民謀幸福」的謊言,聲稱「中國發展的目的是贏得尊嚴和安全,讓歷經苦難的人民過上好日子」。

事實上,中共執政71年的結果是,除了權貴集團暴富之外,十幾億人民根本沒有獲得尊嚴和安全。從土改、反右、肅反、鎮反到大饑荒,從文革、「六四」到迫害法輪功、基督徒、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暴政導致8千萬中國人喪生,而且剝奪了14億人民的言論、信仰、出版、選舉等基本權利。

2020年,中共病毒大爆發,中共當局隱瞞信息,打壓「吹哨人」,造成疫情幾近失控,人為地加劇了災難後果。要求政府賠償的武漢居民被當局軟禁,投訴無門。

6月到7月,中國27個省、市、區遭遇罕見水災,有些地區的災情完全是洩洪所致,數十萬計的災民被黨犧牲。全國六千多萬人次受災,房屋、道路、橋樑、農田等財產損失高達上千億元人民幣。

在疫情和水災的雙重陰影下,中共加緊監控百姓,持續侵害人權,公民記者、維權律師、敢言學者接連被抓捕,被吊銷執照,被無理解聘。日前,江蘇常州居民翁金妹向《大紀元》求助,訴說一家三口被當地警方迫害的悲慘故事。

《人民日報》評論員稱:「中國在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保持社會長期穩定,這不僅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創造的偉大奇蹟……」

黨媒隱去的事實是:中共在全國上下盲目開發,以破壞生態環境、犧牲子孫賴以生存的資源為代價,以壓搾十幾億勞動力為手段,搞出了「經濟快速發展」。中共封鎖網絡,投入超過軍費的天價「維穩」開支,以鐵腕對付人民。所謂「社會長期穩定」,乃是罄竹難書的壓迫和恐怖。

評論稱,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始終得到中國人民最廣泛、最堅定的支持」,但是,中共卻不允許人民在網上自由發言,不允許人民自由接受媒體訪問,政府不敢給民眾一人一張選票,也拿不出真實的民意調查。這種「支持」能讓誰信服?

中共自知,如果它不把自己和中國、中國人民綁在一起,它沒有任何談資。所以,即使中共心裏清楚,人人都知道它在撒謊,它也必須給自己打上幾針謊言的「雞血」,製造自信的假相。

中共的最大恐懼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演講中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

「改變共產中國」,意味著幫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清除暴政。美國的這一聲呼籲帶給中共最大的恐懼。

黨媒稱:「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也堅決反對妄圖改變中國的不切實際做法,堅決反對人為製造所謂『新冷戰』。」事實是:中共反對,中國人民舉雙手贊成,中共無權代表中國人民。

中共看似體量龐大、難以撼動,其實,紅船內部早已分崩離析,根本無人篤信共產主義。九千萬黨員都是身在曹營心在漢,許多人已經退出中共,在心中與黨決裂;還有許多人隨時準備跑路,不甘心給黨陪葬;另有一些良知未泯的有志者在籌劃民主轉型,願意與黨外人士及西方民主力量合作。

今日,中共噩夢連連。中共的危機,不是中國的危機,也不是世界的危機,恰恰是人類清除共產邪靈的契機和轉機。當前,各國政府和民眾正站在選擇的路口:跟隨中共,還是支持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