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數字人民幣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試點受到關注,正值美元可能和人民幣脫鉤之際,數字人民幣一旦實施,其效用及影響如何?

中共智囊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早前曾表示,中美全面脫鉤並非不可能,「若中國金融機構受限、不得使用美元以及各項重要服務的權利,例如被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間支付系統(CHIPS)排除在外,很少有(中國)企業能夠扛住這懲罰措施。」

雖然目前局勢還沒到這一步,但中共認為要預做準備,其中數字人民幣是準備項目之一。

專家:人民幣海外恐走不開

上海交大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胡捷接受陸媒訪問時說,檢視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可以從兩個指標:人民幣貿易量在國際貿易總交易量的佔比、各國外儲中持有的人民幣比重,目前兩者各佔2.2%、2%。

中國問題專家、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告訴《大紀元》,國際利用人民幣結算的貿易量相當有限,在此情況下,數字人民幣對內號稱要藉以繞開美元系統,實際上不太可能。

吳嘉隆提到,即使拿到數字人民幣,也可能無法跟下一個國家進行交易買賣,這是從貨幣功能來看,最終可能只有伊朗、北韓、委瑞內拉等少數國家,可能接受中共的數字貨幣。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中共與伊朗近期協議投入4千億美元,參與伊朗銀行、機場、港口、5G通訊等基礎建設,預計建設3個自由貿易港區,伊朗將賣給中方石油25年。

已將人民幣列為主要換匯貨幣的伊朗,部份「以物易物」進行交易,未來採納數字人民幣,也不無可能,吳嘉隆認為,可能僅作為一個電子記賬系統,但在國際上使用的範圍非常有限。

數字人民幣難在美國應用

儘管數字人民幣在國際貿易無法使用美元系統,是否可能循微信支付的模式,提供中國遊客在海外使用?微信支付自2017年起,透過與矽谷一家科技公司CITCON合作,鎖定與華人社區或華裔常消費的商家、店舖簽約,已累積一定的使用量。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告訴「自由亞洲」,此模式讓美國金融業與第三方支付行業都被排除在外,從金融審計的角度來看,當然具有風險。

吳嘉隆指,微信支付繞過美國金融監管、逃避課稅,恐怕是美國禁微信的主要原因。從此角度來說,阿里巴巴的支付寶遲早也會被禁,數字人民幣估計更難在美國應用。

數字人民幣主要為社會監控

「數字人民幣在國際上走不開,主要還是用在國內,主要就是完成社會監控。」吳嘉隆表示,中共央行背書的數字貨幣,可以隨時以違反《國家安全法》等各種罪名「凍結賬戶」,就如同用「健康碼」限制行動自由一樣,在數字貨幣上路後,可以以各種理由限制財務自由。

在全面實施前,可能帶來一個效應,「把一些貪官藏在家裏億元現鈔逼出來,拿出來買房子、買首飾,買珠寶、黃金,不然以後滿手現鈔恐沒處花。」「可能有點效果,把原本被囤積起來的消費力回到市場上,活絡一下市場。」

用數字人民幣管控人民財富,會否引發大規模的資金外逃?吳嘉隆認為,資金肯定想外逃,問題是中共現在很缺外匯的情況下,規定民眾一年只能在一家金融機構購買5萬美元外幣。「正常渠道很難外流,地下錢莊得收取三成手續費。」

民眾採用虛擬貨幣,成為美元的替代品。據CNBC、Decrypt 報道,區塊鏈調查軟件商Chainalysis近日研究報告指出,過去一年價值逾500億美元的虛擬貨幣,從位於中國的數位錢包大舉湧入全球其它國家。報告指持有的貨幣是美元穩定幣Tether。

中共已黔驢技窮

在中共當前體制下,實施數字貨幣將面臨著很高的風險,「電子支付工具是建立在法幣的基礎上,不是取代法幣。」吳嘉隆認為,北京當局需要回答幾個基礎的問題:數字人民幣的的儲備資產是甚麼?發行的機制、監管機制是甚麼?如果在這些問題上不嚴謹,搞數字貨幣只會加快政權的滅亡。

他提到,中共最大的問題就是監管問題,「數字貨幣分配上,操作者多按一個零,少按一個零,怎麼監控?最後一定會拚命加數字貨幣,甚至管理數字貨幣的監控單位自己就先貪污。」「政府拿數字貨幣到處付錢,相當於以前的大印鈔票。」

明知數字人民幣強推恐帶來風險,吳嘉隆認為,「中共已經到了黔驢技窮的地步,誰想要政權丟掉?它沒招了,現在經濟問題很嚴重,財政、金融問題也很嚴重,它想各種方法,能撐多久撐多久。中共現在已經進入了想方設法想延長壽命的階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