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23日公佈第二任期施政綱領,他表示下一任期,將對中共更強硬。對於中美關係的急轉直下,中共內部有聲音指,這是習近平錯誤決策導致的惡果。有學者分析說,習近平「總加速師」的綽號,絕非浪得虛名,確實在加速中共的崩潰,而美國擔心的是他忽然醒過來,這樣反而不好下手了。

中共無法繞過的六大難題

近期,美國頻頻出重拳打擊中共,特朗普拒絕與中共對話,美軍則頻繁逼近中國沿海,美中雙方的戰火一觸即發。時事評論人士鐘原在大紀元撰文,指出中共無法繞過的外部六大難題,包括:

1.美軍兵臨城下。明知軍事上差距太大,為甚麼還要出第一島鏈挑釁?引來美軍壓境,怎麼緩和?真打起來,多少軍官、士兵真能上陣?美軍的斬首能應付嗎?對峙加劇,如何降溫?

2.美國制裁。在美國的財產不要了嗎?家屬被扣做人質怎麼辦?更多人想跳船怎麼辦?中美關係惡化是怎麼造成的?為甚麼不保持低調?美國如果要斷交怎麼辦?與美國搞壞關係沒有任何好處,應該有人承擔責任,真正拿出向美國示好的姿態。

3.中美貿易戰。既然簽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否要執行?如果不執行,特朗普態度更強硬怎麼辦?特朗普能否連任?拜登會更有利嗎?供應鏈遷走了,很難再回來,中國的出口就完了,這個責任誰承擔?

4.中歐關係。歐洲怎麼也變臉了?一旦被圍堵,40年都白幹了;如何與歐洲溝通的,問題出在哪裏?香港問題上,能不能不再刺激?隨便說《中英聯合聲明》過時了,這是誰的主意?

5.疫情國際追責。為甚麼不對美國說實話?是否真有打生物戰的打算?為甚麼做這樣的決定?中美實力差距太大,為甚麼冒險與美國撕破臉?美國經濟搞壞了,中國可能更好嗎?國際調查壓力這麼大,為甚麼還要硬頂?有沒有緩和的辦法,是不是準備部份賠償?各國聯軍真來,怎麼辦?

6.四面出擊。壓力這麼大,為甚麼還要四面出擊?這時候為甚麼要搞印度?俄羅斯都跑印度一邊去了;東盟都反了,與美國站隊了,為甚麼關係處理得這麼差?中日關係也更差了,到處樹敵,陷入了包圍圈,誰該負責?

吳嘉隆:習近平確實在加速中共崩潰

長期研究中美及台海局勢的台灣經濟學者吳嘉隆認為,以上這6個問題很有針對性,反映出一個大問題,就是「習近平確實在國家領導人這個工作上嚴重失職」。

吳嘉隆8月22日在面書上公開表示,在處理對外關係上,「習近平幾乎是一路誤判特朗普,一路拿國運來豪賭,朝中無人的情況真的非常嚴重」。

他說,習掉進了「厲害了,我的國!」這種陷阱,自我感覺良好,在不應該強硬的地方強硬,還自鳴得意。

吳嘉隆還表示自己有一個大膽猜想,美國其實也許希望習近平繼續領導中共,因為有習近平在位的中共,確實很好對付。

「習近平的綽號——總加速師,絕非浪得虛名,他確實會加速中共的崩潰。」吳嘉隆調侃說,美國現在擔心的,恐怕是習近平忽然醒過來,這樣子美國反而不好下手了。

程曉農:「不開第一槍」是中共唯一選擇

面對美國史無前例的強硬姿態,中共戰狼開始變軟了。最近中共突然宣佈,與美軍海上或空中對陣時,「不開第一槍」。旅美經濟學者程曉農撰文指出,這個信號說明,中美兩國已經進入了冷戰狀態,是冷戰開始了。

他表示,「不開第一槍」就是冷戰的常態。美蘇冷戰40年,雙方也都信守不開第一槍的承諾。中美冷戰剛剛啟動,中共沒有經驗,事到臨頭才知道,「不開第一槍」原來是維持冷戰不轉變成戰爭的唯一手段。

目前,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激烈交鋒,程曉農說,中共把自己的命運交給美國人民,中共高層現在都明白,只要特朗普坐在白宮,挽救中美關係急劇滑坡就毫無指望。但是,苦撐80天之後,美國選民能不能讓中共如願,中共高層其實也心中無數。

他指出,如果特朗普得以連任,中共就得再「苦撐」4年;倘如此,這樣的「苦撐」既等不到救星,也等不到盟友,更等不到國際形勢發生有利於中共的轉變,苦撐就變成了「苦熬」。

特朗普:下一任期,會對中共更強硬

8月23日,特朗普陣營發表了特朗普「為您而戰」的第二任期施政綱領,其中對中共的政策被單獨列為一章。

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叫做「結束對中共的依賴」,包括:從中國帶回100萬個製造業的工作;從中國帶回工作的公司,將得到抵稅優惠;將製藥和機械人技術等基礎行業帶回美國,可獲得100%搬遷費用減免;如果公司把業務外包給中國,將不能獲得美國聯邦政府的合約;最後一個是要求中共對疫情傳播到世界各地負全責。

歷史文化學者、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博士分析說,根據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2016年的報告,美國企業在華僱員人數達到了160萬人,也就是說,特朗普要將最少62.5%,甚至可能高達80%的美國在華企業遷回美國。這就意味著美中大規模脫鉤。

美國霍士新聞節目《下一場革命》(The Next Revolution)23日播出特朗普21日的受訪內容,特朗普表示若連任成功,「對中共更為強硬」將是他第二任期的優先要務。

特朗普說,由於中共的貿易政策,他打算更強硬地反擊中共,包括考慮將美中兩國密切的經濟聯繫「脫鉤」。

他直言,「我們不必」和中共做生意,美中協議「對我而言,今昔不同」,「如果它們(中共)不正確地對待我們,我一定會這樣做(脫鉤)。」

特朗普日前曾直言,若美中脫鉤,中共就會垮台。

時事評論人士鐘原認為,庚子年一連串事件的來臨,都在給中共政權敲喪鐘,中共無論用甚麼招數也繞不過去,後面可能還有更大的事件發生,中共政權走不出這個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