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特首林鄭月娥於8月7日推出「自願性普及社區檢測」,但此舉卻引起市民對DNA資料「被送中」的普遍疑慮。公民黨執業大律師梁嘉善表示,全民檢測帶來私隱外泄隱憂,包括檢測由中資公司控制,市民無從監察運作;中資化驗所亦可能將檢測DNA「送中」建立資料庫。香港資深媒體人李怡亦表示,專權政治不遵守普世標準,人們出於自然的取態就是:不信任。

檢測由中資公司控制 市民無從監察運作

對於市民的疑慮,雖然聶德權表示,檢測中心所得的個資皆會保密,檢測僅在香港進行,樣本亦不會送交大陸,但公民黨的執業大律師梁嘉善在Facebook撰文,表示全民檢測帶來私隱外泄隱憂,包括檢測由中資公司控制,市民無從監察運作;且中資的檢測公司,其伺服器所在位置、對資料、數據的保存、利用及傳輸能否在公開下被監督,確保數據不會被送中,市民都無從得知。

梁嘉善並表示,一串密碼的DNA即能解讀並判定個人的身份及身體狀況、特徵、甚至籍貫等訊息,若中資公司以統計、調查等為由,將其界定為「檢測」的一部份,則個人私隱將被泄漏並監控。

據了解,此次病毒檢測廠商,港府未經公開招標,聘用3間中資化驗所進行檢測。其中一間公司是中資的華大基因公司,是深圳上市公司,負責為中共收集和分析「基因庫」。

2020年7月,華大基因旗下兩家公司,被美國商務部以「涉嫌強制採集維族人與其它穆斯林少數民族基因做研究,以打壓維族人」為由,列入實體制裁清單。8月14日華大亦遭一間跨國生物科技公司入稟高等法院,控告華大多個基因測序試劑套裝侵犯其專利,華大的誠信度讓人懷疑。

此外,華大的基因化驗師亦無香港註冊。港府捨棄本地合格的被認可的檢測人員在本港從事醫務化驗工作,而選用大陸的華大基因為檢測廠商,讓人民無從監督,此舉本身令人懷疑。

僅靠全民檢測根本無濟於事

由於普篩這種做法仍存在一些爭議,檢測的效用也仍存疑,加上病毒本身的多變性及復陽可能,一些成功防疫的地區,如台灣近日就質疑普篩的必要性。亦有醫務人員認為,在不封關、不停市的情況之下,僅靠全民檢測根本無濟於事。市民即使接受檢測也徒增風險,並可能造成醫療系統的崩潰。

港府祭出免費檢測的誘餌,彷彿是對香港人民提供的一項福利;換言之,像是中共國家施惠於香港百姓的恩惠,殊不知國家的收入來自人民的納稅,港府如果經過民主的程序,透過立會討論普篩的適切性,並透過公開招標程序,甄選合格的可信任的檢測廠商,進行立法會撥款,過程中公開透明,而不是黑箱作業,即使市民需自費承擔,亦會得到百姓的支持。現今,港府一味以「免費」檢測為焦點 ,模糊了過程中應有的民主制衡程序,在普遍對港府不信任的現實上,也難免引起DNA被送中的疑慮。

對於社會大眾普遍存在的不信任,林鄭說,「(政府)每做一樣嘢都有人用陰謀論抹黑分化,就話你唔好聽政府話」,將市民對整件事的擔心及隱憂抹黑為分化市民與政府的行為。對此,有網友表示,如果林鄭能以民主程序進行抗疫措施,保持公開透明,以民意為依歸,何來分化之論?

專權政治從不遵守普世標準

香港資深媒體人李怡亦於今日(8月24日)在Facebook上發文表示,林鄭政權近年一直指美國和西方國家對香港採取「雙重標準」。比如,美國也有警察對示威者使用暴力,很多國家都有國家安全法,其它國家也有推遲選舉……,為甚麼單單批評和制裁香港呢?

李怡指出,「許多國家都有安全法,但多數國家的安全法都有充份民意授權的立法程序,都有司法、獨立輿論的制約,我們不能將沒有任何制衡的絕對權力的國家安全法與之等量齊觀。許多國家對示威者都會施用一定程度的警察暴力,但會有其它機制去制約,警察施用不當暴力會承擔法律後果。」

最後,李怡強調,專權政治之下,權力是唯一最重要的東西,此外並沒有任何「標準」。無論是專業標準,還是執政者與人民的行為標準。專權政治也不遵守普世標準。面對沒有標準的人或政體,不能採取與有標準的人或政體以相同標準對待。對於專權政治人們出於自然的取態就是: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