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709案中遭受酷刑的謝陽律師於8月11日被湖南省司法廳非法吊銷律師執業證。謝陽同時受到來自當局的恐嚇:不得繼續發聲,否則將面臨被刑事指控。

謝陽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認為他們是嚴重違法,我會繼續行使我的法律權利,如:行政訴訟、行政復議必須要展開,程序我肯定會走,但在目前的法律框架裏走不通。」

對於是否跟第三份《會見筆錄》曝光有關,謝陽說:「我無法確認,但從時間點上來說是有這個可能性的。因為這個筆錄被媒體曝光後,緊接著司法局就立馬做出了決定。」

司法部門跟其律所合夥人溝通時還恐嚇道:如果謝陽繼續跟海外媒體發聲的話,那麼他們將會進行刑事指控。「我不知道他們會以甚麼樣的理由、罪名對我進行指控。但是我認為,即然我們選擇了這樣去做,那麼出現的法律後果由我個人承擔。」

謝陽律師於2015年7月11日在中共當局針對維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的「709大抓捕」行動中被湖南省長沙市警方帶走,後被以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指定地點監視居住,遭受酷刑。

2016年1月9日,謝陽被長沙市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7年5月,謝陽被取保釋放,同年12月26日,被長沙市中級法院正式宣判「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免予刑事處罰。

2017年1月,謝陽的辯護律師陳建剛曾連續曝光了兩份《會見謝陽筆錄》,披露謝陽在被關押的558天內遭受酷刑,包括「熬鷹」(初期幾乎24小時輪班審訊,反覆恐嚇、辱罵、控制飲食、暴力毆打)。除了「熬鷹」,還有一些慢性的整人方式包括「煙燻」、「吊吊椅」等。證詞震驚海內外。2020年7月,陳建剛公佈了第三份筆錄,其中首次披露了當局構陷逼迫謝陽承認嫖宿幼女罪。

「我出來以後,還是按照我自己的工作模式去代理一些他們認為的敏感案件,他們對這個是很忌諱的,高度緊張,但是我從律師的角度去入手的話,它們也無法對我實施指控,包括行政處罰,他們想要挾我但沒有其它的理由,只能夠拿2017年的判決書來說事,它們完全是知道違法的。」

謝陽指:「是因為謝陽出來還是做『不聽話的律師』,所以它們必須吊銷我的律師證。」

謝陽自2011年正式執業以來,代理大量維權和法輪功案,如山東省曲阜縣薛明凱案、北京新公民運動張寶成案等,還關注社會維權運動,探訪過盲人律師陳光誠以及聲援建三江被捕律師等,因而遭到當局打壓、迫害。

謝陽認為,現在中美關係處於高度緊張的時候,「大陸的政治犯、異見人士他們生存的空間會越來越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這些人權律師們也應該在自己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有所發聲。」

「它們說如果繼續的話會抓捕我,這些東西我都不會去考慮,你想抓就抓吧,爭取自由總是要有人付出代價。現階段也已經是退無可退了,那麼就選擇承擔。」「即然我說『退無可退,就不退』選擇不退,那我們就直接面對吧。」

流亡美國的謝陽妻子陳桂秋於8月20日在其推特上發佈了謝陽被吊銷律師證的消息,並指:「要是被魔鬼盯上了,它們的法律連遮羞布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