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日長江第5號洪水經過三峽大壩,入庫量超過74,600立方米/秒,這是三峽工程建壩以來官方披露的最大的入庫流量。對三峽大壩上游重慶而言,這是二十年來最大的洪水。19日重慶老城區官方通知,三樓以下民眾全部要撤離。

三峽工程防洪能力再次遭到質疑,專家王維洛表示,最了解長江洪水的專家當年反對三峽工程上馬時就指出,三峽工程對這種純上游洪水而言,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

五號洪水過境 寸灘水位達到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峰

由於長江5號洪水與嘉陵江2號洪水雙重夾擊下,重慶寸灘水位於8月20日上午8時15分達到191.62米,流量達到74,600立方米/秒。

而長江寸灘水文站水位的警戒線是180.50米,保證水位為183.50米。

因此此刻寸灘水位超出保證水位8.12米,被長江水文網認為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峰水位。

據公開記載,1981年7月大洪水時,寸灘的水文站水位是191.41米,流量85,700立方米/秒。

據長江水文站實時水情數據顯示,8月20日凌晨4時,寸灘水文站水位就突破191.41米,最大流量為74,600立方米/秒。

大陸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博士向大紀元表示,儘管寸灘的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超過1981年的洪水,但是流量要少(11,100立方米/秒),水位高主要是洪水到三峽水庫時有回水頂托的緣故,就其最大流量比不上1981年的洪水,因此就寸灘站而言,歷史上最大的洪水還是1981年的大洪水。

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表示,這次寸灘的洪水超過2012年的大洪水,但比1981年大洪水要小,重慶可以算遭遇二十年來的最大洪水。

三峽大壩入庫最大洪峰超過74,300立方米/秒

大陸長江水文網19日曾公佈,長江第5號洪水20日上午8時經過三峽水庫時最大的入庫量預估73,000立方米/秒。

不過在19日晚8時,三峽入庫流量就高達73,500立方米/秒,已經超過其預估最大入庫峰值,三峽水庫的水位是160.31米,出庫流量達47,300立方米/秒。

一個小時後,出庫流量增加至49,300立方米/秒,水庫水位上升了0.12米,為160.43米,單此時官方已不再提供具體數據。

20日零時,出庫的流量再增加100立方米/秒,達到49,400立方米/秒,同時三峽水庫的水位再繼續升高了0.23米,至160.60米。水文網也同樣沒有提供入庫流量,但入庫量總體還是繼續上升。

20日凌晨2時,入庫流量顯示為74,300立方米/秒,出庫流量維持在49,400立方米/秒,水庫水位再增加了0.26米至160.86米。

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六個不同時段三峽水庫的入庫流量和出庫流量。(網絡截圖大紀元合成)
長江水文網實時水情六個不同時段三峽水庫的入庫流量和出庫流量。(網絡截圖大紀元合成)

20日下午3時,出庫流量降了1,500立方米/秒至48,900立方米/秒,水庫水位為升了1.7米,至162.56米,但入庫量水文網再度缺失。

傍晚5時,出庫量維持在48,900立方米/秒,但水庫水位再升高了0.29米,至162.85米,而入庫量仍沒有提供。

王維洛:長江水情預報室內插黨旗

就長江水文網官方提供的實時水情的數據問題,王維洛表示:「黨旗飄在水情預報室內,所以你就能理解,它有時候報,有時候不報;有時候報入庫的,有時候報出庫的;有時候入庫、出庫都不報;有時候它乾脆給你停幾個小時,沒有數據。」

他進一步表示:「你還不能懷疑它這個數字是對的還是錯的,只有它一家說了算的。如果對照重慶海事局發的數據,你會發現是不一樣的。另外,它給的數據經常不是系統的,故意讓你無法做出正確判斷。」

三峽工程對「5號」這類上游洪水是雪上加霜

王維洛表示,現在官方提出三峽工程不能包打天下,不是萬能的,不是所有的洪水都能防,都能力有限的⋯⋯這些話其實都是當年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人說的。

「當時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陸欽侃老先生,他是最了解中國長江洪水的人。現在說的長江有三種洪水,一種純上游的洪水,就像今年的5號洪水;一種是中下游的洪水,就像2019年時候的洪水;還有就是全流域的洪水,就像1954年的洪水。陸老先生當時就說了,三峽工程對第一種純上游洪水是雪上加霜的作用。就是你抬高了水位,因為自然水位是62米,三峽工程把出口的水位抬高了100米,你上游的洪水下來就慢,那是雪上加霜的。」

他進一步表示,對中下游洪水,三峽工程根本就是無能為力的。去年洪水時,就是湖南、江西那的洪水,三峽工程根本就沒有用的。

長江第五號洪水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遭遇二十年來最大洪水。(大紀元合成圖)
長江第五號洪水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遭遇二十年來最大洪水。(大紀元合成圖)

「而對1954年這種長江全流域的洪水,它的防洪作用很小,因為水庫太小。現在官方這些人自己也說,水庫的防洪庫容量只有221.5億立方米,而美國胡佛大壩洪水全部能裝進去。所以我們的水庫只能調節一下,蓄一會兒、放一會兒。其實就是不能滿足一個防洪水庫的要求。」他說。

「如果當時這些真實的話告訴老百姓,可能就沒有三峽工程了。李鵬那時候說,有了三峽工程就沒有洪水了,老百姓就不會哭了,但實際上現在還不是一樣嘛。」

王維洛還批評說,大陸水利部每年防洪期間佈置任務時,第一個任務就是保證大壩安全度過汛期,也就是保自己;第二個也是為自己,就是水庫大壩的經營者,怎麼能獲得經濟效益,比如發電、比如供水;第三個才是幫別人,所謂的發揮防洪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