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近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推進數碼貨幣改革,這幾天已經開始在深圳等四個城市進行大規模測試。深圳福田區的測試標準最為嚴格,要求不用數碼貨幣的消費者,拿鈔票買東西時,必須出示身份證登記。

很多人不太清楚甚麼是數碼貨幣,其實很簡單,就是類似中國國內的支付寶、微信錢包,或美國的PayPal、Google Pay的網上帳戶,消費時掃碼付帳,既不用鈔票,也不用現金卡、信用卡、購物卡。

事實上,世界各國都在推動貨幣數字化,銀行也都在通過客戶下載app,讓客戶網上交易、檢查帳目。現在任何信用卡消費,銀行都會給顧客發信息核實,從而確保信用卡消費不會遭到冒用,或者搞錯。

但是國際社會推動的貨幣數字化,是銀行和網上銀行互相競爭的,各家銀行不斷推出方便客戶的新舉措,而且保護客戶的私隱。美國由於信用卡消費體系非常完備,而且有1-3%的現金返還獎勵,所以人們並不熱衷於使用PayPal一類的網上交易。各銀行也都可以方便地使用帳號在網上購買亞馬遜、ebay的商品。

但是中國不同,由於所有銀行都是半官方的,實行官僚化運作,效率極端低下,逼得人們紛紛使用支付寶和微信紅包。而且這兩個系統,由於背後的大股東有太子黨背景,交易可以逃避繁重的稅收、高昂的房租,所以迅速在中國流行。

但是數碼貨幣與微信紅包和支付寶不同,是類似人民幣的官方網上交易貨幣,具有壟斷性和排他性。一旦正式推行,中共就會強力取締包括支付寶及微信紅包在內的任何其他形式的網上貨幣。

一旦全中國人都被迫使用單一的網上人民幣儲蓄及交易,那就意味著,每個人的每筆消費,以及每個人擁有的每一筆財產,都在中共各種監管機構的嚴密監控中。中共可以設置任何限制交易措施,或者以任何藉口沒收任何人的財產。

實際上,數碼貨幣在中共看守所、監獄已經使用了幾十年。每個囚徒憑囚號在伙房加餐,在超市購物。獄方有各種稀奇古怪的限制,比如把囚徒根據表現分成嚴管、普管、一級寬管、二級寬管四個級別。

不同的級別,有不同的消費標準,比如嚴管囚徒,每個月只能買50元的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也就是牙刷、洗衣粉、牙膏之類,不准加菜,不管伙房的飯菜多麼難吃。

監獄嚴禁囚徒擁有其他任何貨幣、有價證券、貴重物品,更嚴禁數碼貨幣(監獄稱大帳)以外的任何交易,否則一經發現,嚴格處分。

這種管理模式,比毛澤東時代,或現在的北韓模式,還要嚴厲可怕。因為只要有不具名的貨幣,總是會有黑市、地下交易。而單一的數碼貨幣,則能夠禁絕一切中共不喜歡的交易。

人與人的交易,本質上是合作。是彼此貢獻特長的合作,是文明社會的基本要素。而共產黨這種棄絕貨幣的徹底數字化貨幣,或單一的監獄式大帳管理模式,僅僅在1975年的柬埔寨共產黨實行過。短短三年裏,殘暴的紅色高棉就導致三分之一的柬埔寨人死於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