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8月20日。
 
最近幾天,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級的最高官員,開始出來亮相了。起碼這幾天,習近平、李克強和王滬寧,都在官方媒體中見報了。當然,官方媒體的報道,還是有所不同,也有所傾向和偏向的的。
 
習近平去了安徽,視察洪災的地區。安徽今年特別慘,因爲長江淮河兩面夾擊,很多低窪地帶被洪水淹掉了。今年,安徽的糧食生產肯定是不行了。因爲南方糧食產量最高的是水稻,水稻是種在水田中的,對不?所以一般都是在比較低的地方,就是靠近江河湖泊那些地方,也就是說,一旦發洪水,水稻這些田是第一個有問題的。
 
當局選擇在安徽洩洪,就是把長江水引到安徽,目的是保證下游江蘇和上海那些地方的安全。所以有人說,安徽90%的地方被洪水淹沒了,這個可能指的是有90%的縣市都有洪水,當然就是這個問題很嚴重了,對不?
 
習近平去了阜陽市阜南縣王家壩閘。這個是一個大水閘來的,王家壩這個大水閘是淮河流域的一個大閘來的,用來控制水量的。其實今年安徽最嚴重的問題,是長江流域,不是淮河流域。
 
淮河其實水量不大,但是淮河特點就是水量變化很大,冬天沒甚麽水,夏天水很多,所以一旦上游下大雨,下游必遭災。當年毛澤東就很早之前50年代就講了,說一定要把淮河的事辦好,就是要治理這個淮河,因為淮河是中國最重要的糧食產區之一。
 
習近平在王家壩說:「愚公移山、大禹治水,中華民族同自然災害鬥了幾千年,積累了寶貴經驗,我們還要繼續鬥下去。這個鬥,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規律,與自然和諧相處」。
 
第一是要鬥下去嗎?當然他說了要尊重自然,要和諧相處。其實這個問題說起來比較哲學,對不?但是搞政治都是這樣的,你要尊重自然,你要和諧相處嘛!如果真是這樣,那就不要致人於死地,不要趕盡殺絕,你不能絕對一尊,你不能搞絕對的。可惜,習主席講這些話,只是一種哲學表態,他和毛澤東一樣,他很喜歡把所有的問題提高到宇宙、哲學的高度,其實對下面面對實際問題那些人,沒有太大幫助。
 
李克強他也開會,他的講話就比較有意思了。
 
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說:「中國經濟是幹出來的,不管是疫情防控,還是經濟社會發展,最重要的還要靠實幹,靠紮實奮鬥」。意思就是不是講出來的,要做出來的大哥,對不?不是只剩一張嘴在說的。還有,李克強說,「我去基層調研、開座談會,聽到下面的公司普遍反映,今年『費』的負擔減輕不少,『稅』都是降低的,『稅』費是兩種東西,都是國家收老百姓和公司的。李克強說這兩樣都介紹了,這說明我們的財政資金直達機制發揮了應有的作用」,另外一段話他說:「現在看來,我們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推動中央新增財政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就是說對公司、企業、老百姓是有利的」。他還說「此次疫情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衝擊,中小微企業受到衝擊更大。而且消費端被嚴重打擊」。
 
所以,李克強不講哲學和宇宙觀,他直接面對很具體的問題。因爲他是總理,就是處理具體問題的。現在中共內部經濟分工產業等各種「高大上」的東西,全都有中央協調小組,小組組長差不多都是習近平,李克強只能管這些「低小下」的事。
 
有意思的是,這兩個人的講話,都不是新華社或者中央電視台的即時報導道出來的。習近平的講話,是新華社有個專欄叫做「學習進行時」,過了一天或者兩天才報的,可能是他們的記者問那些地方政府,習主席說了甚麽,然後記下總結了才報的。李克強的講話根本就沒,那個是國務院政府網報道的,新華社的官方報道,差不多是蜻蜓點水,輕輕帶過去,沒說内容的。
 
所以李克強在國務院政府的常務會就說,他說:當初國務院『把脈』方向是正確的,也就是說當初預測問題我們是正確的,政策實施也是有力有效的。中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之所以沒有出現大規模倒閉、沒有出現規模性失業現象,財政金融政策的適時適度支持功不可沒」。
 
大家可能記得,前幾天新華社把習近平5年前的舊文拿出來刊登,主題是甚麽呢?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那個時間,正好是李克強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那天。所以,這個事情就很有意思了。李克強的講話,沒有任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沒有國有經濟、國有企業都沒有,全部講的都是中小企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
 
另外他又說,中央對地方政府的財政轉移,不再通過省政府了,直接到市縣。意思當然很明白,錢到省裏,就被省政府拿去做別的事了。
前幾天看到一個消息,說的是一個地級市的官員說,當地徵稅收費收上來的錢(政府收入),只夠當地官員三分之一的工資,其它所有的財政支出,全都靠中央上級的這個財政轉移支付。所以,目前北京有點坐吃山空的意思,經濟不好,稅收減少,但花費,尤其是這麼多官員的工資還是要付的,不付不行的。
 
習近平、李克強露面,當然意思是北戴河會議開完了。但大家沒有見到任何北戴河的決議,可能真的是他們開了會沒有決議、沒一個決定也不一定。按照原來的計劃,今年10月份北京要開五中全會,五中全會要決定甚麽呢?主要決定下一個五年計劃,就是十四五計劃,和十五五的規劃。就是未來十到十五年中國經濟怎樣發展就要靠這個會決定了。
 
可能大家記得就是十二五、十三五那些計劃,和十四五規劃,中共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等等,直接導致美國翻臉。現在,對中共來說,國際環境如此糟糕,下個五年計劃怎麼做呢?下一個十年的規劃又怎樣搞呢?看來内部一定是要大吵大鬧一番才行。
 
現在,中共其實面臨一個問題,就是當你中國經濟規模這麽大的時候,你要靠很多人有共識,要靠這個集體力量去大家一起去處理這個問題,而不是靠一個人、一個一尊、一個絕對的專制的東西去做的,因爲是做不到的。但是中共現在這種狀態,其實和王滬寧有極大關係。王滬寧是中共內部所謂新權威主義派的重要人物。他們認為,中國改革,中國怎樣搞,一定要有一個絕對的權威,一個核心權威的來率領,像新加坡那樣,否則很容易出事和翻車。
 
80年代,他們找過趙紫陽,但趙不接受這個理論。趙認為,這些權威你說權威就有權威了嗎?權威不是講出來的,不是捧出來的,而是在危機當中,在解決危機當中自然形成的。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權威,不是吹捧出來的,也是因爲它早期戰爭中形成的,鄧小平也是,打仗那時鄧小平也是一方的諸侯來的,第二是改革開放那時他是拍板決定改革,中國經濟才可以恢復增長,所以才有他在黨内的權威。
 
但趙紫陽不喜歡,有人喜歡啊。現在習近平看來就全盤接受了這個東西。所以他現在做的事情,和薄熙來在重慶那些基本相似,唱紅打黑,肅貪搶權。
 
《人民日報》8月14日刊登了一篇中國制度面對面專論,標題是〈:鐵血丹心鑄軍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因爲全世界的軍隊,都是國家軍隊,美國軍隊、法國軍隊、日本軍隊等。只有中國不是國家軍隊,它是黨的軍隊,所以中國的解放軍它是中共的軍隊,不是14億人的軍隊,是9千萬黨員的軍隊。中共歷來的要求,是黨指揮槍,強調軍隊必須服從黨的領導和黨的指揮。但現在,這個提法稍微有些改變,當然它不是說不領導,而是這個領導是更加絕對化。人民日報這篇文章說:「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關鍵是達到『絕對』的要求。」這兩個字並不是可有可無,也不是文字遊戲,而是說明不能打任何折扣,沒有絲毫餘地可言。
 
所以,黨對軍隊的領導,關鍵變成兩個字,就是絕對。文章解釋說:「所謂『絕對』,就是強調堅持黨的領導的唯一性、徹底性和無條件性,必須是純粹、徹底、百分百的忠誠,不摻雜任何雜質,沒有任何水份。無論是思想上還是行動上,無論是戰時還是平時,無論是重大問題還是具體工作,都必須做到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頭腦特別清醒、態度特別鮮明、行動特別堅決,確保全軍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這個夠清楚了吧,唯一、徹底、無條件、純粹、百分百、沒有雜質、沒有水份,而且是行動以及思想上服從,而且不管是戰爭還是平時,也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都必須堅決徹底地,旗幟鮮明地服從。
 
文章還解釋說:「兵權貴一、軍令歸一。堅持人民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於黨中央。中央軍委實行主席負責制是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實現形式。」
 
所以「中央軍委主席負責中央軍委全面工作,領導指揮全國武裝力量,決定國防和軍隊建設一切重大問題。全軍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指揮。」
 
所以,整篇文章說了很多很多要點,最後其實就是一句話,就是軍隊一定要堅決、徹底、無條件、百分之百服從習近平,而且還要旗幟鮮明高調表態服從,而且還是無論大事小事、平時或者打仗,而且還要無論思想還是行動全部都要無條件服從,所以講和以前的要求是不同的。
 
但問題是,現在出這樣的文章是什麼意思?是不是在軍隊裏面有內部挑戰呢?你有外部壓力叫你去改這個軍隊嗎?其實我們都看不到,唯一大家能看到的,是習近平好像特別擔心特別害怕軍隊出問題。
 
當然,另外一個解釋,就是中共已經意識到或分析到戰爭可能要爆發,因此它要作所謂的組織上的準備。
 
或者,面對黨內各種各樣的批評和挑戰,習近平現在特別需要一個自信,需要安全感,而這個來自軍隊的他們說的這種純粹、唯一、絕對、百分百的服從,可能是他最大的安全感來源。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看,是說明甚麽呢?是說明中共現在面臨巨大的危機和巨大的壓力,換句話說,就是已經到了解體的邊緣。好,我們今天先和大家談這麽多,多謝各位!我們下一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