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峙加劇,美國「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母戰鬥群於14日重返南海,與來自關島的B-1B轟炸機進行海上聯合作戰演習。8月16日,B-1B轟炸機逼近中共東海防空識別區。

8月15日,美軍EP-3E電子偵察機現身台灣西南空域,該電偵機逼近中國大陸海岸線最近處僅為93公里。

南海、台海戰雲密佈。近日,有台灣學者分析說,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有極大的可能會在南海問題上「動手」。

「列根號」重返南海演習 B-1B逼近東海防空識別區

據新唐人電視台日前報道,為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訪問台灣護航的美國「列根號」航母戰鬥群,於8月14日重返南海,與第五艦載機聯隊、巡洋艦安提坦號(USS Antietam)、驅逐艦馬斯廷號(USS Mustin)和拉斐爾佩拉爾塔號(USS Rafael Peralta)進行海上聯合作戰演習。8月16日,來自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的B-1B轟炸機,也參與海上防空演習,並且逼近東海防空識別區。

從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部發佈的聲明獲知,此次軍演包括空對空作戰、戰鬥搜索與救援等。目的是強化和提高應對區域突發事件、聯合作戰的反應能力和保持戰鬥的準備能力。這是「列根號」航空母艦自7月以來第3次進入南海進行的軍事演練,上2次是7月4日和17日。

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在聲明中強調,美軍在南海的行動,展現對盟國與夥伴的持久承諾,並採取合作的方式來維護區域穩定和海洋自由。

據悉,參與此次海上聯合作戰演練的美國空軍B-1B轟炸機是美國三大戰略轟炸機之一。另外兩個是B-52、B-2轟炸機。資料顯示,B-1B的特點是能夠實施低空超音速突防打擊、長續航距離和擁有優良的起降性能等。該機在平坦的地面上可降低到60米。美軍派出這款頗具進攻性的戰略轟炸機,其威脅性不言而喻。B-1B首次投入實戰是在1998年12月的沙漠之狐行動,對伊拉克進行空中轟炸。

在此次演練之前,「列根號」航母戰鬥群曾在台灣周邊巡弋,而後在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Michael Azar)訪問台灣期間(8月9日-12日)為其護航,並於13日駛離。而就在13日,中共軍方東海戰區在台灣海峽南北兩端實施軍事演習。

電偵機距中國海岸線僅九十三公里 

15日,美軍EP-3E電偵機出現在台灣西南空域,近距離在廣東及福建交界處飛行。據大陸北京大學海洋研究院「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SCSPI)8月15日晚間在Twitter上發推文稱,該電偵機逼近海岸線最近處僅為93公里。

推文稱,僅在過去三天內,美軍已經累計派出包括P-8A、P-3C、RC-135及EP-3E等至少7架次各型偵察機,前往台灣周邊進行持續偵察。從頻率上看是近期最頻繁的。當中,一架EP-3E電子偵察機現身台灣西南空域,距離廣東及福建交界處最近的距離約為93公里,是近期飛得最接近廣東的一次。

8月5日,SCSPI在Twitter平台上說,美軍一架E-8C指揮機,在當晚9時多從台灣南方海域往中國方向飛行,距離廣東最近約109.77公里。這是該研究所探測平台,首次在夜間偵測到E-8C飛進廣東沿海。

據SCSPI統計說, 7月份美軍偵察機至少在南海進行了67次飛行。其中軍機機型包括P-8A反潛巡邏機29次、RC-135偵察機12次、P-3C反潛機9次、EP-3E電偵機8次、E-8C指揮機7次等。5月、6月分別偵測到美軍於南海航行35次、49次,美國海軍、空軍全部參與航行任務。 P-8A波賽頓海上巡邏機在7月參與了29次任務。P-8A主要功能為廣域海上監視(BAMS)、反潛戰(ASW)等。

台學者:特朗普極可能對南海「動手」

南海、台海戰雲密佈。有台灣學者分析說,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有極大的可能會在南海問題上「動手」。

日前台灣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民進黨前中國事務部主任顏建發接受多維新聞網採訪時表示,根據目前中美局勢的變化,他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目的是要將中共政權打垮,而非只重視商業利益。

他認為,特朗普對中共的制裁,雖然是從金錢的角度出發,但都是為了國家利益,而非個人利益。特朗普有可能在南海出手,是因為美國國內經濟目前受疫情影響不可能全面啟動,而在疫情控制方面也是無法統一。美國現在唯一有共識的就是反共,且國際環境又有利於對抗中共,「所以你看他在南海已經寫好征討檄文了」。

同時,對於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後,東南亞三個國家包括緬甸、柬埔寨、老撾都支持北京的情況。他分析說,這3國主要受到北京的經濟支配,但這些國家還有想到美國這方的想法。

「如果美國不在此時於南海立威,重返霸主地位,不免將擔憂未來東南亞就要跟中國(中共)磕頭;美國如果不出手,會讓東南亞國家認為是紙老虎、不想關心東南亞,一旦如此,這些想到美國的國家會馬上靠向中國(中共),中國(中共)會繼續坐大。所以美國現在在南海動作頻頻,就是要找一個藉口動手。」

顏建發也預測,中美之間應是長期的結構性對抗。早在2016年特朗普和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競選時,希拉莉當時曾向台灣喊話,經濟不要太依賴中共,因此這是兩黨的共識。再加上後來的知識產權問題、強迫技術轉移問題,以及中共病毒疫情等等,讓美國人現在都很反中共。最新數據甚至高達七成美國人反中共,「而從過去經驗來看,民調只要超過70%,就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