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1萬香港人參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投票後,中共借疫情拖延立法會選舉。中共人大常委會決定,今屆立法會議員任期延後至少一年,直至下屆立法會任期開始。民主派議員是否接受延任?是否「齊上齊落」?是否應由公投決定去留?民主派內部意見不一。

昨日(17日)早上,民主派議員開會商議,並在會後表示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

朱凱廸、陳志全主張杯葛

人民力量主席、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在臉書(Facebook)發表聲明:「我不是『主留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也轉發該聲明。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接受《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無理由將議會戰線拱手相讓予建制派。他認為議會仍有影響力,可表達對政府不滿及拖延惡法。他坦言,留守議會將面對很多批評,包括民意認受性問題。但如果選民認為留任是錯誤決定,留守議員在明年立法會選舉時自然要面對懲罰。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對《蘋果日報》表示,該黨對延任還未有共識,但傾向延任。他指,民主運動需要街頭、國際及議會三條戰線並行。

公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梁家傑主張延任。12日,他接受《明報》訪問時,形容拒絕延任為「棄守」,「打巷戰當然每條路、街、巷都要守,不能棄守,否則別人如入無人之境、予取予攜」。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傾向延任。她在16日接受《蘋果日報》訪問說,擔心一旦民主派離開議會,北京或再借人大委任填補空決,提出政改方案,改變特首產生辦法。

朱凱廸:杯葛!決定權交給港人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近日擺街站收集市民對於「臨時立法會」意見。16日他在Facebook發文,支持集體杯葛未來一年的「延任立法會」(「臨時立法會」),表示民主派應該以公投或民調作出有關決定。

他表示,基於民主原則、中共權謀、運動張力三點,民主派議員應集體杯葛「臨立會」。首先,因為按照《基本法》規定,立法會議員任期只有4年,不能單方面接受中共的非法決定,而繼續自認香港人的議會代表。

第二個原因是中共的權謀。朱凱廸認為,中共容許被取消參選資格的議員延任,內藏陰謀,目的是引誘民主派議員接受「以委任取代選舉」,對外「粉飾太平」。

第三個原因是,原班人馬留任一年,一切都在中共預期之內,而集體杯葛可製造張力,推進民主運動。朱凱廸說,當中共希望「軟著陸」,民主派議員則應與中共「對著幹」。特別是如今國際形勢難得,全球關注中共破壞立法會,「五眼聯盟」(Five Eyes)已發聲反對延後選舉。他認為,民主派集體杯葛臨時立法會可以向國際表態,加大壓力迫使中共儘快恢復選舉。

五眼聯盟成員國包括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

多名初選出線人  贊成以民意決定

朱凱廸又說,經過幾日擺街站徵求市民意見,大部份留言的市民認為,議員延任與否應經過公投或具公信力的民調決定,不可由政黨關門決定。只有獲民意重新授權下,民主派議員才有資格參與「臨時立法會」,否則可能淪落為「零票當選」的中共政治食客。他又指,接受中共委任一年是高危的政治決定,將決定權交給香港人可以避免民主陣營內部分裂,而公投或民調本身也是一次重要的動員機會。

在民主派初選中出線的參選人也多贊成以民意決定是否杯葛「臨立會」。除新界西得票最高的朱凱廸外,在新界東選區獲最高票的前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也在Facebook發文表示,臨時立法會是中共對61萬人初選的反制,將決定議會方向的主導權從61萬人手中奪去,交至22名民主派議員手上。她認為,香港人的「民間集體決策」才是中共最害怕的,而是否加入「臨立會」本身反而不是問題關鍵。

香港民研:將做民調供民主派參考

香港民意研究所17日在Facebook發文指,每周進行的「我們香港人」意見問題調查會加一條問題:是否支持立法會議員延任。這次民調預計周二(18日)開始,周五(21日)結束。

香港民研主席鍾庭耀向「眾新聞」表示,調查暫未接受任何人委託,民研自行進行。調查以網上問卷方式進行,雖較全港性抽樣誤差較大,但這種意見群組調查方法亦見諸外國選舉及初選。他指,議員可以自行決定跟隨的門檻,建議最好設在三分之二;民調數據也可以抽絲剝繭,用以分析不同族群意見。

鍾劍華:延任非法 仍支持留守 

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在Facebook撰文指,認為「所謂延任一年」的立法會是非法的,但支持民主派議員繼續留守這個非法議會。他認為,中共的意圖是在民主派中製造分裂。

他表示,加入這個「非法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不至於「事無可為」。「總辭」是一次性否定「非法立法會」,而參與其中也可透過每一次發言與辯論凸顯其非法性質。他更建議選擇進入的議員,與參與立法會初選的所有參選人、組織、政黨,建立民間議政平台,讓這個非法議會的重要議題回歸公眾,藉這個機會建立一個更有全民參與性質的議會。

袁弓夷提醒切勿與中共合作

近日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中共也在香港搞「赤色恐怖」,將香港推到全球抗共大潮的風口浪尖。對於中共借疫情為由推遲立法會選舉,國際社會強烈反對。由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組成的「五眼聯盟」發表聯合聲明,批評香港政府取消參選人資格、延後選舉,破壞香港繁榮穩定賴以維持的民主進程。聲明敦促香港政府恢復被DQ的參選人資格,並儘快舉行選舉。

正在美國遊說滅共的實業家袁弓夷(袁爸爸)從「國際戰線」的角度,建議民主派議員拒絕加入「臨立會」。

他表示,既然美國等「五眼聯盟」已經明確表態要求儘快進行立法會選舉,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也不斷為此事發聲,香港的民主派議員如果加入「臨立會」,與「五眼聯盟」的取態背道而馳。

「現在國際陣線牌好靚」

袁弓夷說:「現在國際陣線牌好靚,(中共)差不多孤立無援。」

「(美國總統)特朗普基本上參與我們的『攬炒』,玩完香港的金融中心。雖然痛苦,但對我們的『攬炒』是一種鼓勵。」袁弓夷續說:「局勢與前兩年已經不同,現在的陣容敵我分明,我們要站在哪一邊,值得好好考慮。打仗的時候,有時候要堅定,要不怕有損失,沒有一個選擇是十全十美的。」 

袁弓夷建議民主派議員不要急於作決定,可以再觀望一下局勢變化。因為最近局勢變化很快,中美之間每天都有事情發生,「特朗普一連串行動針對香港,香港是第一戰場」。

他又提醒民主派不要與中共合作,「與中共合作,永遠是中共贏,我們只能不斷讓步」。

蕭若元:民主派應總辭

█ 蕭若元(大紀元資料圖片)
█ 蕭若元(大紀元資料圖片)

時事評論員蕭若元也在其節目「謎米香港」中呼籲民主派議員「總辭」,認為目前時機成熟,外有國際制裁,內有民意支持,此時杯葛「臨立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他認為,如果民主派加入「臨立會」,議員資格並非來自選民授權,而是中共人大委任,民主派將淪為中共治下「八大民主黨派」一般的政治花瓶。

他建議,24名民主派議員加上18區每區3名區議員代表,組織一個更有代表性的聯合會議,可以對政府發出更強的反對聲音。而立法會只餘42名建制派議員,將令政權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沒有人會尊重這樣的立法會」。

他又指,如果擔心民主派無人在立法會無法獲得政府文件,也可以只派一人進入立法會,向政府索要文件。

劉細良:立會抗爭更受公眾關注

█ 劉細良(大紀元資料圖片)
█ 劉細良(大紀元資料圖片)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則提出不同意見。他認為,成立民間議會,更接近「泛民城市論壇」,受公眾關注程度不及立法會內的抗爭。而在國際社會影響方面,近日警察搜《蘋果日報》,以國安法拘捕黎智英、周庭等人,已經足夠觸動國際關注。他又指,「明日大嶼」、23條立法蓄勢待發,泛民議員如果留任,應配合初選勝出的同路人,將政府在經濟衰退下仍進行大白象工程的民生議題帶入社區,用一年時間齊上齊落打選戰。

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Solomon Yue)在推特(Twitter)表示,美國政府不會對香港的自由運動進行微觀管理(micromanage),意即不會干預民主派議員是否延任的決定。他強調,美國的香港政策立場是支持香港人爭取自由,抵抗中共的法西斯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