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北戴河會議似已結束。8月17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會議,強調要確保對小微企業的政策資助,而前一天,黨媒刊發習近平的講話,強調「公有制主體地位不能動搖」。習李再次各說各話,引發輿論關注。

中央社報道說,今年中共高層的北戴河會議時程超長。17日,2名常委李克強、王滬寧及陳希等6名政治局委員,同時在北京開會亮相,似乎暗示北戴河會議應已結束。

報道說,儘管如此,由於資訊相對缺乏,外界目前仍難以準確判斷,2020年的北戴河會議是否真的已經結束。

7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級領導人曾密集露面,從7月28日至31日,習近平和李克強每天都有公開活動。兩人在7月31日還出席了「北斗三號」系統建成暨開通儀式。

然而從8月1日到16日,中共7名常委同時在官媒上銷聲匿跡,期間僅有中共政治局常委栗戰書返回北京主持人大會議。

關於2020年北戴河會議,消息稱,中共黨內對目前中國面臨諸多不利因素夾擊,對習近平不滿。有關習近平和李克強矛盾也公開化。即使眼下,習李仍是各說各話不同調。

據中共黨媒報道,李克強17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進一步落實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措施,助力市場主體紓困發展,繼續落實好金融支持政策,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

而在此前的一天,第16期《求是》雜誌刊載了習近平5年前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

習近平強調「公有制主體地位不能動搖」,要高度重視中國收入分配中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不斷健全體制機制和具體政策,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堅持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等。

李克強在體制內的處境一段時間以來成媒體的焦點。(文睿空間)
李克強在體制內的處境一段時間以來成媒體的焦點。(文睿空間)

清華大學政治系原講師吳強對自由亞洲分析認為,《求是》刊載這篇講話,顯示習近平意欲「反撲」,回到新毛澤東主義的一種保守的原教旨主義的經濟路線上,實際上是政治掛帥的路線。

吳強分析說,習近平在為自己的新型國家資本主義道路辯護和重申,基本上也是想主導他對中國政治經濟的全面控制,某種意義上,是想強化他弱化的領導地位。

開放雜誌前執行編輯蔡詠梅也認為,習近平正在仿傚毛澤東路線,毛以前的政策,很多社會底層的人,會誤以為這是對廣大窮苦人士有好處,可能習在社會底層有一定基礎,因為他們只看到甚麼打腐敗、整治高官。

蔡詠梅說,對言論自由的牽制他們可能體會不深,但是為何現在聲音發不出來呢?包括不少中共「紅二代」、「官二代」都對習近平怨聲載道,認為他倒行逆施,「戰狼式外交」等方針,也損害了既得利益者,但無奈在極權統治下,敢怒不敢言。

內循環下,中共經濟或將枯竭。(天亮時分)
內循環下,中共經濟或將枯竭。(天亮時分)

近年來,中共政權內外交困的危機加深,從中美貿易戰到中共戰狼外交引發的國際紛爭,再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散播全球招來的追責爭議,以及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引來美國的強力制裁。加之國內疫情肆虐、洪水氾濫、經濟下跌,中共早已四面楚歌。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說,北戴河會議召開與否已不重要,但有三大問題必須解決,事關中共和習近平的執政危機。

他強調,習近平上台後的北戴河會議,已沒有內部的意見交鋒,在習近平一人獨大的情況下,無論在北戴河開會還是北京開會,不外乎三個重點:

一是,中美關係,美國對中共的壓力將持續上升,中共高層一定會談這個問題;二是,中共眼前面對的經濟危機、以及中共高層造成的人禍,會否引發民亂?這是中共最擔憂的事,所以一定會談這些問題的。

三是,習近平為2022年底二十大鋪路,為求第二度連任,這段時候習就要想辦法排除困難。大家不要以為胡春華會接習的班,做總書記,不是的,他只會接李克強的班。

對於李克強與習近平常常各說各話仍不同調,劉銳紹認為,李克強沒有實力挑戰習近平,李現在首要做的是自保。

他說,李克強現在是中共應對疫情小組組長,如果到時真的發生甚麼事,現在大陸的疫情又爆發了,官方的數字是不可信的,如果這個鍋又卸在李克強身上是很容易,任期沒到,可能就要下台了。

李克強最近做出的一些動作,透露6億中國人一千元月收入,提到地攤經濟,又說小店經濟,凸顯經濟困局。2019年中美貿易戰,2020年上半年疫情,很多的中小型企業倒閉等。

劉銳紹說,李克強作為總理,他一定要告訴大家現在的形勢,到時中國經濟上出現很大的波動,習近平會負責嗎?

有獨立媒體人認為,習近平大權獨攬後,李克強傾向於市場化的經濟思路與習不符,因此兩人常常各說各話。一旦未來出現變局,估計習李會各自做出不同行動,加速中共政權的分崩離析。#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