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美國國務院認定「孔子學院美國中心」(Confucius Institute American Center)為中共的外國使團。蓬佩奧在公開聲明中表示,該機構是「一個推動北京在美國校園進行全球宣傳及惡意影響活動的實體」。他說:「美國政府希望美國學生能夠在未受中國共產黨操弄的情況下,有機會學習中文與中國文化。」

據媒體報道,目前,中共漢辦在美國各地開設了75所孔子學院,還有隸屬於這些學院的500間「孔子教室」。「孔子學院美國中心」於2013年11月20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揭牌,當時在美國訪問的中共副總理劉延東參加了揭牌儀式。

孔子學院為黨服務近年頻頻受挫

2014年底,「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接受BBC訪問時宣稱,孔子學院的存在就是為了對外輸出中共價值觀。

2018年1月23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通過了《關於推進孔子學院改革發展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會議提出要加強建設孔子學院,使其服務於中共「特色大國外交」。

對於孔子學院的性質,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等地的學者指出,該機構是中共的滲透工具。全美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認為,孔子學院這類機構不適合出現在美國校園裏,因為它們壓迫學術自由,違反西方社會一直秉持的透明度。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研究員馬提斯(Peter Mattis)的觀點是:孔子學院「是黨的權力的工具,而不是獨立學術的支持者」。

前加拿大情報局亞太主管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全球很多情報機關和反情報機關以及加拿大情報局已經認清孔子學院是間諜機構。」

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約讓林德布拉德(Goran Lindblad)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曾表示,孔子學院就是中共的間諜和宣傳中心。這個機構通過融入國外的大學進行滲透和窺探,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試圖影響當地師生,威脅學術自由。

過去7年多的時間裏,孔子學院頻頻受挫。加拿大、法國、瑞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北佛羅里達大學、密蘇里大學、堪薩斯大學、馬利蘭大學等先後決定關閉校內的孔子學院,理由是:中共通過語言文化教程進行政治宣傳,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

今年7月,中共國家漢辦宣佈,此前由其主辦的孔子學院項目將改由「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全面負責運行。這表明,孔子學院越來越不受歡迎的事實令中共十分尷尬和被動,它試圖借改換門面來減少外界質疑,以保存孔子學院的生存空間。

美國反制中共統戰與滲透

近幾年,特朗普行政當局推出了一系列舉措,涉及外交、經濟、軍事、科技、教育、媒體等領域,旨在反擊中共對美滲透及情報竊取等破壞圖謀。這些行動以事實和理論為基礎,顯示出美國政府對中共政權本質的清醒認識。

2018年8月2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佈題為《中國(中共)海外統戰:背景及對美國的啟示》的報告。作者指出,受中共統戰部指導或由統戰部資助的一些中共官方或准官方實體,包括政府和軍方組織、文化和「友好」協會、學術團體,例如「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以及孔子學院,在海外從事各種活動。

今年2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全美州長會議上說:「孔子學院聲稱其唯一目的是教漢語和傳播中國文化。去年,一個由兩黨組成的參議院委員會發現,2019 年,中國共產黨幾乎控制了孔子學院在美國活動的方方面面」,「它們自由地在遊走在我們的系統裏,而我們卻完全被排除在它們的系統之外。」

事實表明,中共在美國的多方位滲透令人甚為怵目驚心。例如,連續數年,中共喉舌新華社租用曼哈頓時代廣場黃金位置的巨型廣告屏,24小時不間斷地播出中共宣傳節目。孔子學院、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親共僑團、親共媒體等機構都在或明或暗地同時進行著服務於中共、破壞美國利益的活動。此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中共收買和拉攏了不少美國政府官員、商企代表、教育人士等,他們為北京的政策游說,包括力挺孔子學院,這些人實為「外國代理人」。

今年2月18日,美國國務院宣佈,依據外國使團法(Foreign Missions Act),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發行公司和美國海天發展公司定義為「外國使團」。6日22日,美方又將中共中央電視台、中國新聞社、《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列入名單。這些機構必須向美方提供僱員名單及註冊現有房產,購買或租賃新房產前也須事先獲得批准。

現在,美國政府又將「孔子學院美國中心」列為外國使團,扯下了中共「文化交流」的幌子,標誌著新一輪反制中共行動的開始。此舉直接針對中共海外統戰,也向那些紅色「代理人」發出警告。

各國政府應當留意,孔子學院只是中共的一個平台。中共可以把任何商業、科技、學術、聯誼團體轉變為它的工具。因此,排查中共在幕後的操控,極為關鍵。只有徹底清除中共因素,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民主、人權與國家主權才能得到切實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