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日前發出通知,央行推出的DCEP數碼貨幣首先獲准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東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這一舉動使得中共的數碼貨幣推進過程一躍進入「世界領先」,那麼中共如此雄心勃勃的「彎道超車」背後意味著甚麼呢?

DCEP貨幣本質上是一種虛擬貨幣,區別於比特幣的地方主要是在於DCEP不是去中心的,其背後是中共的央行發行和擔保兌付,表面上來看,中共宣稱DCEP的交易是匿名、離線的,但其實如果中共政府需要的話,所有的交易細節都可以查出來。所以,儘管DCEP與比特幣有幾分相似,但與比特幣的初衷和本質完全不同,它是一種完全基於中共私利的新遊戲規則。

中共急於在全世界陷入疫情危機,中美矛盾日益公開化、表面化的今天推出數碼貨幣自然有中共自己的考慮,主要是擔心美國像對待伊朗一樣,將中國踢出全球銀行結算系統——SWIFT。眾所周知,美元是世界貿易的硬通貨,美元佔全球各國官方外匯儲備總額的60%以上,而在國際貿易中使用美元結算的比例也超過40%,相比之下,中共人民幣的全球外匯儲備總佔比還不到2%,使用人民幣的貿易結算比例也僅有可憐的1.3%,可以說,人民幣在美元面前極為弱小,不堪一擊。一旦中美爭端持續放大,美國很可能會對中共祭出金融核彈——停止中共銀行和機構繼續使用SWIFT系統,從而會出現國際貿易無法實現收支的情況,最終會導致大量的國際貿易取消,重創中共的經濟。

而使用數碼貨幣進行國際貿易,存在著兩個前提,第一個前提是進行國際貿易的國與國之間存在著雙邊或多邊的本幣互換協議,在一定額度下自由支付和兌換;另一個前提是各國的數碼貨幣實現標準化、格式化、加密化,從而不需要建立類似SWIFT這樣的特殊報文系統即可實現數碼貨幣的網上匯兌。一旦實現這兩個前提,國際貿易真的可以繞開SWIFT系統,從而達到中共逃避制裁的目的。

但是請不要忽略,不論是甚麼高科技的貨幣,也離不開貨幣的基本屬性,那就是國家的信用和綜合實力。論信用,中共國實際上已經破產,一旦DCEP在中國國內和國際大範圍使用,中共所承諾的交易匿名和不發生通貨膨脹就很難得到保障。比特幣所奉為圭皋的去中心化與公開透明在DCEP這裏變成了中共中央銀行一家獨大的中心化和交易過程對央行的透明化而對外界的不透明化。企業與個人之間的跨境資產轉移將會一覽無餘,而央行偷偷的超發貨幣也就更無人知曉,從而中共會很容易的將通貨膨脹輸出到國際社會。在中國國內,每年央行都在進行巨量的超發貨幣,而在中共的種種預設和管制之下,通貨膨脹發生的方式是個漸進不為人知的過程,一旦把多年的數據積累起來看,會發現中共社會的通貨膨脹是嚴重災難性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同通過調查近20年來中國大陸主要物資的價格上漲水平就會明白)。以前是中共在中國國內利用超發貨幣盜取老百姓的財富,一旦數碼貨幣走向世界,那就會同樣的盜取世界人民的財富,如同這次的中共病毒一樣,打開國門,走向世界,最終變得難以收拾。

美國能夠成為「世界警察」,靠的不只是軍事實力和經濟強大,更是美國倡導的價值觀,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成就了二戰後70多年全球的基本和平。中共妄圖通過一種新技術就來挑戰以美元主導的國際經濟貿易秩序,恐怕是設想的太簡單了。對待中共的DCEP數碼貨幣,世界各國不應像對待一個正常國家發行的數碼貨幣一樣來任意接納,如果把這種數碼貨幣理解為一種貨幣病毒,那就很容易理解了,接納還是不接納,相信充份認清了中共本質後的世界各國會做出恰當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