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近日報道,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退休教師陳景華、老伴朱桂香、大兒子陳桂彬與大兒媳周海濤,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陳桂彬被迫害致死,周海濤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後含冤離世;陳景華也曾五次被非法拘禁、罰款,於二零一八年蒙冤去世。

另一位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閻喜華,是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區小學退休教師,二零二零年三月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市看守所,七月下旬被構陷到尖山區法院。自二零零二年以來,閻喜華五次被綁架,在看守所、勞教所與監獄遭受慘無人道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包括強行灌食、坐鐵椅子與戴腳鐐,甚至被「吊背銬」七天七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出於妒忌學煉法輪功者眾多,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進行全方位的鎮壓,編造「天安門自焚」、「一千四百例」等瀰天謊言,一場鋪天蓋地的污衊陷害就此展開。兩名教師陳景華與閻喜華,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無辜遭受中共迫害的悲慘遭遇,只是其中的縮影。

中共與江氏集團採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滅絕政策,在其縱容、包庇下,更施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殘酷手段,迄今至少有四千五百多名修煉者被迫害致死,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與監獄中遭受慘絕人寰的各種酷刑折磨,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遭販售牟利並焚屍滅跡。

台灣與中國大陸僅有一水之隔,修煉法輪功的教師們,卻有著天地懸殊的境遇,呈現了截然不同的風貌。

高雄一所高校機械科退休教師林博治,原本有坐骨神經痛和結石方面的問題,經常腳麻、腳痛,連睡覺時也會痛醒,苦不堪言。修煉法輪功後,這些宿疾都不藥而癒。至今二十年了,林博治身體健康,體力也很好,有時以前的同事會邀約打網球,朋友都說:「你的體力驚人的好,勝過很多年輕人」。現年七十七歲的林博治,感謝法輪大法,讓他能夠「老當益壯」。

宜蘭高商教師劉淑津,在四十歲壯年階段,體力及精神狀況很差。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她感到身體明顯變化,晨煉後不睏也不累,幹一整天的活,神清氣爽,體力充沛。有一天上課時,麥克風壞了,她索性直接講課,中氣十足,整節課上完,絲毫不累。二十年來,她身體健康,經常保持愉快的心情。現已退休的劉淑津樂於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隨身總是帶著法輪功簡介,推薦給有緣的人,幫助很多人了解法輪功,走入修煉。

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表示,台大是台灣最高學府,教職員修煉人數居全台之冠,校內的法輪大法社團自二零零零年一月創社以來,已有許多教授、職員與學生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各大專院校的四、五十個法輪功社團也相繼成立,地處台灣北、中、南、東各區的各所大學,包括中興大學、中正大學、中山大學、宜蘭大學、東華大學都有許多教授與研究生、大學生修煉法輪功。

多年來,台灣許多縣巿在寒暑假舉辦「法輪功教師研習營」,由各行各業學有專精的法輪功學員,向中小學的教職員工介紹法輪功。這項活動廣受縣市政府教育局、校長、教師們歡迎,並授予學分,許多校長、督學、主任與教師們都因此走入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而在彼岸,自中共與江氏迫害法輪功之後,中國教育界也被全面推到了迫害無辜、滅絕良知的這場空前的民族災難中。各級教育部門要求對法輪功進行批判,強迫教師學生觀看誹謗、攻擊法輪功的電影,更在無數的班會與校會上無端聲討,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並大搞「文革」式的表態過關。

二零零一年二月,中共教育部通知要求全國各級各類學校組織開展攻擊法輪功的簽名活動,在全國教育系統首先推出「百萬簽名」,以此來毒害數以億計的未成年學生。有的學生不簽名,班主任連拉帶拽,威逼利誘,逼迫學生簽名,否則開除學籍。中共還把對法輪功的誣陷攻擊內容編進中學教材、各級考題,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試題中。造假已被揭穿的「自焚」偽案,赫然出現在六年制小學教科書《思想品德》中。

教育是國家百年大計,法輪功教人重德修善,中共卻對堅定修煉法輪功的師生進行迫害。教師被開除,學生被學校除名,不能升學、畢業,把他們強制送入勞教所、精神病院和洗腦班。甚至被迫害致死。一九九九年僅清華大學就有上百名教師、職工和學生被非法關押、開除公職、學籍或直接送入勞教所。

同樣傳承中華文化,都是炎黃子孫,台灣與中國大陸血脈一源、同文同種,法輪功在海峽兩岸呈現了鮮明而強烈的對比,境遇有如雲泥之別,實在值得所有華夏子民深思。在寶島自由修煉法輪功的台灣教師們,如同所有法輪功學員的一致願望,衷心期盼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中國大陸民眾能重獲信仰「真、善、忍」與自由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