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商務部官網8月14日發通知,公佈「數字人民幣」試點地區。中共的「數字人民幣」因其強制性及私隱問題,一直備受質疑。

官方公佈的《關於印發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的通知》的第93條提出: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試點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

該《通知》稱,央行制訂政策;先由深圳、成都、蘇州、雄安新區等地及未來冬奧場景相關部門協助推進,後續視情擴大到其它地區。

通知發佈後,數字貨幣概念股大幅拉升。

簡單說,「數字人民幣」就是人民幣的「電子版」。英文名字為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數字貨幣/電子支付),簡稱DCEP。中共央行在2014年成立了專門研究法定數字貨幣的小組。

業界發現,「數字人民幣」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主要區別是,交易雙方不可以拒絕使用「數字人民幣」,包括個人和企業。

8月3日,中共央行在2020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說,已在上半年啟動「法定數字貨幣封閉試點」,4月末在北京冬奧會場地以及雄安、深圳、蘇州和成都試點,下半年將「推進法定數字貨幣研發」。

8月6日,大陸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消息報道,目前一些中共國有銀行員工已開始使用數字人民幣進行轉帳和繳費等。但一位銀行內部人士說,數字人民幣的使用範圍仍然有限,目前其所在銀行內部只用於繳納(中共)黨費、工會費用等測試,另外不上網使用數字人民幣消費的技術有限。

中共在今年兩會前突然宣佈將對數字人民幣進行封閉測試,此後連續高調宣傳。台灣專欄作家、鉅石智囊創辦人吳奕軍曾發表文章表示,中共央行在兩會前突然宣佈測試數字人民幣,體現了中共「國進民退」、「計劃經濟」的集體意圖。

他認為,數字人民幣是中共「黨國中心化」的數字法定貨幣,有別於以「去中心化」為基本特徵的虛擬貨幣、加密貨幣。數字人民幣交易失去了目前現金交易的匿名性,將無消費私隱可言。

中共在2014年首次提出發行數字法定貨幣的說法。吳奕軍表示,6年來,大陸的政治經濟局勢急劇惡化,尤其是龐大的債務危機,現在中共要想依靠數字人民幣來監控資金流,防止資金外逃,規避風險,不僅是用錯了方法,而且已經來不及。

中共聲稱「數字人民幣」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但北京零壹智囊的分析師孫宇林認為,數字人民幣對人民幣國際化的積極影響不大,如果傳統貨幣無法很好地適應國際市場,發行數字化貨幣也無法推動人民幣的穩定性。

孫宇林曾表示,一些(中共)政府機構或官方組織可能會在數字人民幣發行初期實行強制性的付款方式。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研究貨幣政策的經濟學教授懷特(Lawrence White)曾表示,「數字人民幣」將使人們無法匿名使用現金交易,消費的私隱將遭到政府監控,中共聲稱「人民能夠通過透明的區塊鏈來查詢款項」的「透明度」只屬於中央政府,而不屬於所有人民。

台灣評論人士賀軍認為,數字人民幣的影響在於,嚴重侵犯金錢匿名性和人身自由私隱權,在中共控制的數字人民幣機制下,一塊錢已經不只是一塊錢,而是代表一塊錢的所有故事與走過的痕跡。

大紀元的報道曾分析,中共急推「數字人民幣」的目的,其一是嚴密控制中國人的錢包;其二是對於美國金融制裁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