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8月12日),美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捷克的第二天,在國會發表演講。蓬佩奧表示,自由世界有信心戰勝威脅當今文明世界的最大邪惡勢力:中國共產黨。

8月1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捷克議會發表演講,呼籲捷克人民的代表能認清中共、拒絕中共。

蓬佩奧:「今天,(比俄羅斯)更大的威脅是中共和其控制的運動。中共政權的核心堪比蘇聯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化,可能更甚。該黨始終自私自利。它的行動源於其意識形態。而且對像我們這樣的自由社會心存敵意。」

蓬佩奧列舉了中共在捷克的種種不當作為,包括中共駐捷克大使館對堅持訪問台灣的捷克前參議院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的威脅。他同時對本月將訪台的現任議長維特齊(Miloš Vystrčil)表達支持。

蓬佩奧表示,從流行全球的中共病毒到香港人爭取自由的遭遇,都映射出中共的邪惡價值觀。但他相信自由社會比威權主義更能凝聚人心。

蓬佩奧說:「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民決心捍衛他們的生活方式,而它(這股力量)正在不斷壯大。我所到之處都看到了這一點。美國人現在意識到,與中國人民完全沒有關係的中共,正在威脅他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他鼓勵捷克議員們通過法案、終止與香港的引渡條約。

在當天與捷克總理巴比什(Andrej Babis)的記者會上,蓬佩奧再次談到5G安全。他說:「制止不安全的網絡,朝著自由國家的價值觀邁進。」

蓬佩奧對捷克核電站招標項目也提出預警,「與俄羅斯、中國國有企業的合作,實際上,將破壞捷克共和國的國家主權。」

另外,對於美國逐步減少在歐洲的軍力部署問題,蓬佩奧表示,特朗普總統推動北約成員國增加軍費投入、強化防禦實力,是美國強化跨大西洋同盟的新策略。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 超過蘇共

蓬佩奧並解釋了為何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更甚於蘇共,他表示,與冷戰時期相比,北京的全球經濟影響力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共帶來的威脅,超過當年的蘇共。

蓬佩奧呼籲歐洲各國聯合反對中共。他說,中國共產黨利用中國的經濟實力在全球範圍內發揮影響力。

蓬佩奧在捷克參議院的演講中說:「現在發生的不是冷戰2.0版。在某些方面,抵制中共的威脅挑戰要比過去難得多。」

「中共使用蘇聯從未使用過的方式,已經滲入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政治和我們的社會。」他說。

路透社報道說,蓬佩奧對捷克共和國的訪問標誌著捷克在網絡和能源安全等搖擺問題上邁出第一步。捷克直到1989年天鵝絨革命後,才脫離蘇聯、成為一個民主體制的東歐國家。

捷克也同樣是中共和俄羅斯希望施壓影響的對象。捷克實行議會制及代議民主制,國家元首由總統擔任,國家總理是政府首長。兩者都通過選舉產生。

根據捷克的憲法,總統並沒有太多的實權。除了任命駐外使節,總統幾乎無法直接左右捷克的外交政策。

近幾年,捷克現任總統澤曼(Milos Zeman)一直進行一種「私人外交」,隨商界人士訪問中國和俄羅斯,簽署雙邊經貿協議。

而捷克總理巴比什(Andrej Babiš)的外交路線則恰恰相反,他希望捷克能夠更緊密地融入歐盟,並曾多次警告捷克不應迅速轉向東方。

捷克情報部門2019年11月底的報告正式將中國(中共)在捷克的影響活動視為對捷克國家安全的「威脅」。

捷克總理巴比什2019年根據政府網絡安全機構的建議,宣佈禁止政府使用華為手機,但在引發中共當局抗議後,總統澤曼批評巴比什說,捷克的政府安全服務部門故意對華為「潑污」。

巴比什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5月簽署了5G安全宣言。

蓬佩奧在演講中還對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Milos Vystrcil)將率團訪問台灣表示讚賞。

他說,歐洲一些國家要花更長的時間才能意識到這些威脅,但是這種勢頭是積極的。

「(美國的對華)形勢已經轉變,正如我在歐洲看到的。西方正在獲勝,如果有人告訴你西方在衰落,別信他。」蓬佩奧說。

「我們有義務不畏恐懼、對我們的人民說清楚這些、指明這些(威脅)。我們必須面對複雜的問題……我們必須共同面對。」他補充說。蓬佩奧表示,他的這些話是送給捷克、波蘭和葡萄牙同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