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遭逮捕,各界人士紛紛聲援。曾見證89年六四學運也是香港民主運動先驅的在美港人畢潤全指出,中共的做法是要「殺雞儆猴」,但它沒想到港人不買帳,壹傳媒股價和報紙銷量劇增。

抓黎智英 中共冒天下之大不韙

畢潤全年輕時曾參加工會,積極參與香港的社會活動。1986年時,他跟民主派成立民主政制促進聯合委員會(民促會),舉辦活動爭取1988年直選。三年後,港府終於開放立法會(時稱立法局)讓香港人直選。

他曾見證全港89年六四撐學運的時光,也是香港昔日的民運人士,自然清楚中共為何抓黎智英。畢潤全說,一方面中共要給中國大陸民眾看,顯示政府的權力,「政府想做甚麼就做甚麼,香港人不聽話,我就狠狠地整他們。你們不要動,你們只能跟隨政府」;一方面是要恐嚇香港人,因為黎智英是標竿人物,中共要嚇香港人「它誰都要抓」。

但是中共沒嚇倒香港人,反而讓香港人和全世界更看清其殘暴本質。畢潤全說,中共一抓黎智英,壹傳媒的股價隨即飆漲、《蘋果日報》出刊數更多,還有人自己掏錢買報紙免費派發,用自己的能力表態,這個情形是中共逼出來的。香港人有所謂的「攬炒」(一起死)之說,香港人現在也是不怕的。

不過,畢潤全還是會為黎智英與《蘋果日報》感到憂心,因為中共已經掌控香港。他指出,香港警察受到中共管理,起碼已有五六年的時間。「因為有公安駐守香港警察總部,名義上是協調,但實際上是要香港警察聽(中共)命令」,畢潤全說。

港人政治參與度轉變

中共之所以嚇不倒香港人,反而激起更猛烈的反抗、抵制,不是這一兩年的「反送中運動」才讓港人認清中共的,而是天安門大屠殺後越來越明顯的反共潮流。

「1949年後,大批中國人跑到香港,包括我父親,所以很多人會有避難心態,覺得自己只是過客。早期香港人對政治不感興趣,不談政治。」畢潤全說,89年六四學運發生時,他在香港見證了當時有150萬人走出來支持學運和學生,這在當時是很罕見的情況。

「但是89事件讓港人心裏覺得很複雜。(天安門)大屠殺發生後,香港人甚至會覺得內疚,懷疑金錢上的捐助、道義上的支持及聲援是否促使北京的學生更激進、不肯妥協,是不是害人死了?」畢潤全說,另一方面,香港社會人們的政治參與度也逐漸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香港人覺得不能再逆來順受,中共有不對的地方,(我們)就要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意見。1987年起,已經開始有人跑,1989年後更多,留下來的人也會希望香港變得比較民主、自由。」畢潤全說。

他回憶說,自己意識到中共將會越來越壓迫香港,是因為習近平曾在香港大學講「三權合作」,這意味著沒有三權獨立。後來,中共對香港的壓迫果然越來越厲害。「派的人都不是一般的幹部,都是最強硬的人」,畢潤全說,「國安法的意思就是,全世界都是我當家。」

畢潤全雖然已在美國生活多年,但仍然關注香港發展,目前是「NY4HK」的一員,以行動聲援香港人爭取五大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