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宣佈制裁11名中港官員之後,近日,傳聞多間外資、中資銀行配合美國制裁要求。受制裁人士是否有免於制裁影響的逃生之門?多位評論人士指,受制裁人士或可使用「崑崙銀行」。在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下,唯有崑崙銀行在被制裁後仍繼續與伊朗做生意。外界質疑,「美國為何無法制裁崑崙銀行」?這次,「崑崙銀行」是否能再次成為受制裁者的逃生門?

憂二級制裁將至 銀行紛紛配合制裁要求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7月14日簽署《香港自治法案》,除了對破壞香港自治的官員施加「一級制裁」,也將對與被制裁者有交易的金融機構施加二級制裁,涉事銀行及金融機構將受重罰,金融機構負責人或被判監。

《香港自治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在法案通過的90天內向國會提交破壞香港自治的個人名單。在此之後的30至60日,美國財政部長必須提交一份報告,列出與以上被制裁人士有重要交易的金融機構。然而,在法案通過不足1個月,美國已公佈制裁11名官員。

外界認為美國的二級制裁也會加速到來。近日,傳聞多間外資銀行配合美國制裁要求。彭博社於12日引述消息人士稱,三家大型中資國有銀行亦開始配合美國的制裁要求,包括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及招商銀行。

8月10日,香港屯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香港的銀行都不能再與這11名被制裁者建立任何業務關係,包括存款戶口、貸款戶口、信用卡戶口等,其資產都會被凍結。

有網友亦評論稱,「幫襯崑崙銀行啦,出糧打簿無問題的。崑崙銀行祇做國內人民幣生意,無國際業務亦無美元交易,美帝無法制裁。」    

在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下,唯有崑崙銀行在被制裁後仍繼續與伊朗做生意。在外資、中資銀行紛紛配合美國制裁之際,崑崙銀行是否真的能夠免於美國制裁,為受制裁者提供「逃生門」?

觀點:中伊「以物易物」 無美元實質交易

日前,在連登討論區一篇引發網友熱議的文章「神奇的崑崙銀行 是如何繞過美元結算體系呢?」指出,首先崑崙銀行和伊朗在交易中,避開了SWIFT支付系統。雙方一直在進行著一種最原始的交易模式,「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

即在整個交易過程中,買賣雙方雖是以美金作為交易貨幣及兌換標準,但在實際交易中,美金沒有發生真正的流通,中伊兩國以等值的欠條互相銷帳,用相應的本國貨幣進行結匯。

評論:崑崙銀行非「生門」

對此,有評論人士提供另一種解讀。在YouTube「路德社綜合頻道」2019年9月26日的節目中,亦提到了和上述文章相似的內容,對此,評論人士稱,這個以物易物的交易歷史要追溯至兩伊戰爭時期,當時中共及俄羅斯向伊朗輸入大量武器裝備。但伊朗並未支付貨款,而是向中國打了欠條,以伊朗的石油來抵債。由於中國仍在不停的向伊朗運售美國禁運的設備,伊朗的欠款,一直未有還清。

他指出,並不是美國沒有辦法制裁崑崙銀行,可以制裁,但是在伊朗問題,美國制裁支付系統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沒有真正資金的交易,伊朗是以原油來抵債。他指出,所以美國制裁的重點在原油的運輸方面。

節目最後強調,不是崑崙銀行有多厲害,是中共政權在為伊朗、崑崙銀行這些被制裁的國家或機構背書。

美國制裁銀行以外 亦制裁實體企業

在過去10多年的大部份時間裏,崑崙銀行一直是中國購買伊朗石油的主要官方管道。2012年,該行因與受到制裁的伊朗銀行開展交易而被美國財政部制裁,美元結算通道因此被關閉,僅可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崑崙銀行也被迫中止了除伊朗外的其它國際業務。

2019年8月4日,《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和通過衛星信號和圖像監控石油運輸的TankerTrackers消息透露,近幾個月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石油)的一個子公司崑崙銀行僱用了一隻油輪艦隊,將伊朗石油運往中國。

報道並指出,崑崙銀行的這些行動已受到美國方面的審查。特朗普政府誓言要針對任何破壞美國經濟制裁的實體採取行動。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今年8月2日表示,中共與伊朗之間的4,000億美元、為期25年的貿易協議違反制裁令,美國將同樣對「中國共產黨及其企業和國有企業」實施制裁。

袁弓夷:中國銀聯也存被制裁可能性

對於美國此次制裁的11名中港官員,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有兩間中資銀行不怕美國制裁,一間是崑崙銀行,一間是包頭銀行,專門同北韓及伊朗做生意的。受制裁者可找這兩家銀行幫他們,「把錢存在那,就看你自己放不放心」。但信用卡不能用,只能用借記的銀行卡(Debit card)。

此外,袁弓夷表示,即使中國銀聯都可能不敢和他們做生意,因為也會受到制裁。雖然中國銀聯系統龐大,但美國要制裁就會制裁,那就等於金融脫鉤。

他透露,近期在華盛頓已經在討論脫鉤和斷交的問題。

據公開信息顯示,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間金融服務機構,提供銀行間支付結算服務,總部設於中國上海。其擁有的網上跨行交易清算系統。2015年時,成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銀行卡清算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