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7月24日宣佈新學期指南,今秋全網課的國際新生,不得入境美國,但若國際留學生能證實該學期有一門面授課程則可入境;舊生則不受此新規影響。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爆發後,中國留學生們的去留就成為備受關注的議題。

目前就讀南加大(USC)研究所二年級的王涵表示,身邊有不少同學在2月中旬、美國疫情初起時就動念想回中國,後來隨著國際班機減航,返中機位一票難求,有些中國學生甚至花了上萬美元才買到回國機票。但王涵也認識幾位在中國的大學生,目前仍在積極申請赴美國就學。他說:「這是一個很特殊的現象,有人花大錢買機票回中國,但也有人想盡辦法出國。」

目前就讀於南加大(USC)研究所的中國留學生王涵赴洛加大(UCLA)參觀與該校吉祥物Bruin合照。(王涵提供)
目前就讀於南加大(USC)研究所的中國留學生王涵赴洛加大(UCLA)參觀與該校吉祥物Bruin合照。(王涵提供)

中共「老大哥」監視無所不在

王涵說:「我為甚麼不回中國?崇高的說法是追求民主、自由,但確切地說就是不想再被中共控管、不想再被監視。」他也擔心若自己回中國,可能就無法再赴美國。

他說,儘管在中國生活更符合自己的習慣,但目前中國社會氛圍就像小說《1984》般充滿「老大哥」的監控,人們的一舉一動都被政府掌握,政府提供的訊息並不透明,生活上充滿未知的風險。

他說,因為回中國不僅是不能用Gmail、Telegram這些軟件程式會造成許多不便,更嚴重的是言論、思想遭監控。中共的網絡控管、人臉辨識系統,已到了無孔不入的階段。

王涵說:「我以前在微信發了個批評領導人的帖子,一兩分鐘內帳號就被封了。」中共政府打著「防疫」的幌子,沒有底線地監看、侵犯個人私隱。

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讓王涵深受啟發,他說:「《九評》裏有個段落講得真好,中共會像癌細胞一樣複製,不斷地滲透到各個地方。」

就像在中國,只要企業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被政府盯上。他說:「中國沒有一家企業可以脫離中共,他們在公司成立黨支部,像癌細胞寄身在體內。」

「香港」事件觸發獨立思考

過去,王涵與周邊許多留學生一樣,儘管不喜歡中國共產黨,但也不覺得需要站出來表達自己的聲音,因為中共的「洗腦」教育是從小開始。王涵說,很多支持中共的「小粉紅」們,他們缺乏獨立思考,就很容易被中共操弄。「例如這次香港的民主抗爭,許多小粉紅都受中共影響,認為香港人是想要獨立、崇洋媚外,遭外國勢力蠱惑。」

去年7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遊行讓王涵深受觸動,他因擔心與身邊的「小粉紅」引發爭執,一個人在學習室裏偷偷觀看黃之鋒於去年9月17日在華盛頓特區出席聽證會的直播。王涵說:「我真得很震撼,一樣是年輕人,為甚麼黃之鋒能就香港民眾運動現狀侃侃而談,而中國年輕人卻仍保持沉默?」

中共藉「防疫」變本加厲控管

中共對疫情的各種隱瞞,也讓王涵深受刺激。他說:「武漢死了那麼多人,但我們卻沒有制裁中共的權力。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要感謝黨,從小就學習,中共帶領人民復興,但我真覺得自己沒有哪一個時間、哪件事是受到共產黨的恩惠!」

中共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利用輿論喉舌散佈假消息,讓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相信美國社會動盪,民主制度使得疫情無法控制。王涵說:「如果你只看中國新聞,你就會相信全球唯有中共的獨裁統治才能控制疫情!」

他認為現在中共以疫情為由,變本加厲地監視民眾,人們的一舉一動都必須配合黨的要求。中共藉疫情控制人民,甚至從中牟利。他舉例說,有些小區遭封鎖,居民只能從政府選定的菜販處購買蔬菜,但那些菜價高昂,人們若想要自己選擇便宜的菜販,就會被逮捕。王涵詰問:「向誰購買蔬菜與防疫有關嗎?」

籲中國人發聲爭取自己的權益

近日,王涵開始利用自媒體發聲,他認為每個中國人都應該站出來說話,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只有當每個人都站出來以後,自己的家人才能真正不危險。他說:「中共製造輿論讓民眾以為自己是少數,但其實所有的中國人都不滿意中共,就算是歲月靜好型的人,也對中共有很多不滿,他們需要勇氣站出來。」

有些中國人認為只要不去招惹中共政府,它就不會去找自己麻煩。但王涵認為這是可怕的錯誤觀念。他說:「你不去惹它們(中共),它們(中共)還是會去強拆你的房子。」人們永遠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招惹」了中共,人們應該從中共政府手上拿回自己應有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