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8月13日。
 
最近兩天,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情,中美之間,各種較量已經慢慢到了枱面上了,所以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另外幾件很重要的事情,恐怕大家都會忽略了。但實際上這幾天是發生了一些事情,而且這些事對香港,甚至對中國大陸來說,可能會有更重要的意義。
 
第一件是賴小民被判刑,他那個案件要開庭。第二件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再報道了幾位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親屬在香港的資產,以及他們在香港的活動。這兩件事情,前後相差一天,卻涉及了中共體系內所有最有權勢的人。這絕對不是巧合。
我們先說這個賴小民,賴小民在香港很多人都知道,他們的總部華融在灣仔,大家可以看到的,這個賴小民以前就是華融的董事長。
 
8月11日,華融董事長賴小民案在天津開審。賴小民被控違犯貪污、受賄、重婚3個罪,所涉贓款總計高達17.88億元人民幣,這個是迄今中共官方已公佈的貪官贓款數額的最高紀錄。
 
賴小民貪腐數額破紀錄,可能要面臨死刑,其實這個案就是近期中共高層你死我活內鬥升級的又一標誌性事件。
 
賴小民被指控,2008年至2018年這十年期間,他是擔任銀監會辦公廳主任和華融董事長這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直接或通過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差不多18億人民幣。
 
此外,賴小民被指控在合法婚姻關係存續期間,還與他人長期以夫妻名義共同居住生活,並育有二子。所以賴小民涉及3個罪,受賄罪、貪污罪和重婚罪,這次判刑賴小民被判這3個罪。賴小民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但刑期還沒宣佈。
 
我們介紹一下,華融是間什麼公司。華融是1999年11月成立的,全名叫:「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股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小股東是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
 
簡單說,華融是一家專門處置中國大陸國有資產的中央級的金融企業,可以做的事情極為廣泛,包括:不良資產經營、資產經營管理、銀行、證券、信託、租賃、投資、期貨、置業,等於是甚麽?等於是所有金融業務它也可以做的。
 
90年代中共進行國有企業改革,因爲那時有大量國有企業經營不善,有很多債務和不良資產,所以中共成立了幾家(3間)資產管理公司,把這些國有資產打包出售,或者是重組。當然,涉及的資金規模非常巨大,1999年成立的華融,公元2000年,光收購中國工商銀行的不良資產,就有4,000多億元,涉及7萬多家企業。厲害吧,我還可以說中國這些國有的資產公司,後面那些顧問全部都是華爾街的,都是美國公司,全部都是外國勢力,以後有機會再談。
 
這個賴小民是江西瑞金人,2009年開始,任職、接管華融,被捕前,他是華融的黨委書記兼董事長。
 
18億人民幣,說起來是中共貪官中涉案金額最大的一個案件,但實際上並不算太多了。中國大陸內部確實有些人,做了一點事就能賺非常多的錢,18億元對他們不算什麼。
 
當然,錢不是全部。賴小民掌管中共最大的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動用的資金隨便都是幾千億元的,所以權力極大。我們說中共貪官搞完錢之後,一定會搞女人,中共官方說法是「搞權色交易」。
 
賴小民罪名有三條:受賄、貪污、重婚。
 
在中國的法律中,重婚是有定義的。如果你騙了一個女孩,就是和兩個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去結婚登記,當然是重婚,但如果就算不登記和法定配偶以外的人長期住在一起,別人看起來像是夫妻一樣,中國的法律也可以定位「實施婚姻」,同樣可以是重婚。
 
當然這位賴董事長除了重婚之外,他還有很多情婦,中國媒體都有報道說,在珠海有一個社區,全部都是他的女人,裏面的孩子都叫他爸爸,有多少人呢?一百多。以前在香港,聽說過賴小民好色,但搞到這麼誇張,就不知真假,不過還真的出人意外。
 
好了,這些中共貪官的奇聞趣事,都不是今天的重點。賴小民掌管這麽多錢,和他案件相關的企業,那是非常多了。他利用這個權力去協助和幫助某些人,其實是很容易的。
 
我們說下他那段時間在香港,2018年4月,賴小民一起從香港被帶走的,還有香港上市公司中國港橋的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劉廷安。這個中國港橋原名為至卓國際控股公司,至卓國際和深圳花樣年公司關係密切,而花樣年的老闆名叫曾寶寶。她是誰?就是曾慶紅的侄女。
 
關係當然不止是這樣。華融2015年買了一家公司的股份叫做香港天行國際,天行國際的老闆是張德熙,現任香港新界總商會會長,這個新界總商會差不多被視為中共地下黨,亦被視為超級「梁粉」(梁振英粉絲),我們知道,大家可能都聽過青關會,所有青關會主要頭目不少來自新界總商會。
 
2014年被華融收購前,天行國際CEO為紀曉波,紀曉波是誰呢?騰訊財經報道稱「紀曉波只是隱形資本大鱷車峰的『馬仔』,車峰海外很多投資,就是由紀曉波打理」。
 
車峰是誰,他是中共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戴相龍就是之前中國人民銀行的行長來的。當然這個車峰還與江派和曾家有密切連帶關係。比如北京官二代俱樂部叫做「茅台會」,這個車峰和曾偉都並列第二屆理事會副理事長。曾偉則是曾慶紅的兒子。
 
這些都只是表面。賴小民,實際上是江、曾和其他一些江派高官的家族在香港的代理人,各種利益輸送不在話下,同時他也幫忙中共一些派別在香港推動地下活動,不是中共官方的地下活動,而是中共内部某些派別的地下活動,這是一單新聞。
 
咱們再看另一個新聞。就是《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昨天報道了中共高級官員家人在香港經營的內幕。說了3個人,包括習近平、栗戰書,汪洋三個人。現在中共高官排名前4人,就是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和汪洋,它這篇報導說了前四個人的3個,厲害吧。
 
這個報道說到習近平,主要談齊橋橋,就是習近平姐姐,說早在1991年,齊橋橋就開始在香港購買房地產。因爲習近平媽咪姓齊,叫做齊心,所以他家男孩就跟老爸姓,女的就跟媽咪姓,一個姓習一個姓齊。香港登記處資料記錄顯示,齊橋橋她的女兒張燕南擁有淺水灣的一座別墅,於2009年以差不多2000萬美金、1,930萬美元購得。此外,張燕南在香港還擁有至少5間公寓。
 
說到汪洋,據報導說,前德意志銀行高管汪洋的女兒叫做汪溪沙,於2010年在香港購買了一間200萬美元的住宅,那段時間汪溪沙擔任前德意志銀行高管。
 
說起齊橋橋很早就移民香港了,1991年就開始買樓了,他先生也很早經商的,他們的女兒張燕南也時有消息。汪洋的女兒汪溪沙,我是第一次聽說,以前沒聽過她的消息。
 
這篇報道,最大篇幅的,是報道了栗戰書的女兒栗潛心。
 
報道說,2013年,栗潛心通過在香港註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的世喜控股有限公司(Century Joy Holdings Ltd.),以1,500萬美元的價格在赤柱買下了一棟俯瞰赤柱灘的海濱聯排別墅。
 
當時30歲的栗潛心是該香港實體的唯一董事。去年10月《紐約時報》在有關德意志銀行在華招聘員工的文章發表前聯繫栗潛心回應,誰知這家公司在幾小時後解散。
 
她的partner、35歲的華裔新加坡商人蔡華波(Chua Hwa Por)也使用了類似的策略。
 
根據2016年洩漏的《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在文件裏,他被指定為一家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公司的唯一受益人。這些機密文件曝光了很多知名商業領袖和政界人士可能以何種方式利用空殼公司和離岸銀行賬戶逃稅。蔡華波使用多個地址和身份證號碼,但通過新加坡身份證號碼,可以把他和栗潛心、房產和公司聯繫在一起。
 
栗潛心與蔡華波關係的性質尚不清楚,但他們共同擁有一家公司,並且在提交給香港房地產和公司註冊處的文件中使用了相同的家庭地址。所以很多報道就推測二人已經結婚。
 
這個蔡華波收購了香港上市投資公司太和控股,利用它收購了一些熱門資產,包括半島酒店的大量股份,和一座標誌性摩天大樓的79層。
 
這些新聞被報道出來後,蔡華波就從太和控股辭職了,在被任命為太和控股董事長僅5個月後,後來不久就賣掉了太和控股。當然它裏面還說了栗潛心其它的一些事,例如她和林鄭月娥兩個人公開場合站一起,怎樣和香港的官員還有解放軍軍營的人站在一起,說了很多事。
 
這兩個事情,就是說華融賴小民和《New York Times》做這個報道,全都涉及到中共高級官員。所謂內行看門道,說有意思,是說兩件事情,其實分別指向中共內部的兩個不同的政治群體。也就是習近平派,和曾慶紅派。
 
過去幾年,凡是爆出中共高官的消息,都有這樣的特點,就是習派和江派涇渭分明。如果爆習派的,通常不會同時說江派的問題;爆江派的,就不會同時說習派的事情。這次也是一樣,兩件事,分別針對不同派別,不會混淆。
 
其實,過去一兩個月,有不少消息傳出來,大陸中共內部反習勢力要大聯合等等。所有的說法,都是說曾慶紅可能成為反習勢力的總頭目和指揮。這個時候,賴小民的案子出來,可能是一個預兆吧。
 
其實,最近中國大陸經濟和產業最大的一件事,是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正在測試官方的區塊鏈數碼貨幣。這個東西如果搞出來,對中國大陸現存的行業產業經濟格局,對現在的財富格局,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衝繫甚至要重新洗牌。
 
現在中國大陸最厲害的兩家網絡企業公司,阿里巴巴和騰訊,他們不僅是電商或者是網絡企業,而是背後依托了金融業,阿里巴巴原本有支付寶,騰訊後面有微信支付。這是兩家公司最值錢的基礎。
 
央行這個數碼貨幣出來,必然直接衝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因爲這兩樣是支撐網商的,所以整個財富的格局都會發生變化。
 
當然,支付寶的螞蟻金服,其實已經獨立出來了,等於不是阿里巴巴裏面了,其實是國有化了,這個背後,也就是馬雲的背後,其實就是上海幫的一大批子弟。騰訊那邊也差不多,當然那是另一批人。
 
所以,中國人民銀行真的推行數碼貨幣的話,才是真正動了這一大批人的蛋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