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湖南永州市一家房企業主熊曉華被當地公安和外管局構陷「騙購外匯罪」刑事立案,禁止出境。熊曉華在美國的妻子透露,美國議員已經致信中共外交部,要求賦予這名企業主人權。

目前,熊曉華的妻子唐歡玲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在美國艱難生活。8月7日,唐歡玲對大紀元記者說,當地公安局局長兼副縣長威脅要抓她丈夫,她不能再受威脅保持沉默,必須出來發聲。

為了孩子未來 一家人投資移民美國

唐歡玲是湖南永州冷水灘區人,她丈夫熊曉華是永州市冷水灘區菱角山天橋居委會經濟開發區人,在當地白手起家創業,經營房地產八年。唐歡玲說:「那時,我丈夫說共產黨很黑暗,為給孩子們一個光明的未來,決定一家人移民美國,我們陸續變賣了家產。」2015年,夫妻倆投資移民來到美國馬里蘭州居住。

為使一家五口人能在美國生活有保障,再加上投資需要錢,2017年~2018年間,唐歡玲通過娘家弟弟及其他親朋好友分批從中國銀行轉匯幾十萬美金到美國。「共產黨很卑鄙,它的法律規定一次只能匯出5萬美金,就是這樣,2018年10月下旬,外管局以莫須有的『違法匯款』為由,罰款我弟弟唐志國5000元。」她說。

唐歡玲說,本以為這個事情就此結束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外匯管理局的唐昊打電話給我丈夫,說還要30萬才能解決問題,我丈夫說,之前的事情已經罰款處理完了,為甚麼還要錢。

唐歡玲透露,後來得知,唐昊在人民銀行當副行長的父親唐大立調到外匯管理局當局長,是他在處理這個事情。之後,唐昊又說,拿20萬就可以把事情搞定。「但我丈夫認為事情已經處理了,就沒理他。」

2019年7月24日,湖南雙牌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突然找到熊曉華,說要找唐志國,並問熊曉華是否知道匯錢到美國的事情,唐歡玲說:「我丈夫說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罰款交錢處理完了,手裏還有交錢的發票,但對方說這個事情還沒完。」

警察: 我們是搞錢,不搞人

唐歡玲對大紀元表示,刑偵大隊辦案警察羅厚國對我丈夫說,「這個事情你自己要『懂位』(懂得起意思),我們是搞錢,不搞人。那天晚上他是拿著槍,帶了兩個警察要刑事拘留我丈夫和我弟弟。」

據唐歡玲透露,羅厚國告訴熊曉華,說領導的意思是要200萬才能最後解決問題,「我丈夫就說,我們就轉了幾十萬美金,在美國一家5口人要生活,公司還要有錢做投資。而且事情已經處理了,你們再這樣做有點過份。」

羅厚國於是給領導匯報後改要100萬,「我丈夫說現在是晚上,到哪裏去找100萬現金,警察說,先到看守所,明天再轉錢。最後把我弟弟當人質押到看守所拘留,讓我丈夫出去湊錢,錢到放人。共產黨就是一個土匪。」唐歡玲說。

第二天,熊曉華按最後說好的要求轉了60萬給警方要求釋放唐志國,但警方還要40萬才放人,唐歡玲表示:「我丈夫說,借不到更多的錢,並要他們出具這60萬的發票,以甚麼名義收錢的,他們卻讓我丈夫告訴他用甚麼名義好,繳錢肯定是有名目的,我丈夫很生氣,就說寫捐贈給你們公安局。」

「其實,他們原本是想私吞了這筆錢,無奈最後,他們就寫了一個暫扣款,也沒有寫與哪個案子有關的信息。也就是說,他們是沒有任何理由就把錢收了。」

唐歡玲說,整件事情其實跟她丈夫沒有關係,「都是我的親戚幫我每次5萬匯來美國的。當時人民銀行也調查過,跟我丈夫沒有關係。他們搞我丈夫的目的就是要搞我丈夫的錢。」

之後的一年多,唐歡玲和熊曉華走訪了當地各級管理部門,嘗試控訴公安和外管局違法、公然踐踏人權的行為,但得到的答覆都是「不受理」。

美議員致信中共外交部 幫助熊曉華

唐歡玲說:「後來,我丈夫寫了一份控告書,告訴他們會在國外公開他們的辦案經過,他們就警告我丈夫不可和外媒接觸,否則要抓他。所以,一年多的時間,我們不敢和任何人打交道。」

公安局為限制熊曉華出境,把他的護照作廢了,「我丈夫找到他們說,這個錢不要了,把我放出去,我還有三個孩子,最大的才10歲,最小的才8個月,我妻子生孩子又得了抑鬱症。我也從美國寫了一份說明書,把我們的實際情況告訴給他們。」

可是,警方在檢察院不受理這個案件的同時,還是不放過熊曉華,要以「騙購外匯罪」起訴他,公安局局長兼副縣長親自協調檢察長和法院,「他們拿兩個事情說事,一是說我丈夫威脅了外管局的人(他們當時叫公安局的人去抓我丈夫,我丈夫很生氣,說了一些氣頭話)。」

「另外,說現在中美關係如此惡化,如果把他放走,怕他在外面跟媒體接觸講甚麼。因為美國的國會議員已經寫過信給中共外交部,要求還我丈夫人權,讓我們一家團圓。」

美國國會議員寫信給中共外交部,「要求還我丈夫人權,讓我們一家團圓。」(受訪者提供)
美國國會議員寫信給中共外交部,「要求還我丈夫人權,讓我們一家團圓。」(受訪者提供)

今年7月,美國國會議員Jamie Raskin致信中共外交部。信中寫道,他的(選區)有一位叫做Alan Qian He Xiong 的男士,擁有L-1簽證,原本和太太(Anne Tang)三位孩子(分別11、4歲、8個月)在選區裏生活,可以合法的在美國工作。

信中說,但這位先生回到中國進行商務活動時,寄了少量錢回美國,據說過程沒有完全合乎中國法律,但這位先生也已經繳納了罰款,但我的辦公室職員同時了解到,當地(中共)政府因為指控他在美國做生意而不夠愛國,通過外交部收走了他的護照,至今已經近十個月了,而這期間,這位先生上訴卻並不成功,他已經一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家人,並從未見到自己最小的孩子(去年11月出生的寶寶),他的妻子獨自一人撫養三位孩子不僅很辛苦,也很想念自己的丈夫。

議員寫道,從人道主義方面,我請求(中共)外交部給予考量,讓這個美滿的家庭重聚一起,因為他的妻兒都需要他。

中國人像被奴役一樣在大監獄裏面生活

唐歡玲說,他丈夫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用中美關係來說事是故意把這個事情提高到政治高度,「因為如果他們起訴不了,這個公安局局長就有誣陷之嫌,會被追責,所以,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迫害我丈夫。」

唐歡玲表示,其實他丈夫曾被迫承諾「不上訴、不要國家賠償,也不與外媒聯繫」,但是他們還是開會決定一定要搞熊曉華,「要起訴他,不管判不判得下來就是要起訴。要我丈夫認罪,判他的刑。」

熊曉華是房企老闆,之前,公安局就以洗黑錢的罪名對他進行了調查。唐歡玲說:「可是,我丈夫在這個行業誠信很高,從不欠別人錢,不欠高利貸,也不欠民工工資,也不賭博,沒有非法所得,所以,後來他們就想以所謂『騙匯』的罪名起訴,我們是自己的錢轉到國外生活,哪有『騙匯』。」

她說,這個社會太不公平,太黑暗,「我們在中國從來沒有違法亂紀,搞我丈夫無非就是要錢,可他已經把錢給他們了,他們還是不放過他。」

唐歡玲表示,「現在,我獨自一人帶著三個孩子居住在這裏,我們很艱難,很沮喪,孩子需要爸爸,可他們的爸爸此刻正被共產黨軟禁在中國。」「共產黨的公安局撕毀護照,限制他出境,製造了我們家庭不能團聚的慘劇,還每天騷擾威脅要捏造罪名構陷他。」

「我不能再沉默了,我希望能夠讓我丈夫儘快離開那個國家,與家人團聚。」

唐歡玲說,「我以前還以為花錢能夠解決一些事情,從這個事情後才發現其實自由比甚麼都重要,中國人像奴役一樣在大監獄裏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