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新興海傍街的紀念品小店林立,一眼望去似乎平平無奇,事實上當中臥虎藏龍,有著逾50年打金經驗的師傅便隱藏其中。掛著平安包抱枕、鎖匙扣等各種長洲紀念品的小店「小島品味」,步入店內方發現大有乾坤,除了自家製作的長洲特色精品外,當中所有的純銀飾物都是人手打造,從一粒粒的銀粒溶化,到成型後打磨拋光,每一個步驟都一絲不苟。一枚枚精緻的銀飾,其實記敘著一段輝煌的香港手工藝歷史,也隱藏著一個個浪漫的故事。

十幾年前,廣告設計師Jason在追求女朋友Karen時,想起父親是資深的打金師傅,便向父親討教手作戒指的技巧,父親拿出自己心愛的工具,以925純銀作為示範,教會兒子傳統的飾物製作工藝。這枚滲透著濃濃心意的戒指,締結了一段美好的姻緣,也給Jason帶來了新的發展方向。婚後他回到長洲居住,承接家族紀念品小店的生意,並為其中注入新意,如今正籌劃開設純銀飾物工作坊,讓更多人認識曾經輝煌一時的傳統工藝。


打金師傅二代Jason和妻子Karen如今接手家族紀念品小店「小島品味」,並籌劃開設純銀飾品工作坊。(陳仲明/大紀元)
打金師傅二代Jason和妻子Karen如今接手家族紀念品小店「小島品味」,並籌劃開設純銀飾品工作坊。(陳仲明/大紀元)

見證打金工藝的興衰

龍鳳鐲可謂是婚嫁之中的必備嫁妝,如今依賴倒模製作而成的金飾,已不再有當初一槌一槌「揼」出來的細膩和心思。「龍鳳鐲以前全部是手作的,很考技巧!」Jason的父親黃師傅回憶起自己14歲時學師的經歷,依舊歷歷在目,尤其佩服當時首位教他打足金首飾的師傅,即使步入古稀之年,仍然雙手靈活,眼神犀利,製作出的金飾造型栩栩如生。他感嘆自己當初忍耐不住學師的辛苦:「當時學師的時候人工很少,每個月只有30元,沒假放,我整天給師傅罵,那時候小,不懂事,整天跟師弟打架,給師傅罵兩句,受不了就收拾包袱走了。做了大約一年,走了之後才知道原來的師傅很好,很後悔。」


黃師傅一入行便是30年,先後跟不同的師傅學習足金和K金的製作打磨工藝,學成後自己開舖接單。(陳仲明/大紀元)
黃師傅一入行便是30年,先後跟不同的師傅學習足金和K金的製作打磨工藝,學成後自己開舖接單。(陳仲明/大紀元)

黃師傅一入行便是30年,先後跟不同的師傅學習足金和K金的製作打磨工藝,學成後自己開舖接單。黃師傅回憶,在七、八十年代,有三個手工藝行業最賺錢,包括做洋服、打金和電金,尖沙咀區最多這類型的工場,香港首飾業的聲譽是數一數二的。那時候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來港做首飾,常常是前一天下訂單,第二天就要取貨,因他們要趕飛機離港,因此打金師傅常常通宵達旦地趕工。雖然打金過程十分辛苦,但黃師傅十分享受製作的過程,尤其是一件漂亮的飾物在自己的手中誕生時,滿足感更為強烈。

本港手工業在八十年代末期開始式微,大陸工場打金工人低廉的人工衝擊了香港手工藝行業:「大陸的人工比我們便宜10倍,我們賺20,000元,在大陸2,000元已經可以請到師傅。」與此同時,業界也逐步引入鑄模的技術幫助提升產量,對純手工製作的師傅需求漸漸減少,黃師傅見證著這一工藝的衰落,也順勢結束了自己在尖沙咀的金舖,在1994年回到長洲做啤酒批發生意,偶爾拿出自己的打金工具消遣,打磨銀飾過一過癮。


製作銀飾的原料——銀粒。(受訪者提供)
製作銀飾的原料——銀粒。(受訪者提供)


有逾50年打金經驗的黃師傅(左)教兒子Jason(右)傳統飾品製作工藝。(陳仲明/大紀元)
有逾50年打金經驗的黃師傅(左)教兒子Jason(右)傳統飾品製作工藝。(陳仲明/大紀元)

繼承父親手藝 創辦銀飾品牌

黃師傅退休後,除了和妻子經營紀念品小店外,最大愛好便是設計銀飾:「金貴嘛,我就做銀。晚上睡覺都會想著明天做甚麼。」他甚至不需要畫圖紙,要做的銀飾的形象已經在腦海中形成,靠一雙巧手就能實現。


黃師傅退休後,最大愛好便是設計銀飾,圖為他設計並製作的純銀飛鷹。(陳仲明/大紀元)
黃師傅退休後,最大愛好便是設計銀飾,圖為他設計並製作的純銀飛鷹。(陳仲明/大紀元)


Jason起初只是抱著「追女仔」的心態向父親學習首飾製作的工藝,沒想到這一契機讓自己發現了其中的樂趣。(陳仲明/大紀元)
Jason起初只是抱著「追女仔」的心態向父親學習首飾製作的工藝,沒想到這一契機讓自己發現了其中的樂趣。(陳仲明/大紀元)

Jason起初只是抱著「追女仔」的心態向父親學習首飾製作的工藝,沒想到這一契機讓自己發現了其中的樂趣。每逢空閒時間,Jason便會觀察父親製作銀飾的步驟,並嘗試自己獨立設計更多的飾物。Karen和Jason結婚後,也非常支持丈夫進一步探索傳統工藝的世界,開始創辦起自家的銀飾品牌「Silverme」,更鼓勵他設計不同的款式:「外國大牌子的背後製作,設計師花多少時間去想、多少心血去做,有的人覺得品牌重要,有的人覺得親手重要。能在香港保留手藝,親手做的價值,大過金錢上的價值。」Jason也不負眾望,上手得很快,也開始接單幫客人做訂製的首飾。


有客人前來訂製結婚戒指,令Jason感到鼓舞。(陳仲明/大紀元)
有客人前來訂製結婚戒指,令Jason感到鼓舞。(陳仲明/大紀元)

令Jason鼓舞的,是有客人前來訂製結婚戒指:「客人沒有選擇金、白金,而是前來訂做他們的結婚戒指,我很開心,他們能看得起我們。」Karen補充,現在也多了人想參與其中,不是說花錢去買一個很貴的東西,自己參與製作的飾物紀念價值會大一些。


銀飾清洗步驟。(曾蓮/大紀元)
銀飾清洗步驟。(曾蓮/大紀元)


銀飾製作的每一個步驟都要一絲不苟。(曾蓮/大紀元)
銀飾製作的每一個步驟都要一絲不苟。(曾蓮/大紀元)

有的客人也會拿著舊的銀飾前來請Jason協助打磨翻新,Jason非常細心地特別保留當中一些特別的痕跡,不會把銀飾打磨得像剛剛買回來的一樣,他相信每個客人會珍惜他們的飾物,願意保留它、翻新它,當中一定有他們的故事,這些歲月的痕跡也有紀念價值,也是提醒客人珍惜自己回憶的一個方式。


Jason繼承父親手藝,創立自家的銀飾品牌「Silverme」,為客人度身訂製銀飾。(受訪者提供)
Jason繼承父親手藝,創立自家的銀飾品牌「Silverme」,為客人度身訂製銀飾。(受訪者提供)

Jason也和父親一樣,喜歡探索設計一些新的作品,靈感來自奇妙的生活經歷。他展示了早前推出的UFO銀飾作品,分享他的一個真實經歷:「之前我們有全職工作在港島,和Karen一起搭乘的士的時候,在灣仔上空看到一隻真的不明飛行物體(UFO),到網上查看真的有這個類型的飛行物體。」當日看到的UFO是長條形,類似雪茄的模樣,但為了便於更多的客人理解,他們還是選擇了設計一個圓形的UFO飾物。Karen笑言:「可能大家不相信,我們就想不如製作一件純銀作品來講UFO這件事,總有一班人相信的,有緣的人自然會問。」Jason和Karen都認為,製作銀飾的發揮空間很大,希望未來能夠繼續創作出一系列有趣主題的作品。


Jason和Karen曾經親眼目睹不明飛行物體,於是設計了一款UFO銀飾與客人分享。(陳仲明/大紀元)
Jason和Karen曾經親眼目睹不明飛行物體,於是設計了一款UFO銀飾與客人分享。(陳仲明/大紀元)


不少打磨工具伴隨Jason的父親多年,如今也起到了大作用。(陳仲明/大紀元)
不少打磨工具伴隨Jason的父親多年,如今也起到了大作用。(陳仲明/大紀元)

*********

自家品牌「Silverme」的作品擺放在小店「小島品味」售賣,Jason和Karen早前都是從事廣告行業,但並未特別做廣告。Jason意味深長地說:「我很熟悉廣告行業,對自己的店儘量不做廣告,因為我很清楚,廣告中你見到的東西未必是你拿到的東西,但是我們想,你見到的東西就是你將會拿到的東西。」他自信踏踏實實做出獨特的設計,自會有客人欣賞。

Karen也贊同丈夫的觀點,小店名稱叫「小島品味」,其實也是想帶出「自家設計」的意思:「始終長洲是香港的小島,自己設計很多變化出來,都算是生活上有些品味的東西,雖然不是特別名貴或者很漂亮,起碼有少少獨一無二的東西。」◇


小店名稱叫「小島品味」,想帶出「自家設計」的意思。(陳仲明/大紀元)
小店名稱叫「小島品味」,想帶出「自家設計」的意思。(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