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對「清網行動」這個詞太熟悉不過了,中共黨媒上動輒就是「掃黃打非」、「清網」,打著淨化網絡空間的幌子搞輿論封殺。耗資多少個億打造防火牆,唯恐國人知道真實的資訊,只讓民眾知道它們想讓人知道的東西,掩蓋真相、改寫歷史,宣傳黨文化,這叫大內宣。再把整個的大內宣文本配上世界各國語種,包裝上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在全球斥巨資建立網絡科技、輿論系統,在西方直接收買左派媒體,同時培養中共媒體代理人,用「講好中國故事」敘事方式,將中共價值觀滲透到西方,從改寫到長臂操控,西方的民主自由漸漸被中共偽善和假民主淹沒、替代,最後達到控制全球的目的,這叫大外宣。

美國的「乾淨網絡行動」意在斬斷中共大外宣長臂,與中共進行數字脫鉤,維護西方民主體制與國家主權遭受中共的侵蝕。

為甚麼這麼說呢?我們先來看看前人的警示。

佐治奧威爾的預言警示

英國作家佐治奧威爾在《一九八四》這部小說裏有句名言:「誰控制過去,誰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誰就控制過去。」這句話經典總結了人類極權政治的輿論洗腦手段。奧威爾在他的著名散文《政治與英語語言》中還指出威權政治語言是為了「使謊言聽起來真實,使謀殺看起來正當,把空話說得真有其事」。

小說《一九八四》中的主人公溫斯頓‧史密斯在所謂的「真理部」上班。這個「真理部」就相當於中共宣傳部、統戰部、網信辦、外交部新聞司之類的這麼一個綜合體,專門負責撒謊和洗腦。小說中還提到了其它的一些極權統治部門分工,如和平部負責挑釁戰爭,友愛部負責嚴刑拷打,富裕部負責民眾挨餓。這些部門對應起中共國的國防部、公檢法、財政部、發改委,還真的像那麼回事。總之,它們做的和它們宣傳的一定要截然相反。

謊言是暴力的潤滑劑。中共如何把謊言變成真理,這不僅僅是文字遊戲和說誑語,它非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不能奏效。撥付國家財政款項大撒幣,貫之以「愛國」正能量加以烤焙,這樣騙起來才有一本正經的感覺。無論是外交官還是小粉紅抑或是留學生同鄉會,都將撒謊當作為祖國做貢獻。

美智囊白皮書:中共大外宣 「黑白兩道」洗腦國際

七月下旬,美國史丹福大學「斯坦福互聯網瞭望台」技術研究經理蕊內‧迪苔斯塔(Renee DiTesta),以及《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前社長潘文(John Pomfret)等五人共同撰寫的《講中國的故事:中共塑造全球敘事的運動》白皮書面世。白皮書深刻指出,中共為了擴張權力壟斷,以及對全球領導地位的索求,採納利用了近一個世紀的信息操作經驗。它採取的方法是桌上桌下的黑白兩道宣傳手法,及官宣加網絡水軍。

白皮書舉例說,中共利用國外代理人改造輿論劇本手段相當嫻熟。一九五二年,喧囂一時的北韓戰場「美軍細菌戰」,中共為了欺騙國際社會,不僅刑訊逼供美軍戰犯做偽證,而且還在布拉格建立了行動基地,發展了一批西方左派人士和反戰人士,這些人在西方起到了放大中共聲音的作用。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潘文指出,「中共耗費數十億美元在海外為黨媒打造全套基礎設施。目前,新華社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新聞通訊社,在美國有七個分社,凡是有中國使領館的城市都有新華社的分社,這顯示海外黨媒與中共之間的互相配合、共進共退的關係。中國全球電視網遍佈全球,其海外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人民日報》以高達二十五萬美元一期的價碼,夾入《華盛頓郵報》投遞給美國讀者。」

始於二零零九年的「大外宣」中共一出手就是四百五十億人民幣。二零一一年,新華社以每月三十到四十萬美元的租金拿下位居紐約時代廣場第二高樓的廣告螢幕。熊貓、長城、紫禁城、長江三峽等中國元素都變成了中共推銷自己的國際語言。二零一六年七月,聯合國海牙國際法庭做出不利中共的南海仲裁,新華社立刻透過時代廣場廣告播放宣示中國南海主權的三分十二秒宣傳片,每天且播放一百二十次,連續播了十二天。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期間,廣告螢幕出現以多國語言播放的「中國加油、武漢加油」字樣。

而更為可怕的隱形大外宣是那些擁有千萬用戶的中共海外社交媒體帳戶,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中共會利用網絡水軍像蝗蟲一樣在網絡上漫天飛舞,攻擊吞噬真實的諮詢,混淆人們的正常視聽。

海外華文媒體幾乎全被「和諧」

潘文還指出,三十年來,美國、澳洲等海外華文媒體經過中共直接或間接的投資,基本都被「和諧」了,中共利用僑務部門給華文媒體以金援,還幫助培訓記者,在海外發佈親共的聲音,國際版幾乎使用的都是來自北京的統一報道。潘文的描述並非聳人聽聞。連美國政府資助的宣講美國政策的「美國之音」之前也幾乎被和諧掉了,變成了中共大外宣的一部份。

中共從延安時代就開始利用斯諾這樣的國外代理,這張國際牌一直在打。經過幾十年的經營,不只是媒體,教育界、商界、僑界、科技界幾乎都被中共意識形態染紅。西方和很多所謂中國通,幾乎清一色的變成了親共人士,哈佛大學的費正清、劍橋大學的李約瑟,無一倖免。

中共還利用金融與市場進行海外的長臂管轄,迫使荷里活自我審查,NAB自律言論。此外,甚麼主辦交流會議、開設研修班、舉辦論壇,到處都有大外宣傳銷的影子。

中共甚至利用媒體和外國代理人直接介入別國政治。如二零一八年美國中期大選,《中國日報》利用在美國媒體的付費插頁直接干擾選舉。中共特工人員王立強叛逃澳洲後披露,在台灣二零一八年地方選舉中,他奉中共之命開設了二十萬個社交媒體帳號來製造虛假民意,破壞選舉。王立強稱,他曾經通過香港的公司,為台灣一些紅媒提供了十五億元人民幣為親共的韓國瑜助選。王立強還自曝參加了香港銅鑼灣書店的綁架策劃案。

據《自由亞洲》報道,美國智囊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最近發佈《揭示中國在歐洲的影響力》報告,指出中共還運用各類「友好協會」打入歐洲精英階層,「友好協會」表面上幫助促進教育和文化交流,實際上這些團體都是中共的代理人,試圖擴大、加深共產黨在歐洲的影響力。

言論自由本是天賦人權的一個重要部份,中共卻利用了西方的言論自由輸入虛假信息,反過來戕害人們的知情權和言論自由,足見其邪。

幫中共脫罪的疫情大外宣

眾所周知,三月十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利用推特誣陷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由美軍帶到武漢。消息經過中共海外推特、微信、抖音等潛伏親共用戶散佈美國馬里蘭州德特裏克堡(Fort Detrick)美國政府實驗室製造了中共病毒。儘管這個假消息迅速被美國和西方人士打臉,但是謠言在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中頗具市場。這些只選擇中共滲透媒體作為對外界事物進行判斷的人群,很難知道其實在一九八零年代初期,前蘇聯曾發起了一個「丹佛行動」的全球運動,一些被共產黨利用的有影響力的科學家,散播愛滋病毒起源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裏克堡,事實上最早的愛滋病毒起源於非洲,並非美洲。德特裏克堡在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六九年間確實進行過生物武器計劃,這下就更有口難辯了。

中共疫情宣傳模式在國內依靠維穩手段,任何非官方的消息的釋放,甚至是家人聊天都被視為是對中共制度的挑戰。而大外宣則積極打造抗疫領袖模式。《法蘭克福匯報》曾這樣評論中共疫情大外宣:「外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普遍被給予負面評價,以凸顯本國政治制度的所謂優勢。而這種政治制度的特點就是不會犯錯誤,因為它不允許犯錯誤。本來,這種宣傳伎倆在西方只會淪為笑料。但是,在現在這個階段不得不提請各方注意,這裏大喊『抓賊』的那位,恰恰是目前震撼全球的疫情的部份癥結所在。」

所有的案例說明,共產黨體制相當精於誹謗,會不惜代價投入整部國家力量來撒謊。撒謊是中共存活的必要條件和生存方式。

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全面限制抖音和微信

八月六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全面限制抖音和微信,相關命令將在四十五天後生效,行政命令指即日起四十五天內下架抖音海外版和微信APP,並禁止美國居民和公司與這兩家中國公司有業務往來。

微信在全球有十億用戶,包括美國的三百萬華人。微信的總部有中共公安部門入駐,對信息進行嚴密監控。多倫多大學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最近的研究顯示,非中國大陸用戶也會因為政治敏感內容受到監控,比如美國用戶發送的內容中國用戶無法收到。微信在國內的監控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李文亮例子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而海外TikTok更有可能將用戶的面部識別、住所、電話號碼、朋友、朋友圈等一切個人信息直接輸送給中共。

全面限制抖音和微行政令是美國近期計劃採取的「乾淨網絡行動」的一部份。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八月五日舉行記者會宣佈,為擴展5G網絡「乾淨網絡」倡議,美國將在網絡營運商、應用商店、App、雲儲存和電纜五個領域實施新的「乾淨網絡」行動。

同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題為 「宣佈擴大幹淨網絡以保護美國資產」(Announcing the Expansion of the Clean Network to Safeguard America』s Assets)的聲明表示,「乾淨網絡」計劃是美國政府採取的綜合措施,旨在保護公民私隱和美企最敏感的信息,免受中共方面的「惡意侵擾」,同時也保護美國的關鍵電信和技術基礎設施不受惡意侵犯。

蓬佩奧在講話中還點名中共華為、中國移動、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公司,專業人士認為,這是核彈級的制裁,意味著中美數字正式脫鉤。消息一傳出,香港恒生指數和深圳創業板指數中的上述公司股價狂跌。目前全球三十個國家和地區都加入了這個「乾淨網絡」計劃,計劃勢必會斬斷中共滲透美國的科技、情報及大外宣長臂。

就在同日谷歌宣佈,刪除二千五百個與中國有關的YouTube頻道,作為清理影片分享平台虛假信息行動的部份舉措。

從「老大哥在看著你」到天滅中共

喬治·奧威爾在《一九八四》裏還有一句經典的名言:「老大哥在看著你。」

無國界記者四月二十一日發佈的二零二零年度新聞自由指數報告稱,中共全球指數倒數第四。中國、厄立特裏與北韓分居最後四名。這說明中共老大哥對言論自由的恐懼正在日益加劇。無國界記者同時公佈中國是全球關押記者數目最高的國家,約有一百名中國記者遭到監禁。

大陸媒體日前報道房產大亨任志強已被移交司法機關,清華教授許章潤因「被嫖娼」遭到學校開除。民間因言獲罪的小人物則更是比比皆是,報道武漢疫情真相的陳秋實、方斌依然不知下落。

然而中共的威權並沒有阻擋得了人心的覺醒。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日,山東青年張文斌發佈影片,「曾經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紅,是翻牆之後慢慢認清共產黨邪惡的嘴臉。中國共產黨從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饑荒、計劃生育、六四屠殺、對法輪功的迫害、對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經將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還都視而不見,甚至還在歌功頌德,我實在無法忍受。」國內覺醒的人也越來越多。

如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已經從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中完全清醒過來了。蓬佩奧在尼克遜圖書館的對華政策演講,正式啟動世界脫鉤中共行動。美國朝野一致認為中共四十年來這場騙局遊戲該收場了。蓬佩奧演講後,中共老大哥大外宣長臂被應聲斬斷。

這不是中美新冷戰,而是天滅中共的步伐來到了身邊。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國人定要做出明智的選擇,是退出中共保平安,還是助紂為虐待天譴?自己的選擇將決定自己的未來。#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