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存活 在斷根之後

疏剪的枝條 離棄的抖索

移植的土地 生機的未卜
 
人像樹一樣 也有移植時候

害怕風露相侵 孤根存續與否

曾經文化飄流 物換星移接受

「移植」的移民

移植不了其他土地長出的感情

生死的思慮

在續發的樹幹上留下深深的痕跡

那勒痕記載著抽離了故土

格格不入的祈求經歷

提醒我說 痛苦和悲傷從不孤行

天使與神靈 曾在每一步身後

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