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等中共政治局常委自8月1日開始隱身,外界關注中共北戴河秘密會議的內容及規模。有消息稱,北戴河會議秘密討論了國內經濟環境和美中關係;今年去北戴河的離休官員人數,明顯不如往年,而且謹言慎行。有時政評論人士分析,習近平一人獨大下,北戴河會議召開與否已不重要;但習面臨如何處理中美關係、謀求連任等三大問題。

消息人士:北戴河會議冷清 討論國內經濟和中美關係

從8月1日開始,除了栗戰書8月8日、10日在北京主持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外,其餘六個政治局常委沒有公開活動報道。自由亞洲電台8月10日報道,綜合北京及河北秦皇島等地各方消息,每年一度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就在這期間舉行,會議討論了上半年疫情和國內經濟問題,部署下半年的工作,擴大「內循環」,以及國際形勢。

據消息來源說,面對天災人禍和內憂外患,北戴河會議變得相對冷清。今年去北戴河的離休幹部人數,明顯不如往年,而且謹言慎行。

河北學者楊先生曾到北戴河拜訪中共高官,他8月1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最近幾年,離休高官在北戴河說話謹小慎微,怕得罪人:「有部長、中科院院長,還有深圳市委書記,跟他們聊天,我聽說他們基本上,每一家人相互不見面,更別說見習的面了。互相散步的時候,這家人看見那一家人走過來,有時候還要避一避,避免直接接觸。」  

據海外知情人士說,此次北戴河會議期間,中共高層主要討論國內經濟形勢和中美兩國關係發展。高層認為,中美關係是中國外交政策成功與否的關鍵:「北戴河會議最終決定是認真落實好,維護好與美國的關係,使中美關係回到正軌。」

學者:逼習讓位傳言不可信

有評論認為,近期中共黨內各派系聚集北戴河,他們希望借工廠倒閉,工人失業以及經濟衰退等問題,逼最高層讓位。對此,學者楊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最近這些年,中央辦公廳安排的北戴河會議,其管理非常嚴格,外界所言屬一廂情願:「北戴河所有的會議、活動都是組織安排好的,超出組織範圍的一切活動,他們自己都謹小慎微,自我審查。但是這一次這麼低調,我估計可能大家私下有很多意見,但是這些意見在北戴河能否匯聚成力量,可能性不是特別大。」

研究中共黨史的鄺先生認為,「無論是江派還是團派,基本上都被打沉了。江派也沒有幾個人能撐住。黨內已經沒有真正的制衡力量。沒有勢力,開會的時候就不會去說得罪習的話。大部份人還是比較聽話的。」

分析:習近平一人獨大 三大難題迫在眉睫

據希望之聲電台報道,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在習近平一人獨大的情況下北戴河會議開與不開已沒有分別。但無論中共在北戴河或北京開會,不外乎三個重點。

一是中美關係。由於美國中共病毒疫情再爆發,加上今年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美國對中共的壓力將持續上升,北京對美的政策究竟會如何?中共高層在北戴河一定會談這個問題。

二是中共眼前面對的經濟危機、天災人禍、糧食安全等問題;很多地方不穩定因素越來越多。民亂往往是中國歷代封建皇朝轉變的契機或轉折點。
 
三是習近平為2022年底二十大鋪路,謀求第二度連任。

劉銳紹認為,目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李克強根本沒有實力挑戰習近平;栗戰書也不能連任;汪洋搞扶貧工作,「因為今年是扶貧的所謂收官年,習近平一定要找汪洋出來幫他抬轎」。

劉銳紹分析,目前除了王滬寧跟習近平走得比較近之外,其他趙樂際、韓正全部不可能構成習近平的威脅:「現在唯一的就是,可能習近平自己怕過頭,怕過頭的時候,他就一定要把安全系數提高,反而可能會壓出一個禍,如何壓出一個禍呢?如果他把精神放在解決民生事件,各方面,民怨便不會高,那如果你的精神放在保權位,又怕這個,又怕那個,在香港,他又怕人家透過香港來分裂他,於是便弄了國安法,接著引起全球主要的很多國家也針對中國,使他自己本身疲於奔命。」

自由亞洲電台8月7日引述在美中國專家的話說,中共黨內傳出對習近平的批評,認為習過早的激怒美國,甚至在國際間創造出一個反對中共的聯盟。

哈德遜研究所的中國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說,他甚至從中共軍方那裏聽到,「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與美軍對抗。因此,習近平的確受到嚴厲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