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郊區小產權房強迫拆除事件不斷,大型機具車、警噴辣椒水輪番上演,原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接受《大紀元》訪問說,這不是一處、兩處,同時有十幾個小區被拆,「是一個大規模的強拆運動,非常恐怖的事情。」

盛洪長期研究產權理論和土地制度,十多年來,多次發聲反對強拆,但他從沒想過,政府橫蠻的強拆行動會落在自家小區頭上。去年開始,中國在各地大搞所謂「整治違建別墅運動」,2019年10月13日,昌平區崔村鎮政府對香堂文化新村一紙拆除通告,以及隨後的強拆行動,引起人們的擔憂。

「香堂是非常大的社區,有3,800多戶人,比我們這兒大得多,大家都認為不可能被強拆,結果突然就來了。」從那時起,盛洪所居住的懷柔區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就傳說「當地政府要拆掉這處社區。」事後證明,這個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繼香堂新村被強行拆除後,南口鎮童話山莊、半山雲居社區、延壽鎮歐北木屋區、十三陵鎮果莊村等多個小區去年底被強拆。

盛洪今年3月撰文指出,北京市政府將強拆小產權房作為一項重要的行政任務,去年以來公佈了108個在北京郊區強拆項目的名單,已經拆除了27個。又有消息傳出,北京市政府計劃拆除相當於北京市建成區面積15.5%的所謂「違建」,現已完成15%,還要大拆特拆,才能「完成任務」。

北京市大規模強拆 以完成任務為目標

最近一、兩個月內,包括懷柔區寬橋影視文化園、雅園所有仿古建築、昌平瓦窯作家村600戶人家皆相繼被強拆,許多小區都有相似的經歷,亦即「政府大規模派人去進攻,然後就把它(小區)給佔領了,派人駐紮在這兒,限制居民的自由,脅迫業主簽約,同意拆除,即使業主不同意,也要被迫搬走。」

一個多月前,約有500位陌生人進到老北京四合院社區,「每家至少有五、六個人守著你,讓你不能隨便進出小區,車子被他們鎖上了,叫快遞送食物,不能送進來。」雖然還不敢公然斷水斷電,但經常製造一些事故,如電閘掉了、水泵壞了,這些過去十幾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他要讓你不能正常生活,製造一種恐怖的氣氛。」7月28日、8月4日凌晨,大型機具、強拆人員強行進入小區,「他們攻進來以後,開始強拆社區的物業房屋和照壁,一些公共設施已經被拆除,幾家被迫簽了協議,人已搬走的房屋,可能已經被拆了。」

官方違法強拆 民眾拒簽協議堅持訴訟

「現在有很多工具機在那邊等著,準備要大規模去強拆了。」盛洪說,他目前已經離開了小區,但是他沒有簽協議,「很多人像我這種情況,不簽字,也不搬走,但是我人走,我在法治上不承認你,我的房子還在那裏,你要拆,你是非法拆的。」

盛洪質疑,「如果他(政府)說這是違法,當時就應該阻止建造、阻止銷售,但他們(官員)當時甚麼都沒做,而且鼓勵出售,甚至替他們(開發商)站台。」他強調,業主屬於善意的第三方,政府若想懲罰那些他們認為的違法者,應先對民眾做充份的補償。

「但現在一分錢都沒有(補償),完全蠻不講理。」盛洪指出,官方在拆除的技術上都是非法的,出示的法院裁定書也是偽造的,他除了寫信給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未來還繼續寫文章揭發,同時堅持走法律途徑,「你拆我房子是非法,你肯定要賠償我,肯定還要繼續去訴訟。」

王林認為,不管南方水淹多少農田,沖垮多少民宅,多少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和共產黨的統治階層沒有關係,可以說共產黨是集全世界所有邪惡手段於一身,用來對付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