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9日傍晚近5時,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率訪問團抵達台灣。這是1979年台美斷交以來訪台的美國閣員中,級別最高的一位。專家認為,此舉象徵美國對華戰略的改變。

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率訪問團周日(9日)下午抵達台北,乘坐美國空軍C-40B行政專機,機身上漆有美國國旗,象徵訪問高規格。

美國衛生部發言人表示,阿扎爾此行是要傳達美方肯定台灣防治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成就,也見證了美國和台灣具共同信念,即開放、民主的社會是成功應對疫情的不二選擇。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胡平對《大紀元》表示,阿扎爾訪台是1979年以來美國內閣官員規格最高的訪台官員,這表明美國在台灣的關係上又提升了一步。

「把這個事情跟這一段時期以來,美國政府在各方面都出手、出重拳打擊中共(聯繫起來),你看得出來,這也是整個對付中共方案當中的一個組成部份。」

《金融時報》報道說,此次訪問凸顯了台灣和美國關係的加強,也凸顯台灣可能成為中美衝突升級之後一個關鍵的戰場。

自從美國跟北京在41年前建交之後,華盛頓長期以來避免跟台北發生官方來往。華盛頓有一套對台政策的內部規定,比如官員之間的交流必須通過美國在台協會,台灣政府只能被稱為「當局」,美國政府官員不能在美國官邸會晤台灣代表。

但是隨著美國政界和輿論對中共的態度改變,要求對台灣這個民主盟友更友好的呼聲日益強烈。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執政下,美國通過一系列合作舉措加深了跟台灣的接觸,從網絡安全到性別議題,再到軍事接觸和雙邊政府交流。2017年以來,美國總統簽署了六項支持台灣的法案,包括加快軍售,鼓勵高級別訪問,幫助台灣保留現有外交盟友,幫助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等等。

同時,華盛頓嚴格的內部規定也開始鬆動,這些規定曾經是被中共視為高度政治敏感的問題。違反這些規定,就是台灣可能獲得承認的跡象。

比如,兩周前,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國務院接待了台灣新任駐美大使,背離了其內部規定。

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副國家安全顧問波亭格(Matt Pottinger)也在對台政策上設定了新基調,他們在聲明中稱讚台灣,稱之為世界的良善力量,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

最近的一項對台法案甚至稱台灣為一個國家。

中共此次對美國官員訪台反應低調。以中共外交部的戰狼風格,本應第一時間警告採取外交報復,但結果只是向美方提出交涉,連近期常見的對等報復都未提及,而官方媒體、網絡更刻意迴避和貶低阿扎爾的級別。

胡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此次態度軟弱跟整個大的形勢有關。「這段時間美國對中共打出組合拳,中共嘴上回兩句就算完,都沒有採取以牙還牙強烈的報復行動。」

胡平說,其實中共自己早在2000年已經悄悄的修改了它的一個中國原則。「從中美第一次建交,尼克遜訪華簽訂了第一份聯合公報,後面又簽署了兩個聯合公報,一共三份聯合公報,其中中國(中共)政府在闡述它的一個中國原則時都講:中國(中共)政府反對台灣獨立、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反對一個中國兩個政府。」

「可是到了2000年國台辦的白皮書闡述一個中國原則時候只寫到反對台灣獨立、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沒有再提反對一個中國兩個政府了。從江澤民到胡錦濤,一直到習近平,他們在提台灣問題時也不再提反對一個中國兩個政府的問題了。換句話,今天美國直接和台灣建交了,實行一個中國兩個政府的政策,中共他們都無話可說,更何況美國現在還沒有走出那一步。就是美國走出這一步了,中共政府都沒有辦法。」

北卡羅萊納州戴維森學院的雪萊里格(Shelley Rigger)教授說,美國跟台灣關係升溫有兩個因素。其一,美國政府中的某些人想改善與台灣的關係,因為他們認為台灣是美國價值觀的堅決擁護者,也是美國的好朋友。」

而另外一些人希望通過與台灣改善關係來向北京亮牌,表明美國不懼怕挑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