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美國人正在遭受中共病毒(COVID-19)施虐之時,競逐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來因公開譴責中共而選情看好,但5月25日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警方不當壓頸致死事件,突引發全美各地暴力騷亂,民主黨趁機攻擊特朗普執政不力;不過,7月21日美國突然關閉中共駐侯士頓領事館、8月7日突然宣佈將在45天內禁止美國人使用TIK TOK後,特朗普近日選情又被看好。

弗洛伊德之死、侯士頓中領館、TIK TOK、美國總統選舉,這些是怎麼聯繫在一起的呢?一個小小影片軟件,為何引起美國如此重視?

中共利用Tik Tok 煽動美國暴力騷亂

種族歧視歷來是美國大選時敏感而又重要的話題。5月25日,身上帶有中共印製的假美鈔、服用了中共製造的芬太尼(Fentanyl)毒品、體內中共病毒檢測呈陽性的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用膝蓋壓頸死亡後,明尼蘇達州馬上以謀殺罪和殺人罪逮捕了涉事警察沙文,與他一起的四名警察也全部被免職。

以黑人和年輕人為主體的抗議活動迅速蔓延全美,還有很多被稱為ANTIFA安提法的黑衣矇面人,不斷製造暴力騷亂,到處搶劫、縱火,整個美國陷入類似戰爭的混亂狀態。

據報,中央情報局(CIA)及FBI 很納悶,在Facebook、twitter、telegram 等社交媒體上,沒看見有人公開組織動員人參與抗議遊行,怎麼突然就冒出那麼多暴徒呢?

FBI發現重要線索:5月31日晚,白宮外的示威人群在宵禁前發生騷亂。一段影片中清晰聽到一名操普通話的男性大聲喊:「走、快走、走走走……」;6月3日,「新聞拍案驚奇」P先生爆料說,中領館的張武官指揮了這次行動,「參與人員大多早就埋伏在美國,有些是用英國或香港護照入境美國,大部份隸屬中共軍隊總參的特殊部隊。在香港製造暴動假象的人中,也有這支特殊部隊的人」。

6月9日,《新紀元》在YouTube頻道的節目爆料「抖音 Tik Tok」成為美國騷亂的輿論風暴中心,所有煽動仇恨和鼓動暴力的信息均暢通無阻,在抗爭爆走的同時,Tik Tok上也出現大量煽動仇恨言論的惡意活動,像故意模仿弗洛伊德死狀的「#georgefloydchallenge」就莫名其妙爆紅。《轉角國際》認為,「抖音 TikTok」意外成為抗爭運動的重要擴散工具。

不過,Tik Tok並不是意外爆紅、而是早就蓄謀已久地要充當暴力抗爭的推手。

Tik Tok抖音是大陸開發的一個短影片軟件,不但在大陸流行,在美國都有1.65億人下載使用,主要是年輕人。抖音聲稱「記錄下美好生活」。但專家發現,該軟件會盜取用戶的各類信息並傳回中國大陸。

最近至少有20多個美國青少年家庭起訴Tiktok公司。這些被竊取的私人訊息包括:面貌特徵、精確住址、緊密聯繫人、生理和心理狀況、宗教信仰,甚至是否同性戀等。

收購VS禁止 幕僚意見分歧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如何處理全球使用者增長最快社群媒體──中資的抖音,特朗普的貿易顧問納瓦羅及財政部長姆欽,曾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當著特朗普的面破口互罵。

過去兩星期,抖音的前途被公開拋來丟去,一開始特朗普顯然同意買下它,可後來又想乾脆禁了抖音,接下來又同意買賣,但必須付費給財政部。

為了用數百億美元買下抖音,姆欽多次與微軟高層交談,但納瓦羅拒絕支持,並勒令直接封了抖音。他譴責姆欽對中共軟弱,顯然讓姆欽大吃一驚,兩人爆發激烈爭論,「火氣都很大」。

8月3日,特朗普同意美國公司收購Tik Tok在美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等四國業務,但是納瓦羅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收購者在中國大陸有投資,到頭來還是會配合中共監控。收購TikTok的呼聲最高的微軟如果不賣掉在中國大陸的投資,差不多是替中共收購。由此,納瓦羅得出結論:若微軟打算購入TikTok,就應該從中國大陸撤資。

評論:掌握AI者掌控未來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納瓦羅的確看得更深更遠。中共近年大力發展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AI)技術來分析這些大數據,最後的結果就是獲得大數據的中共,比被竊取數據(私隱)的TikTok用戶們,更能了解他們自己,也更能影響、操控和左右他們。「誰掌握了AI,誰就掌握了未來」。

「張一鳴創辦的抖音,看上去和華為一樣,是個民企,但抖音能在美國這麼迅猛的發展,誰能否認背後沒有中共大外宣的投資和幫助呢?」

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特別在大選時,如何左右民眾的心理情緒、如何引導選民,這是關係國家安全的事。王華說:「能控制普羅大眾思想的、類似TikTok這樣的工具,就好比核武器和潘朵拉盒子,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離,就是禁止。因為這樣的工具落在誰的手上都是危險!」

王華認為:「納瓦羅建議徹底禁止TikTok,對美國來說,是最好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