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8月份粟米的庫存拉響警報,政府粟米庫存或於8月底耗盡;國儲大豆也呈現供不應求狀態,儘管5月份進口大豆量同比大增三成,但仍然難以滿足市場。因庫存緊張,中國粟米和大豆價格瘋狂大漲,糧食危機一觸即發。

8月份政府粟米庫存拉警報 粟米價格創6年新高

據大陸網絡媒體網易報道,7月底中國臨儲粟米累計成交3,996萬噸,剩餘庫存粟米僅夠拍賣4次。有分析認為,從目前速度來看,大陸政府粟米庫存最快8月底可能耗盡。

由於庫存緊張,粟米現貨價格也創下臨儲(臨時儲備)時代新高。目前產區粟米最高價格每公斤人民幣1.3元,僅次於2014年大陸粟米創下的人民幣1.4元的高位,創下後臨儲時代粟米價格的新高,而東北地區粟米最高價格突破人民幣1元,於六年後再度變成1元。

根據粟米市場的相關公佈數據顯示,2020年5月28日,臨儲粟米進行了首次起拍,到現在已經投放了9輪,而前8輪除了第2次成交率為99%以外,其餘7次成交率均為100%,第8輪拍賣更是溢價高達510元/噸。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共病毒疫情自爆發以來,在大連交易的粟米期貨價格已漲20%左右,美國粟米期貨價格同一期間跌12%。粟米價格上漲帶動大陸食品通漲率近幾個月升至雙位數百分比,大陸擴大進口粟米的壓力大增。

因各種原因造成粟米的價格持續上漲

有專業人士分析稱,由於今年不少地方大雨成災,對粟米的產量影響比較大。另外,災情對物流交通影響也很嚴重,導致部份地區粟米供應上的不足,促進了粟米價格上漲。

另外,因粟米價格的不斷上漲,不少人囤積待漲,造成商品流動性減少,價格上漲。

不僅如此,大陸交易員表示,隨著北京當居持續試圖淡化官方在粟米交易扮演的角色,政府粟米庫存近幾年大減90%,庫存大減亦是粟米價格持續上漲的原因。

大豆供給量無法滿足市場需求 大豆期貨漲幅高出黃金

6月12日至7月2日,國儲大豆共計4輪拍賣,全部成交且溢價一輪高過一輪,大豆市場熱度不減。7月3日期市盤中,豆一期貨主力「A2009」合約最高報價每噸4,933元,逼近3月31日創下的近8年高位。

智研諮詢預測報告顯示,2018/19年度中國大豆進口量達8,250萬噸,佔當年國內消費量的80.9%。另據海關數據顯示,中國5月大豆進口938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27.7%。

儘管如此,大豆仍然供不應求。在業內人士看來,國儲大豆「細水長流」式的投放,不足以緩解市場當前的需求。在新一季大豆供需平衡的降價區間到來之前,大豆加工企業無奈地選擇自我消化高成本,艱難地維持著生存。

根據Wind數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國產大豆為標的的豆一期貨上半年價格上漲26%,漲幅高出排名第三、四位的黃金、鐵礦石(上半年漲幅均在15%左右)10個百分點之多。

佳木斯冬梅大豆食品公司副總經理陳永華告訴《經濟觀察報》,3月初至5月底大豆每噸就火箭式的漲了1,000~1,500元。

大陸糧食危機一觸即發

當前,中國多地連續強降雨釀成嚴重洪災,同時再次傳出蝗蟲大軍壓境,使得年初以來因疫情衝擊與貿易戰導致的糧食緊張問題更加嚴峻。

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國糧食自給率從2013年的96%驟降到2019年的86%,低於90%的國家糧食自給安全線,大約有14%的糧食要依賴進口。

有媒體報道,糧食產量佔大陸20%的東北三省,但遭到本地蝗蟲侵襲,地方政府6月初就陸續發出防治蝗蟲等蟲害緊急通告。

雪上加霜的是,因應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的饑荒警告,許多農糧出口國4月起紛紛宣佈暫停或減少出口糧食,包括越南、泰國、緬甸、柬埔寨、埃及、印度、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菲律賓、土耳其等。

自由亞洲電台7月2日報道引述來自重慶陳先生的說法:「目前各種危機同時爆發,政局動盪,中國(中共)又想以停止進口美國糧食給美國施壓,但無奈糧食儲備又出現缺口。」

陳先生還透露,糧食危機真的很嚴重。該地最近幾個糧庫裏上面是糧食,但下面全部是沙子,並不如外觀看的一樣充足,甚至上個月有兩個糧庫主任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