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現在的勢頭是過去幾十年沒有過的,美國可能真的不會為這幫大陸記者續簽,中共肯定會有行動,由於去年已經有《紐約時報》在香港的記者被拒簽的案例,中共這次為了報復很大可能拿香港開刀,驅逐美國媒體駐港的一批記者,絕對會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造成的不確定性對在港外媒影響也很大,對香港的經濟和金融發展都不是好事。(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現在的勢頭是過去幾十年沒有過的,美國可能真的不會為這幫大陸記者續簽,中共肯定會有行動,由於去年已經有《紐約時報》在香港的記者被拒簽的案例,中共這次為了報復很大可能拿香港開刀,驅逐美國媒體駐港的一批記者,絕對會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造成的不確定性對在港外媒影響也很大,對香港的經濟和金融發展都不是好事。(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8月6日,中共媒體駐美記者簽證到期,來自中國境內的40名記者無一人獲得延期簽證,現在留美身份失效,日後恐被驅逐。美國5月8日將中國大陸記者留美期限大幅縮至90天,根據美國移民法,該40名記者最多有90天續簽和逗留時間,申請獲批之前不得從事報道工作,如被拒絕只能立即離境。《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叫囂,北京「將猛烈報復」。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連線採訪時表示,現在的勢頭是過去幾十年沒有過的,美國可能真的不會為這幫大陸記者續簽,中共肯定會有行動,由於去年已經有《紐約時報》在香港的記者被拒簽的案例,中共這次為了報復很大可能拿香港開刀,驅逐美國媒體駐港的一批記者,絕對會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造成的不確定性對在港外媒影響也很大,對香港的經濟和金融發展都不是好事。

楊健興表示,香港是國際城市,外媒的角色相當重要,「國際社會、國際投資者其實很重視香港的新聞自由、資訊自由、透明度高,也都是可信度高,才會在香港投資或者其它的媒體的活動。外媒也都是把新聞的自由空間更加擴寬的,因為透過外媒將香港的一些信息帶到全世界,差不多全世界就看著香港。」

「你影響到媒體在香港那個業務,以至於那個採訪,每一個媒體都要考慮一些很實際的問題,因為你在香港設立一個基地,或者是派多少記者,都是有一些的投資,都是一些資源。」他指出,記者來香港工作,要考慮包括家庭在內的很多因素,如果受到不明朗的政治因素影響,會對媒體在香港的籌劃有很大影響,如果持續地不明朗,只有先搬走了。

「中國大陸很多時,就是沒有基本政策,就是隨時可以變的,突然間變了,然後就要你去配合,或者是要你去跟從。香港是有程序、有條文、有一直以來的做法的,這樣社會才能正常運作。現在可以說是亂來了。」

對於本港媒體記者現在的狀況,楊健興表示,主要是心理壓力一直都相當大,會影響到對敏感新聞自我審查,已經有一些年輕人涉嫌所謂「分裂國家」被抓,香港警察又通緝6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一位美國公民。他強調,既然中共制定港版國安法出來,就不會令人覺得是無牙老虎、擺樣子的,似乎會很大力度去執行。

「那個面在法律上已經很寬了,其實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的。」他說,「一些牽扯到香港的議題、評論,或者站在他們的角度可能只是純粹讓香港人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甚麼事,但都變成是違反了港版國安法。」

對於港版國安法的執行對象,他說,「暫時看都是一些政治的,但可能很快就會擴大到其它的層面,包括媒體,包括一些我們所謂的非政府組織、關心人權這類議題的組織」,「究竟會不會很快針對媒體呢,我想沒有人可以預料的到。」

這次特朗普總統對中共出重手,是過去幾十年都沒見過的,最近國務卿蓬佩奧幾個對華公開發言或講話,也都相當強硬。楊健興認為,這一輪的角力是剛剛開始,美國很大可能整批不續那些記者的簽證,香港已經被捲進中美鬥爭之中,過去一年香港和大陸都有公開的聲音,說要關閉香港的總領事館。

「包括澳門的人士其實都是,都可能要來香港辦一個簽證,如果去美國的話,包括一些做生意的人,如果你真的是關閉了香港的總領事館,那叫香港人難道回大陸去申請簽證嗎?現在根本上是又有一些的檢疫啊、各種各樣的安排,是災難來的,其實是災難,如果做這些。」

楊健興指出,暫時趕走在香港的美國記者,在中共眼裏可能是很小事,但其實影響是很大很大,外媒是國際社會在香港的眼睛和耳朵,這樣做就是在對付國際社會。而香港政府現在也都是廢的,「他們最了解外國媒體的重要性,但是我不相信他們會嘗試去說服中央政府,就是說等香港政府自己搞好,低調些就算了。」

「過去給了些空間香港政府,我們所以睜隻眼閉隻眼,有些媒體在大陸出了事,但是他在香港的記者完全沒事。」他舉例說明香港與大陸的不同,中美過去關係緊張時,美國軍艦不可以去大陸港口,但是還可以來香港港口,到維多利亞港停泊,一千多個美國士兵在香港放一下假,到灣仔的酒吧或者其它一些地方購物,香港也很歡迎。

但是去年11月被中共報復性禁止了,實際上已經不跟隨「一國兩制」了,「現在就一樣了,我們看到媒體的處理都是一樣的。」

過去一年很多外媒記者在香港活動,如果真的驅逐美國駐港記者,對香港有甚麼影響呢?

楊健興表示,本地記者做新聞自由報道會困難很多,外媒不僅採訪政治議題,實際上也都很重視香港的金融、經濟的新聞,因此對香港經濟和金融發展都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一定影響到所有東西,「所以怎麼搞都是靠害(坑人)的,其實是連累了香港。」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驅逐美駐港記者很可能 絕對影響新聞自由

記  者:現在中美之間媒體大戰就開始拉開序幕了,我們看到《環球時報》的胡錫進,他在自己的社交媒體說,說要反制美國,因為美國說不會延期中方(記者)的簽證,其中一個反制就是說要驅逐在香港的幾百個美國的記者。你怎麼看,這個是否會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

楊健興:第一就是,大陸的美國記者申請延續記者證,應該是美國時間可能是星期四,或者星期三,現在看來的勢頭,特朗普看來可能會真的不續簽這幫大陸記者。接下來,中央政府的反制措施我相信,根據過往經驗,他們都一定是會做一些事情,甚至是像胡錫進這樣的說法,會比較激烈一些,拿香港來開刀。

在香港的一些美國記者,有一部份可能那個工作簽證是沒有到期的,但是都不能排除可能性,就是馬上取消他們在香港的工作簽證。雖然這個是由香港政府來做的,但是外交部實際上年頭,是驅逐了三家美國媒體在大陸的大約10位記者出境之後,當時都已經說了,是禁止這些記者在大陸和香港、澳門工作。當時也不知道這個是否真正在香港也適用。

但是最近也有一個個案,《紐約時報》姓儲那位記者在香港的工作簽證到期,香港政府就不批准續簽。可以這麼說,確認了外交部將這件事,將中美記者簽證的政治鬥爭,將香港拖下水,這是肯定的了,已經有個案。

所以這次胡錫進所說的,我相信都是很大可能,只是可能是程度的(問題)。因為美國媒體在香港,大的機構也有,小的機構可能都有,是不是全部,還是挑選一些來開刀?我想可能只是這個分別而已,看來是一定的。

特別過往香港已經有這些個案,所以用香港來開刀,我想殺傷力會比在大陸更大,因為在大陸驅逐外籍記者都會時不時出現的,香港就很少的,可能性是高的,我覺得。你剛才提到影響新聞自由,這個是絕對的,這個絕對會是的,因為外媒在香港的角色是相當重要的。

因為香港是國際城市,國際社會、國際投資者其實很重視香港的新聞自由、資訊自由、透明度高,也都是可信度高,才會在香港投資或者其它的媒體的活動。外媒也都是把新聞的自由空間更加擴寬的,因為透過外媒將香港的一些信息帶到全世界,差不多全世界就看著香港。

這樣的話,其實都對保證香港那個言論、新聞自由仍然是很大的空間,那個很重要。但當這方面越來越小,趕走了外地媒體,甚至禁止了他們在這裏工作的話,他們在香港那個報道,肯定是會受到影響,只是那個程度的問題。

這樣的話,外面的世界了解香港,或者香港的發展,也都包括這個地區、大陸或者包括台灣,因為很多外媒在香港其實不僅是採訪香港的,他們都報道這一區域,可能是台灣、大陸、澳門或者甚至是新加坡,所以絕對是會有影響的。

政治因素影響外媒在香港籌劃

記  者:外媒有沒有跟你們記協那邊表示擔憂,因為港版國安法之後,見到《紐約時報》已經將數據中心從香港移到南韓,其它的外媒有沒有應對措施?

楊健興:之前見到《紐約時報》將它們網上那部份搬到南韓的首爾,我們了解這一年內其實很多外地的在香港的媒體,無論它規模大小都好,都是要面對整體香港那個環境、自由環境、新聞自由,那個環境惡化的問題。二就是在7月1日開始就生效了港版國安法,裏面都有很多陷阱的,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很容易會不會報道出了一些問題。

現在加上第三就是,如果你那個工作簽證是不很肯定的話,即或者那個政策不那麼明朗,那麼容易受到一些政治因素干擾的話,包括就是你中美外交層次你們有政治的一些爭辯,理論上其實不應該影響到媒體,媒體都是一些商業機構。

你說互相政治經濟制裁是另一件事,我想媒體不會說,阻止不到,但是你影響到媒體在香港那個業務,以至於那個採訪,每一個媒體都要考慮一些很實際的問題,因為你在香港設立一個基地,或者是派多少記者,都是有一些的投資,都是一些資源,都是很簡單很現實。

很多地方的記者可能決定來香港發展,都是他個人都要考慮很多因素,甚至可能家庭,很現實的這些問題,當在香港做工作,是受到那麼不明朗的政治因素影響到的話,是會對一些媒體那個運作,中長期怎樣籌劃在香港那個發展是會很大的影響。

我想無論短期中期都會部署的,如果你持續地不明朗,只有先搬走了,到時明朗了,政策是比較一致,比較可以預測得到的。

香港那個社會,很重要就是對國際社會就是一個可預測的、可預見的,因為政策就很清楚的,不會說突然間變的,這個是香港跟中國大陸最大的分別。中國大陸很多時,就是沒有政策的,基本上就是隨時可以變的,突然間變了,然後就要你去配合,或者是要你去跟從,香港是有程序、有條文、有一直以來的做法的,這樣社會才能正常運作。

現在可以說是亂來了。用廣東話說,這樣的話對外媒的那個影響就更大,因為他們有很多東西要考慮的。

香港記者受心理壓力 港版國安法可能大力度執行

記  者: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以你的觀察,剛實施一個多月,記者在這裏的採訪工作有沒有受到阻擾或壓力?

楊健興:現在最主要的是心理壓力,其實一直都是相當大的。因為看到整個港版國安法那個執行的力度其實都是大的,包括已經有一些年輕人十多二十歲被抓,說他們涉嫌分裂國家,第二就是香港政府警察方面說通緝6位民主派人士,包括一位其實是美國公民,這個我想對國際社會,特別是一些牽扯到香港的議題、評論,或者站在他們的角度可能只是純粹讓香港人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甚麼事,但都變成是違反了港版國安法。

這樣的話很令人擔心,那個港版國安法的執行會相當之力度大的話,那個面在法律上已經很寬了,其實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的,可能到真正執法的話,暫時看都是一些政治的,但可能很快就會擴大到其它的層面,包括媒體,包括一些我們所謂的非政府組織、關心人權這類議題的組織。

那究竟會不會很快針對媒體呢,我想沒有人可以預料的到,因為中央政府那個政策,現在看來既然立下決心制定港版國安法出來,就不會想令人覺得這個是擺樣子的、是無牙老虎來的,這似乎都會很大力度去推。媒體變成在這種氣氛環境,看到這個客觀環境之下,那個心理壓力是很大的,這個我相信會影響到日常怎樣去處理一些政治上比較敏感的新聞,所謂審查的問題了。

很難具體去講一些例子,因為有些報道可能會避重就輕,或者篇幅未必這麼短時間會看到那個變化的,但觀察肯定覺得媒體會更加小心去處理這些,說白一些就是不同程度的審查,實際上一直都有,可能會更加嚴重也說不定。

關閉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是災難

記  者:講回這次中美媒體大戰,你覺得驅逐媒體這個是否這兩天會發生。

楊健興:美國特朗普我相信拖那批記者的續簽證到,應該是星期四,就是限期那裏,不會簽的可能性較大,可能這次特朗普做得相當重手,可能過去幾十年都沒見過的。看回最近國務卿蓬佩奧幾個公開的發言——一個很詳細的對華政策,呼籲全球的自由社會團結,這一兩天都陸陸續續地就是蓬佩奧還有一些公開的講話都是相當強硬,所以這一輪的角力看來都是剛剛開始的。

那就變成了,比如說記者簽證這些呢,都很難,都很大可能,很大可能是會整批是不續它,那跟著下來我相信就很快,很快就是可能三幾天之內就會出手了。

在大陸也好,我相信香港,因為過去一年將香港捲進中美的鬥爭那裏都很明顯了,包括就是較早時期說關閉一些大使館,當時香港的親中人士都公開(說),大陸也都有這樣的聲音,就是說要關閉香港的總領事館。當然這個牽連甚廣,因為可以想像的到,很多香港的人士都是要去,包括澳門的人士其實都是,都可能要來香港辦一個簽證。

如果去美國的話,包括一些做生意的人,如果你真的是關閉了香港的總領事館,那叫香港人難道回大陸去申請簽證嗎?現在根本上是又有一些的檢疫啊、各種各樣的安排,是災難來的,其實是災難,如果做這些。

那麼趕走這裏的或者不給這裏香港的美國記者工作簽證,相對會是短暫的,他們會覺得,就不影響到一些媒體。但是現在兩個國家打架,他們也不會理那麼多,會照顧到一些媒體的運作,這個是很可惜,他們看可能是很小事,但其實影響是很大很大。

因為國際媒體其實就是國際社會在香港的眼睛和耳朵,你是怎麼對待這班國際媒體呢?國際社會是會覺得,其實是正在對付國際社會的,但是很可惜中央政府他們不會這樣看這些問題,完全是低估了這些影響。

驅逐在港外媒違背一國兩制

楊健興:香港政府也都是廢的現在,他們最了解外國媒體的重要性,但是我不相信他們會嘗試去說服中央政府,就是說等香港政府自己搞好,低調些就算了。但是現在不是這樣,過去給了些空間香港政府,我們所以睜隻眼閉隻眼,有些媒體在大陸出了事,但是他在香港的記者完全沒事,沒有人提出來,大家就當沒事。

現在很不好的就是,香港有些親中的一些愛國人士就是,就是會將一些,過去一年大家都會,香港多了很多留意,就是動不動就去美國領事館抗議,評論啊那裏就是,就會製造很多言論聲音出來。

其實這些是很少數聲音,但是,往往就刊登一些親中媒體,在網上,然後轉去大陸發酵,將事情搞大,中央政府就要做事了,要做一個強硬些的做法,這個是很可惜的,這個其實是連累了香港,整個中美這些問題將香港捲了進去,是連累了香港。

還有其實是不符合「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就是,香港其實都已經有多一些空間處理一些對外的事。多舉個例子,大家都會記得,中美試過很多時侯關係緊張,比如軍艦不可以去大陸港口,但是很多時侯,過去一段時間可以來香港港口,可以來香港維多利亞港,停泊,一千多個美國士兵在香港放一下假。

香港很歡迎的,因為那些灣仔的酒吧或者其它一些地方購物,是兩種處理的,香港與大陸不同的。現在就一樣了,我們看到媒體的處理都是一樣的。如果廣州的話都來不了香港,實際上那裏已經不跟隨「一國兩制」了。

美國記者如被驅逐 一定影響香港所有東西

記  者:因為香港全球都很關注,我相信過去的一年很多國家都派很多外媒記者來到香港,前面我們在前線採訪的時候都見到很多外媒記者在那裏,如果真的外媒記者主要是美國(的記者),被驅逐之後,對於香港的記者在香港這裏繼續做新聞自由的報道會有一些甚麼影響?你覺得他們怎麼樣去孤軍奮戰?

楊健興:我認為困難了很多,當然外媒也都會透過他們的方法來做香港的報道,困難一些。實際上在過去的一段從去年6月份開始,其實都非常明顯,尤其是一段時間都很多外媒派人來香港做採訪,一些是短期的,一些可能是長期一點的,另外他們也會透過視像、透過電話都有很多的報道。

我們協會其實都收到很多這一類,其實都是世界各地,很多歐洲、美國、亞洲區的媒體多了在跟進香港的新聞,包括最近港版國安法出來之後,包括新聞自由的議題、政治的議題,就是說選舉啊、政黨啊這些民主發展,都是他們關心的一些議題。

在香港那個部份少了,其實不僅是影響他們採訪一些政治議題,實際上外媒在香港其實也都很重視香港的金融、經濟。

前一段時間大灣區這些新聞都很有興趣的,當然大灣區現在就是水份很多實際上,但是之前很多外媒都很有興趣這一類的新聞,就變成這類新聞都上了。如果對香港經濟發展、金融發展都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們如果收縮香港的人手,一定影響到所有東西。所以怎麼搞都是靠害(坑人)的,其實是連累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