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對本港旅遊業造成的衝擊明顯加劇。香港旅遊業革新總工會、香港旅遊業(外遊)領隊及導遊工會今日(8月8日)表示,第三波疫情對旅遊從業員可謂是「一盤冷水照頭淋」,造成依賴大陸旅客的香港旅遊業幾近停頓,旅遊從業員面臨完全「無工開」的慘況,而政府輸出的抗疫基金實則「假保就業,隨時失業」。

工會代表呼籲政府不要遺忘了2萬多名旅遊從業員,希望政府考慮投放的抗疫基金2.0能夠補貼到這批旅遊從業員的同時,徹查上一批抗疫基金的去向。

代表香港旅遊業革新總工會的Andy表示,2月前當疫情緩解之時,香港旅遊業原打算與鄰近國家及地區逐步開展一項名為「旅遊氣泡」的業務,以此逐步恢復香港旅遊業,從而讓旅遊從業員能夠復工。但是由於第三波疫情的來臨,加之社區疫情的爆發,「相信今年來講旅遊業的復甦機會甚微」,而且受到行業的限制「旅遊業的轉型空間很小」。

Andy還表示,自2003年SARS疫情後本港客旅開始依賴大陸旅客,造成客源單一,「而近年中港矛盾日益尖銳,國內客亦因各種運動而減少來港,至本年二月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本港無論出境、入境都幾乎完全停頓。」由於當前本港的第三波疫情,Andy表示,「這令旅遊界脫離困境的時間又再度延長。」

Andy表示,工會希望政府在支援旅行社東主之餘,「亦不要遺忘2萬多名旅遊從業員。」據悉,早前有團體代表業界與特首見面,爭取獲得新一輪的抗疫基金用以支援旅行社。

不過,Andy指,雖然政府已多次發放特別支援,「但支援只限於旅行社東主老闆,反觀從業員直接受益的,只包括申請防疫抗疫基金2.0為期6個月的45,000元津貼。」

據悉,工會近來收到不少求助,直到現在仍未收到第一期的特別資助。Andy表示,「更甚者是有僱主自行理解該筆款項為政府補貼僱主支薪,企圖強行扣減員工的薪金。」

另一方面,保就業基金的成效也不如政府所想的理想。有很多求助者指,「公司雖然申請了保就業基金,但僱員只獲發放扣除無薪假後的半薪或象徵式津貼,每個月實際僅能獲得1,000至3,000元左右的工資。

Andy感嘆,「雖然職位保住了,但卻連支撐一個成年人的生活也不夠,最後為保生計被逼自己辭職轉行。」

代表香港旅遊業(外遊)領隊及導遊工會的主席Dicky表示,以現時失業率高企加上疫情造成的經濟衰退,轉行的機會甚微,「一眾旅遊從業員幾個月間奔波勞碌,每天在為生計擔憂。特首說過工會可擔當監察角色,確保僱主申請保就業基金後有無全數將款項用於員工薪金身上,但由於公開資料不夠全面,工會根本難以監察違規情況。」

工會對於相關問題多次去信旅遊事務署,但均石沉大海。Dicky說,「我們希望政府防疫抗疫基金可加強對旅遊業從業員的直接支援。」

旅遊工會提出三點建議:
1,為上一次防疫抗疫基金2.0未能受惠的從業員補漏;2,防疫抗疫基金直接支援旅遊從業員,補貼延長6個月;3,呼籲政府徹查已獲取保就業基金的機構,其資金去向,以確保保就業之餘讓一眾上班族能夠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