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數學家、哲學家畢達哥拉斯曾提出系統的靈魂學說,物理學家德莫克利特也認為靈魂與太陽和月亮一樣是原子構成的。東方佛家學說更是認為生命有六道輪迴、人類的靈魂是不死的。

一九零七年,美國麻薩諸塞州黑弗里爾的醫師鄧肯麥克杜格爾(Duncan MacDougall),通過人死前後數秒內體重的相差,推算出人的靈魂約21.62克,相關實驗論文發表在一九零七年四月份的《美國醫學》雜誌上。一九九六年,墨西哥七位靈學權威專家們通過對一百位死者進行的相關測試,得出人類的靈魂約三十五克重的說法。

三魂七魄到底是甚麼呢?(fotolia)
三魂七魄到底是甚麼呢?(fotolia)

靈魂如果有份量,人的善惡功過是否也會有重量呢?換句話說,人的生平所做過的善事、惡事是否也能轉化為一種可以量化的物質性存在?

在中國古籍中記載著一種神秤,能夠秤出人一生中善惡功過的份量來。清才子袁枚在其《子不語‧卷十七》中描述了這樣一個故事。

張玉奇,是江蘇武進縣府戶房(分管財物的衙門機構)的一個文員。他曾經奉命押解錢糧到蘇州,路過橫林這個地方的時候,大白天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了。

過了一日,張玉奇甦醒過來,聲稱自己被一個渾身披滿金甲的人捉拿去了。金甲人將其擄至一間大院中,落地了,大聲叫嚷說:「大師父,我把惡人擒過來矣。」

張玉奇抬頭一看,上座坐著一個青面獠牙者,說:「既是惡人,應立即拘禁起來。」金甲人跪請曰:「張玉奇有朝廷公事在身,目前還不便羈押置留,且把他放回去還陽,等到他執行完公務,再行審訊未遲。」上面那青面者表示同意,張玉奇遂即活過來了。

張玉奇把錢糧安全送至蘇州,拿到批覆的公文回執後往回趕路,仍要路過橫林,晚間住宿在旅店中。夢到金甲人又來了,又將張玉奇引見到大師父那,即那個青面獠牙者。

張玉奇把錢糧安全送至蘇州,拿到批覆的公文回執後往回趕路。圖為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張玉奇把錢糧安全送至蘇州,拿到批覆的公文回執後往回趕路。圖為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大師父謹慎查判,他命令手下說:「去把張玉奇生平功過簿拿過來,稱其輕重份量,根據事實數據,再行治罪。」

左右很快拿過來一個秤,那秤不同一般,是紫金石做的,像金星一般的耀眼。生平功過簿上,凡善事,標籤顯示出紅色,惡事則顯黑標籤。左右將張玉奇的一生善惡事分別投入左右秤盤中。不一會兒,結果出來了,紅標輕黑標重,張玉奇嚇得戰慄不已。

又過了一會兒,有手下取出一卷紅簽文書投放秤之,奇蹟出現了。秤盤中諸黑簽盡被紅簽所壓,紅簽重不可量。青面者說:「有此大功德善事,張玉奇可放回還陽,增壽十二年。」

張玉奇此時驚醒了,把這事告訴給了人們,人們問他:「你可認得那壓秤的紅簽文書是甚麼?」張玉奇說:「那事是我所承辦的,哪能不認得呢!那文卷是常州劉藩司被抄家的案宗也。」

原來劉藩司被官府抄家時,他所有在籍田產的佃戶們欠劉某的陳年租錢太多,當時辦案的縣令想要按劉某記載的數額去找佃戶們追債。張玉奇口頭答應縣令一定照辦,但夜裏就故意放了一把火,報告上面「不慎」失火,田契盡數被燒毀了。

張玉奇也因此被縣令責罰杖打,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原來能有份量壓秤的,就是這件事。張玉奇後來一直活著。

~事據《子不語‧卷十七》◇